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牽 70x

第26章 - 傳說 - 06

天色明媚,日光照耀大地。天氣不是一般的熱,從地面蒸發的空氣,形成一片海市蜃樓之景。科技大學的迴旋處外,有一堆為了巴士從不怕苦的少年,拿著相機,期待著甚麼。

陽光照落墨黑的頭殼,大汗淋漓的孩子們擦去臉上的水珠,再捧起相機,留意從斜路而上的車輛。熱氣從地面滲入他們的鞋底,讓他們不安份地踱步。

今天的天氣熱得異常。

其中一個巴士迷拿出手機,看看有沒有同好傳來新的消息。他掃過一些沒用的消息,在其中一個訊息令他注目。他想了想,翻開瀏覽器再把車牌打入搜索欄。他長長地啊了一聲,再訝異地轉向等待的友人們,「 HL8354 行 91M 啊!」

「甚麼?」其他人一臉不解。

「 HL8354 …不就是六年多前還是 91M 的掛牌嘛。」

男生說罷,眼角瞄到一架白色的巴士緩緩走上。眾人望著向上爬的巴士,車牌,正正是男生所說的。

HL8354 。

「欸… 70x 好像下星期就 last day 了,這時候掛牌車還出走做特見啊。」男生們一人一句,等候巴士扭過迴旋處一刻,再攝下靠近車站的一刻。

 

HL8354 在 91M 。

這消息很快從巴士迷群組傳開,有不少人留意這次特見。畢竟,舊掛牌客串,想想也覺得這是歷史。在站長室的阿信點開訊息,便看見 8354 於 91M 沿線的相片。他嘆口氣,望向站長室外的 KG4055 。

「最後一天相處啊…」他自言自語,眼神留在 4055 身上沒有離去。把玩著手中的 iPhone 4 ,阿信仰望站長室頂,長長吁口氣。

「時間確實有點太快了。」

他站起,正要離開站長室時,明哥剛從洗手間回來,他看見阿信一臉苦惱,笑了笑,再拍拍他的肩,「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再把放在抽屜的飛單拿出,塞向阿信胸前口袋。

搖頭,阿信語帶不安,「我只想尾日 8354 會回來。」

「啊?有這樣的懷疑?」明哥哼了一聲,「向來實實在在的你,竟然會如此不確定…阿君不是你朋友嗎?他也可以安排嘛。」

「的確是,但難保會有出走嘛。」

阿信走向 4055 ,日照下 4055 的擋風玻璃泛出一道逆光,帶著油污的玻璃,卻能照出阿信鬱結的神色。看著 4055 上的駕駛座,阿信恍忽看見自己坐在上面,神氣地把車子駛出翠屏道巴士總站。

撫上玻璃,阿信沉思一會,便回到頭門走入車廂。熾熱的車廂是 4055 的標記,儘管速度提升,壞車旁率減少,但 4055 的冷氣還是為人詬病。

「但要分別了呢。」阿信喃喃自語,他把背包掛在椅後,打算整理駕駛座之際,剛剛他和明哥口中提及的人卻在旁現身。

「阿信!怎麼一副死人樣啊?」

帶著大少一同潛出的阿君,戲謔地指著阿信笑起來。兩人走到車裡,慣性地站在輪椅位風花雪月。阿信臉一沉,向兩人留下一個殺人的眼神,「甚麼風把你們倆吹過來啊?」

「就是你上班嘛,還有跟你車到新蒲崗找 8354 。」大少露出詭異的邪笑,「你知道,井井信總是駕掛牌,跟你車是為了見你嘛。」

反眼,阿信不想理會這兩個瘋人院出來的怪人。只是,他想了想,突然轉向站在輪椅位玩手機的兩人,「對了,尾日那天的事你們知道了沒?」

「尾日嘛,不就是一樣安排?」大少望向正在看訊息的阿君。

阿君靜靜地回應訊息,他快速地打字,在完結後他終於抬頭。

「 8354 那天一定會是尾車,放心好了。」關掉手機屏幕,他趴在輪椅位的軟墊前,「雖然我怕鬼,但我也想尾日…」

讓 8354 為 70x 寫下最好的結局。

看著兩人在新蒲崗下車,阿信這樣想著。眼睛一眨,阿信看到兩人追上插著 91M 路線牌的 8354 。

和 8354 迎頭,再擦身而過。在艷陽下,兩車越走越遠,直到不見。

 

