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牽 70x

第23章 - 傳說 - 04

自小遙和月媚交談後,月媚便消失了。無影無蹤。

8354 和往常一樣,依舊有不少巴士迷前來先為 70x 哀悼拍照,再搭上巴士前往上水。略有不同的,是 8354 的爬坡力、冷氣、極速等能力比往常更強。每每跑上獅子山隧道時, 8354 總能見車過車,再放甩後車。

阿信緊握方向盤,衝過收費廣場後直入隧道。從入夜的街道走進隧道,阿信的眼睛一瞇,隧道的黃燈讓他皺眉。他看看倒後鏡,後面的金巴已被拋離。他收回視線,一托鼻樑眼鏡。已經兩星期沒見過月媚了,阿信一直看著微彎的道路想。手機有個通知閃過,屏幕顯示 7 月 7 日。

「明天嗎…」

想起明天北區 RDP 再次開會,阿信收緊五指,是 70x 生死之期。

用盡所有方法,又跟不少巴士迷一同網上打輿論牌,同時送上數據,但北區議會執意送 70x 上路以換來 373B 這條過海線。無法讓人滿意的意見,再加上北區區議員偏幫華明的走線安排,令阿信更氣憤。

政治,永遠讓人民得不到所需。阿信把 8354 駛到黃大仙鐵路站後,乘下魚貫落客時,前門有個誰在敲門。阿信只是按開前門,沒理會上車的人是誰。

「嗨!阿信!」男人叫住了望著中鏡的阿信。

阿信皺眉,還想罵那個礙著他工作的人時,他發現那人是阿洋。阿洋和建龍兩人略帶酒氣,似乎在黃大仙吃完飯回家。阿信一嘖,拋下一句酸話,「你們兩個爽死喇…吃喝玩樂。」

「嘿嘿,我說啊,你要不跟我們一起放假去吃去玩?」建龍咧嘴一笑,再倒頭挨著椅子呼嚕呼嚕的打呼。

沒喝那麼多的阿洋拿出了茶,喝兩口,跟阿信道,「還有一轉,對吧?」

「啊,是啊。」阿信一手搓方向盤,一手擦鼻,「明天北區開會, 70x …應該玩完了吧?」

「正常來說,是。」阿洋無奈地望向車外,前方的私家車在燈口停下,紅色剎車燈就更亮。

預兆一樣的紅燈,阿信趴在方向盤上,無語望向前方的交通。阿洋靜默,再想起些甚麼般說起來,「線甚麼的都沒關係,只要人還是在一起就好。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對吧。」

「不過沒想過這麼快,才剛剛兩年…」

前方燈轉綠,阿信坐正準備駕駛,而阿洋則雙手放後腦,深深的嘆口氣,「都不知道 70x 對我好不好,我老婆是因為 70x 而認識,但我被打也是因為 70x …」

「充滿回憶嘛…我也是。」

阿信想起消失的月媚, 8354 身上有月媚,而月媚選擇不出來。

再多的回憶,沒有她的存在統統不是。

 

白皙的空間靜謐無聲,上下無垠並沒有終點,彷若無限、又似歸零。純粹的空間裡,一張黑色的地蓆鋪在上面。漸漸,空間填滿了淡淡的玫瑰香,帶著青草氣息。地蓆前方空無一物,直到月媚從地蓆前方走出。她閉上眼睛,雙手合十,打坐形式坐在地蓆上。

她呢喃著不屬於人類的語言,平穩的手漸發顫抖,直到說話嘎然停止。

再次回復安靜。

月媚沒有張眼,她掩著嘴,艱辛地呼吸。耳畔響起一陣熟悉的機械音,月媚頓時張開眼睛,一個黑影把自己濃罩著。她跪倒地蓆,用接近嗚咽的聲線說起話來。

『終於來了…終於來了…』

她爬起身,但顫抖的四肢無力支撐自己。她再次爬起、跌倒、再爬起。

直到她能好好控制自己的腿。

月媚轉身,大黑影有著雪白的車身,中間和車頂的紅色標線如欲滴血,裙腳下的灰黑沒有塵埃。目光移向車前方,保險槓上的車牌寫著: HL8354 。月媚抓著 8354 的前門,滿臉眼淚,『我終於能…想到妳的全貌了…』

已成為靈魂的月媚,無法看出 8354 的模樣,正如無法看出自己一樣。腦裡的記憶越發矇糊,在鏡中看見自己的模樣,是一片空白。

因為,根本看不見自己。

她激動地移到後門,按開雙門後走入車廂。車廂除了引擊聲,再沒有其他聲音。月媚坐在水塘位後的第一行,喘著氣,擦去眼角的淚,再握著扶手站起。小遙最後說的兩個字迴盪耳窩,月媚想過要成為小遙所說的那樣,但太遙遠,也不切實際。

——是傳說…嗎?

