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牽 70x

第31章 - 傳說 - 11

不久前,阿信還記得那場晚會。下午 3 時多,在坑口北巴士總站接過 GK9583 後,這趟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熱狗之旅從此開始。

坐上 HL8354 的駕駛座,調較了中鏡,再把安全帶扣好。清脆的咔答聲,勾起自己對 GK9583 的印象——那架沒有冷氣的富豪奧林比安,跟這架冷氣版富豪奧林比安相比,欠的,只是車裡的那位女生。緊握手中方向盤,眼神,沒有離開盤上的標記。彷彿回到一年前的 5 月,烈日下緊握相同的方向盤。

深深呼吸,阿信的右手按了前門鍵。耳邊響亮的開門聲敲響了開始的鐘聲,站在第一位置的小遙踏步上車。

腦海演練了千百次,都不及此刻真實。乘巴士迷上車的腳步聲、嘰嘰喳喳的討論、快門不斷的咔嚓聲,在阿信的耳邊堆疊。他閉上眼睛靜聽,差點忘了自己需要呼吸。

如果這刻就是永遠,他絕對願意停留於此。屬於 70x 的榮耀,也屬於 8354 的足跡。每個從身邊擦過的巴士迷、乘客,都彷彿成為歷史。

然後,閃現那幾架早已道別過的巴士。

JV2966 、 KR6863 、 KG4055 、 HL9314 。

屬於九龍灣廠的隊伍列隊在前。 2966 的極速、 6863 的爬波力、 4055 的無能,和 9314 的冷氣,阿信一一敬謝。在觀塘道爬過一架架巴士的速度、於獅隧上見車過車的力量、然後在吐露港壞車逗留、再享受炎炎夏日依然有的涼意,這 4 架巴士都給他難以忘懷的經歷。

雖然,這是 4 架普通不過的巴士, 4 架沒人會記得的「金巴」、「白板」。

巴士迷都喜歡特見,但他卻獨愛字軌車。那些來路不明的巴士,比駕駛熟悉的字軌車更麻煩。

尤其 5 車。

沉默不語的 HL8354 。

她擁有像當年平治 O305 的實力,是一架使人驚訝的 D10A 富豪奧林比安巴士。雖然偶而也會像 4055 一樣廢柴,但卻永遠讓人驚喜。但阿信知道,自己所不捨的,乃是這架巴士裡藏著的靈魂。

窗外淅瀝雨下,凌晨 12 時半,天下起雨來。阿信拉開車窗,看著雨點從天而下。他再把目光轉向八達通機,時間剛好正 12 時半。他吸一口氣,身體坐直,大聲地提醒站在前門樓梯旁的巴士迷,「我要關門了,要小心點。」

耳邊傳來其他巴士迷的呼叫聲,彷彿為這一刻而喝采。阿信看見小遙握著扶手,露出不可置否的表情。

期待已久,卻又不想終結的一天。

把注意力放回手中方向盤上,阿信緊握那帶著膠質觸感的方向盤,忽地手心的溫熱讓他一怔。方向盤的一線金光飄起,並飛向駕駛座門外的巴士迷前。

世界靜止,他看見金光從樓頂緩緩轉下,熟悉的女子正認真半百地看著前方。阿信看著那個身影,心內的悸動不比小遙驚訝地掩嘴的表情少。他們順著月媚所看的方向,前方,是日南撐著傘,在行人路上微笑著。

「是這樣嗎…」阿信喃喃自語,與月媚四目交投。

月媚留下滿足的笑容。她把手搭在阿信緊握的方向盤,一陣強光過後, 8354 整個車箱停頓了,降下的雨極其緩慢。時間,尤如停止。

『經過今晚,我們就分別了。可能會在哪裡再見吧,但終究人鬼殊途。』

她一邊說,一邊笑著滑下淚水。她擦去臉頰的濕潤,但制止不了眼眶湧出的淚。

『怎麼了呢,明明我說過,我們要成為傳說…』

「沒人說過傳說不會有感情的。」同樣地笑中帶淚,小遙一指方向盤,「一切,都看妳了。」

『太看得起我了。』月媚咭一聲笑起來,她左手一轉,金光繞到 8354 的三軸上,三軸立時轉動,而方向盤上的金光,也一起扭動。

順著先走的 6749 , 8354 從上水廣場開出。

震耳欲隆的歡呼聲響徹天際,在 8354 走出車坑時,聲音就更大。是為 8354 歡呼喝采,也為了一泄被區議會殺線的惡氣嗎?阿信從月媚身上移開視線,卻發現車子已如自己所願的開動了。

月媚,阿信嘴裡默唸,她的確在我們身邊。

眼神落在路上,阿信把 8354 帶離現場。當 8354 離開了上水廣場後,聲音漸小,再歸於零。

 

8354 帶著風,迎著雨,滿載送別的朋友,離開迂迴的粉嶺。在每一個站接受如領洗一樣神聖的敬禮,也看完一個又一個熟悉的站牌行將就木,車子順勢溜進大窩西支路。

車一樣吵鬧,阿信認真半百地緊握方向盤,不讓這段旅程出現任何偏差。

小遙在人頭透過中鏡,看見阿信少有地埋頭苦幹。是緊張的模樣,但更多的是一份尊重,出於對月媚的敬愛。

這是一場人車起舞的終極尾班車,而 8354 ,從來就只有阿信能把她推到最高點。或許是月媚,或許是跟 8354 有種合拍。如今,再靠著月媚作中介, 8354 完全不像車。

在駛過大窩西支路後踏上公路。油門帶來的呼嘯聲如像野獸咆哮,雨點打落玻璃擦去上方的濕潤,又再度劃下印記。車子裡的歡呼聲一浪又一浪,蓋過有別車箱內的聲音。不少人在拍照,有不少人更討論這架神一樣的巴士,如何在這條吐露港公路中見車過車。

