愛無憶【完】

第1章 - 一. 迷一般

腦袋是人類最複雜器官,每一毫米也控制著人體重要機能與情感,精密思維也只有人類擁有,腦部開發在醫學界仍有許多不解謎團。

 

有科學家曾說,思維意識以外,腦電波還可能會連系著外空間,有人稱平行空間、異空間、第三度空間等等,沒有人真正去過。

 

但腦袋確有可能是一把鑰匙通往不明之地,試想想人類常出現徵狀…夢境、幻覺都是因腦部不尋常反應洐生,都市稱為病態,實情真的這樣…若果說我們存在的現實,實際是腦部構建出來虛擬環境,我們又會相信否。真實與幻象人類可能也分不清。

 

***

街道上人車熙來攘往,一個身穿白色紗衫裙成熟端莊妙齡女子,她從大樓步出來。

 

她身形苗條,髮長披背,彎彎娥眉伴著晶瑩眸子,一張秀麗臉孔配合得天衣無縫。 她面容帶點疲累,但明亮眼神沒有因而被盍過。

 

她四處張望,動態掀起秀髮飄動著。

 

一部計程車駛至,她看準它駛進,上前拉門跨進車內 。 

 

今天她沒有像往常一樣前往辦公室,因為剛約見了精神治療師,所以決定今日休假一天。 

在車上她回想著與治療師的對話。 

 

治療師拿起一疊文件道:「高小姐,檢查過後,看來妳的情況可能是局部性失憶。妳並非因外部創傷渡致,起因可能是人類自我保護機制下,引發性出將部份記憶刪除。」

 

治療師托了托眼鏡。

 

「即時說,妳曾遇過極大情緒上刺激,在不正常程序下,大腦將它Delete。」

 

高小姐迷惘的眼神已表達著她心情。

 

治療師憐憫著她,盡量讓她聽到後舒服點。

 

「這些記憶多數帶有創傷性,因此大腦會釋出訊號將這 遺忘。」

 

治療師稍稍停下:「妳還可繼續?」

 

她點點頭。

 

「出現這症狀的人不常有,病例上有這病的人…背後故事都…悲慘…」

 

高小姐聽到這結論沒有表現任何感受,她只呆呆看到窗外。

 

治療師也繼續說「跟據妳情況,症狀都吻合…」

 

「那我可以把這情況治好嗎?」高小姐心急地問。 

 

「要看個別情況,不能斷定無法醫治,醫學界不時也有意想不到事情。或許妳先嘗試返回那時期去過的地方。」

 

「還有其好方法?」

 

「透過催眠治療喚醒這些記憶,有的先進國家還可做手術。」 

 

「那…」 

 

「但我要提醒妳一件重要事情,尋回記憶不一定是對妳有益的。」 

 

「有益…無憶…」

 

她定定神繼續道:「我只想尋回三年大學生活的記憶,為著這件事我好一段時間有失眠情況。」她滿載希望說道…

 

她接受治療師建議,先回到從前常去的地方碰碰運氣,這就是自己過往讀書的大學。 

 

計程車很快便到了大學。

 

遠處入口看到牌坊高高掛著,幾隻金色大字”東立大學”已顯得歲月,旁邊的花圃襯托下,令牌坊更有權威。

 

她步進大學前院,身邊年青學子都三五成群經過,這對她而然,只想懷緬一下過去學子生涯也感奢侈。 

 

忽然眼中發現人群中愣愣地站著一位健壯老伯,這老伯神情有點異樣,一直目不轉睛看著自己。

 

這令她感到有點不自在。

 

她加快腳步想盡快離開這人的視線。

 

忽然聽到老伯大喊:「小姐!」 

 

她無奈地轉過頭,老伯也從遠處走到過來。 


「小姐!」 


「有什麼事嗎?」 

 

「噢!我只是想確認一下,我們是否認識。」 


「我們應該不認識。」 

 

老伯有點失望,喃喃自語。 

 


「今天是來懷緬一下這裡。紀念大堂那邊時常有大型活動!今天有新生禮,記得那年也是新生禮.....」

 

高小姐見老伯說話上文不接下理怪怪的,也就更加想快點遠離他。轉身便離開! 