在科技大學站上,他站在人龍中,垂頭等待。地面少有地反起粼光,讓他不得不一托眼鏡,再別過臉避開光線。天空一片蔚藍,有的只是熾熱的溫度,直接灑落大地。

他看看手機,又看看馬路,想等的車還沒到達,但人卻焦急得很。直到一架金色巴士走到站前,他抬頭一望,路線寫著「鑽石山港鐵站」。他再度嘆息,對於又得等候他實在困倦。

點開手機屏幕,那張牆紙是 7 年前 8354 行走 91M ,於科技大學站前留影的相片。他撫摸手機屏,懷念著當初得到這張相片的日子。

張月媚,他心裡浮起這個名字。那道天真的少女臉容,和那天在上水看見的相貌並無分別。只是,多了滄桑,和無盡的寂寞。他握著手機,挽唇不語,直到巴士引擎聲漸漸從遠而近到來時,他抬頭,熟悉的巴士從拾坡而上, HL8354 這六個英數字映入眼簾。

烈日下擋風玻璃的逆光射入瞳孔裡,他慣性地抬手遮住光茫,等待 8354 扭過迴旋處泊到巴士站裡。幾秒後,車的影子把他遮掩他放下手,抬望巴士。

乘客魚貫下車,他看著兩個巴士迷用衝的方式下車,再跑向對面馬路等待 8534 開動。他沒再理會其他人,跟著其他乘客上車。給車長看過自己的職員證後,他看車上人多,便直接坐在車頭導航位上。

日南。

一把聲音讓日南愣住,他倉皇地張望,但車上只有黑壓壓的人頭,並沒有他想見到,心念念的身影。

「月媚…」他小聲地吐出她的名字。

妳在這裡,對吧。日南握著身旁的扶手,在車子開向寶林之時,久遠的回憶油然升起。他想起月媚站在車頭,在私牌的 91M 裡一同和自己回到寶林。她嘻嘻笑著,在說等會的吃飯時間吃甚麼餐廳,然後再搭 91M 回學校上課。

多美好的回憶,七年前了,日南吸一口氣,他感覺眼眶有水珠滾動。

——少女追巴士慘死。

「對不起…」日南小聲地說著,再看著 8354 的方向盤時,他留意到車長奇怪的神色。對方臉色蒼白,右手用捏的捏著方向盤,左手抓著胸口。日南想了想,不對,他在抓著心臟!緊張地站起,日南不想甚麼,拉開駕駛座的檔板,雙手握上方向盤。

一陣強光。

日南站在一個純白色的空間,沒有聲音。他疑惑地張望,不遠處有一張黑色的地蓆,還在蓆地而坐的她。她一身純白連身裙,連身裙末端有紅黑線各一條,捆著裙端。

月媚。

「月媚!」日南大叫,然而在地蓆打坐的月媚,根本聽不見日南的叫聲。日南抬腿欲跑向月媚所在之處,他跑,努力地跑,但月媚依舊在他觸碰不了的地方。

一陣引力拉扯日南,空間急促變異,皮膚好像被空氣劃破一樣的痛。世界天旋地轉,白色迅間褪去。日南眼睜睜看著月媚越來越遠,而月媚卻很不巧地,這時候站起。她轉身望向虛空,嘴裡低吟著甚麼。

日南本應聽不見,但他卻在腦海中浮起月媚的唇語。

—— 8 月 23 日,就讓我,成為傳說。

日南張開眼睛,他看見自己握著 8354 的方向盤,而右腳也把車子在斜路煞停。全車的乘客驚慌地看著日南,而日南則慢慢從方向盤中縮手,再看著發紅的掌心。

「我剛剛叫了救護車,應該快到了!」有個乘客拿著手機走上前,而另外一人則塞在日南旁邊,和車長急救中。

日南退出這一眾人中心,以掌心貼上 8354 的牆身。這一定是月媚暗中相助,他這樣想。

直到救護車和稽查到來之時,日南的手心還貼著 8354 ,沒有放開。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