濕熱的夏天凌晨,被興奮的氣氛弄得如像高潮。

黑壓壓的人頭從不在 70x 出現。如今這個餞別,是 70x 自 277x 出現後的一場最大的盛宴。

此時,對面一閃光芒,那架是返回上水的 70x 。車上的人不及 8354 ,但也是不少的。

兩條一直交叉的線路,雙方乘客的激動地揮手。高潮所在,兩車如像交換位置,開得更快的離開了對方。沒留下一絲印記,走過的路,再被雨水掩蓋。

歷史刻劃在太和外的公路,相交的線路分開,永遠的從反方向離開。

從此吐露港公路往上水方向,再也不會有 70x 的存在。

阿信從旁鏡看到回上水的 70x ,收起視線。他心裡和上水廠的 70x 拜別,繼續在公路走去。一架黃色的巴士在前方飛奔。阿信看看儀標板,他正開著 70 km/h ,但怎樣也追不到前方的黃巴士。他眼角一瞄身邊巴士迷的表情,一張臉劃上滿滿的祈盼,也嘰嘰喳喳的討論 8354 的能力。

「這架不是 70x 裡最神奇的巴士嗎? D10A 都可以跑出 TD 豪一樣的威力,就像 HA7569 一樣…」

「行 258D 的 HA7569 是神咧。」

阿信咬牙,右腳再加深油門。他知道,會有她在回應這場舞會。

…月媚!

小遙聽到阿信的叫喚,兩人在中鏡交換眼神。此時,方向盤卷出一絲光線,包圍著整個方向盤。 8354 並沒有異常,只是響起一下經常聽見的轉波聲。

喀嚓。

很平常的聲音,但阿信卻盯著黃巴士,再算著剛剛自己為 8354 轉波的次數。

屬於第三聲的轉波聲,如果這是私家車或貨車,這顯然平常。

但 D10A 只有三前速,而兩聲轉波聲早已響起,巴士也沒有掉波。

神話一樣的四前速。

小遙的訊息裡,立時出現了巴士迷們的驚訝回覆。這架車會有四前速?明明就不可能!是「她」的傑作嗎?

阿信清楚不過,這是屬於月媚的傑作。

然後,月媚為 8354 衝破機器的界限。

巴士迷一怔,在剛才的轉波聲中,他們同時看見 8354 的極速, 71 、 72 、 73 …一路上揚,已到 75km/h 。他們驚訝的相互對望,再爆出讓阿信失笑的一句,「這可是解鎖了嗎?明明剛才還是 70 !藍車長,你剛剛是耍我們?」

阿信沒說話,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這是屬於月媚跟 8354 所創造的神話。

回憶初遇 8354 時, 8354 的不濟、軟弱、無能,一切都因為月媚而起。兩人嘗試認識、了解月媚,到成為跨過人鬼界別的好友,直到今天。

他們成就月媚,月媚送他們回憶。

而 8354 讓他們願望實現,如像阿拉丁神燈。

他們想把這個儀標板拍下,但每次一按快門,車子離奇地一抖,相片就糊了。阿信沒有回應,這顯然是月媚阻止他們留下證據。

月媚就此將氣氛推到高峰。

8354 和月媚交疊,月媚放開 8354 的能力, 8354 給月媚勇氣。

而阿信,就是執行者。

黃巴士漸行漸近,最後人們看見這是一架沒甚麼人的黃巴士,被滿載人客的 8354 超過。黃巴士上的司機張大眼睛,目送 8354 越走越遠。 8354 遠離黃巴士一段路程後,又漸漸變慢。儀標版數字滑落,回到應有的水平。

如果這是神話,勇過黃巴士會是這神話的一部份。

然而,神話,應該有更多。

最後一次橫過架設在城門河上的橋,一直向沙田衝去的 8354 沒有停止呼嘯,熾熱的氣氛從車頭到車尾一直漫延。

衝上獅子山,全車滿坐的情況下 8354 的體能直線下降。

如果這是神話……

阿信耳畔是車子的引擎聲。

其他甚麼的都聽不到。

儀標板的指針停在 50 。引擎聲戛然靜止。世界恍惚真空。

眼下景象向身後溜走,阿信看見 8354 的回憶:私牌時衝過大佬山隧道、車箱中阿洋巡車時的模樣、也有乘客們魚貫上車。他停留在 8354 的空間裡,坐在駕駛座上,只有他和 8354 的白空間,卻空無一人。

他聽見月媚的說話。

——我會幫你的,關掉冷氣。

阿信不疑,伸手把冷氣關掉。時空收縮,阿信被扯回現世,但冷氣已被關掉。

車速 50 。

巴士迷會說著關掉冷氣也未能衝上斜路的風涼話,但阿信已聽不入耳。

…月媚!他再次默唸這名字,同時,旁邊有架金巴,人不多,一同爬上獅子山。阿信握著方向盤,右腳再次踩深油門。

——我不要輸給這架金巴!

儀標板再次郁動,靜止在 50 的指針,慢慢向上移。

50 、 51 、 52 、 53 …在滿人的狀態下, 8354 跟接近空車的金巴叮噹馬頭,然後,儀標板的指針,走到 60 。

8354 爬過金巴,直向獅子山隧道衝入去。車箱的巴士迷高呼著,再鼓掌。

而阿信在隧道燈光曬落自己身上之際,他跟 8354 一樣,頓時泄了氣,深長地嘆息。

就像 70x 這條路線一樣,阿信知道,這是可一不可再的表演和同步。

HL8354 ,通過獅子山隧道後,在黑夜中駛向觀塘。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