 

老伯突然說道「當年有個女孩突然暈倒在紀念大堂…!我肯定。」

 

老伯這麼一說,她恍惚閃過一些事,只是腦袋就組織不到。 

 

老伯續道:「到處走走吧!這十多年變化很大!校舍有很多都重建了!」 

 

老伯自說自話一番,轉身便緩緩離開。

 

他明晃的銀髮中,後首上隱約看到一個淡紅色鵝蛋胎記。

 

揹著手,他走向另一群學生中, 繼續自說自話。

 

她在想「真稀奇古怪,大學內怎地來了個異人?」 

 

橫過門前青草地,走過木涼亭,再穿過兩旁大樹的大道。老伯一番說話令她沒閑情追憶四周情景,只沈溺在思維裡找尋蛛絲馬跡。

 

走著也到了校舍區域。 

 

看到建築物差不多都裝有玻璃幕牆,唯獨後排那座有著很大對比的校舍,白白黃黃配搭了麻石的歐式設計,而個體也不高,這唯一未被拆去的建築,就是她以前的校舍,見到它孤零零座落一角,感覺份外淒涼。 

 

校舍本來就是她熟悉的地方,只因為離開這兒太久,再加上自己記憶出錯,內心現在浮現的只有陌生的感覺。 

 

她踏上階梯走進校舍內,裝潢陳舊,窗花透射的陽光照到走廊每處。 

 

她步進走廊緩緩靜靜踱步。奇怪是腦海中的記憶也被現場氛圍牽引,景象一張又一張 被刻畫出來,飄出每格過往情節。 

 

她晶瑩的眼珠子不自覺轉動!幻覺般的景象流轉不絕,詭異的是每張定格都模糊,像是友人合照又像是活動情景。

 

她試著去壓制思維,強迫將那些模糊部份清晰過來,只可惜用盡力氣仍是辦不到。高度集中反而令自己疲累不堪

 

她蹲在地上喘息!抽了幾道氣,這才能援援站起。 

 

忽然聽到前面教室傳來導師教課聲音,她搖搖晃晃朝著聲音方向走,到了那教室門前。 

 

她扇開門板從縫隙偷看,「今天我是瘋了。」

 

只發現房內空無一人,直覺得自己已成精神病者,至此所遇到的怪異事情她都疑惑著真實性。 

 

推門進教室環視著四周,指尖游走著桌面上,閃電般的觸感叫她凝視著後方儲物房。

 

同時間腦瓜子突然一下一下抽痛!心想「腦袋發生了什麼事?失靈了!失靈了!怎會忽然疼痛得厲害…!」 

 

她還是決定硬著頭皮走到儲物房門前推門,碰到門抽一剎那,觸電感強烈穿透身體。她後悔仍勉強自己,只是而到這地步只能提起決心,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極力推開門板。 

 

房間昏暗令人感到納悶,但仍可看到一排排書架上放滿雜物,她呼吸喘著亦四周張望,感到有股魔力要她到其中一排,就在上層角落,一本厚厚的書擋住一件東西,一般不留神是不會注意到。她的心突然開始亂跳著。

 

她勉強舉起手把東西摘下來,那是一個尋常木盒,但手工可見精緻。

 

她感到心壓已達到臨界點撲通撲通亂跳著。 但仍勉強自己。

 

「…是一個盒子!我…怎會對它緊張起來!!…」

 

打開來看裡面放有音樂光碟、和一些發黃紙卡。 

 

這都令她驚訝!手掩著唇,凝視著物品,半天也不想移開眼睛。

 

心壓已上升到無法接受水平,胸腔窒悶難堪。

 

她跪倒地上這,眼裡只有白日黑夜快速輪轉,黑白閃爍不停。整個人象墮入了虛無境界,窒息感、發白視野、高頻聲響…

 

剎那間思維忽然清晰想著「極限了…會到那裡…?」剎那的清晰思維反令內心惶恐和無助。

 

恐懼將要吞噬她。

 

顫抖的嘴唇輕輕吐出說話「…再見…再…見,然後會到那裡…? 」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