回憶著從阿信口中說的 70 號停辦,上千巴士迷在佐敦匯翔道和上水聚集,就是為了和 70 永別。

『是傳說…吧。』

月媚自言自語,站在 8354 的中間,她慢慢抬起手,閉上眼。

——月媚,直到 8354 死亡前,妳就跟她一起吧。

阿宏的話言猶在耳,月媚張眼,手心發出一道白光。她雙臂展開,眼睛堅定地看著前方。前方的報站器亮起,響著間斷的報站聲,「各位乘客,歡迎乘搭九龍巴士公司 91M 線,本班車將由寶琳開往鑽石山巴士總站——」

車廂一道強光把月媚撞向尾行乘客座,她勉強地站起,再次揚起雙臂閉上眼睛。不,不對,不是這樣——

她把所有觸感伸展,讓騰空的手感覺車廂的冰冷。

月媚想要的,不只是這些。

『既然我早就死去,我還在意些甚麼?』

在生的是 8354 ,死去的是月媚。

她要依附在 8354 身上,才能做她想做的事。

月媚靜默良久,她慢慢感到四肢被拉扯,一道強光從胸口爆出。從內心一湧而出的力量把她撕碎,所有的觸感跟隨光芒,落在 8354 的每一個角落。光茫消散,月媚的身影慢慢在車廂中重現。她像電視搜台一樣滿身雪花,直到光點從 8354 各位置飄回月媚身上,雪花便慢慢褪去。

月媚張眼,日光從 8354 外照入車廂,是溫暖的陽光。從建築物的一角漏出來的光線,照亮月媚前方。月媚撥開車廂中浮沉的塵埃,正要走去車頭時,後門走上兩個工程部人員,他們提著一個工具箱,有說有笑地走向車頭。月媚一怔,她害怕自己被「發現」,下意識地躲到後軸的四人位,偷看兩個工程部同事工作。

「一從英國運來就要重修…車身組那邊是幹甚麼的?」其中一人用丟的放下工具箱,不屑的語氣直入月媚耳裡。

「誰知道,這明明是新車都搞成這樣。」另一人在工具箱裡翻出用具,把車內的檔板打開。

月媚在座上愣住,她忽地意識這伙人在幹甚麼。她用衝的穿過那兩個人,再看看前門下方的鐵版——Volvo Olympain YV3YNA41XVC027954 ——這組字是 8354 的識別碼。她急忙打開前門下車,四處張望。

好幾部還沒砌好的奧林比安停靠簷下,銀色的鋼板外露,把陽光反射到新簇的 8354 上。雪白得一塵不染,漆黑得閃閃發亮。月媚環顧四周,泛黃的場景就只有 8534 是顯色正常。

『屯門 81 廠…』她呢喃著,『 16 年前…』

她轉身返回車廂,但前方卻出現了熟悉的身影——那個朝思暮想的男人,精神奕奕地跟車尾的人說話。

「妳知道嗎?上次妳拍的那張相片,好美!」蔣書彥手舞足蹈,身穿灰黃色制服的他一臉稚氣,對世界充滿希望。

月媚沒有移動,她知道,這段記憶一直在她腦海,她不需要重覆。

車尾的那個人,叫張月媚。

秒間,眼前所有畫面崩塌成灰,不同的臉孔在月媚身旁擦過。混沌間,書彥的狂妄、驕傲、悲傷、頹廢,都在她眼前閃現。而她最終看見自己的臉,羞赧、純真、善良,並帶著少女的甜蜜。

她以為自己會永遠幸福快樂。

時間來到鑽石山地鐵站外,月媚站於龍蟠苑巴士站,等著上 8354 。天氣晴朗,陽光熱辣辣地照射地面,形成海市蜃樓之景。月媚僵硬地站在原處,她眼角看見正在跑來站頭的自己。她沒有抬頭,任由上車的乘客穿過自己的身體。

一聲巨響把月媚的理智敲碎,她眼淚溢出,止不住的掉落瀝青地。太陽蒸發水氣,但淚水再次濕潤地面。場面變換,她坐在上層車尾,又笑又哭。她兇狠地罵坐在身邊的乘客,但沒人知道她的存在。

月媚蓬頭垢面,明明是鬼,卻一臉是人。

月媚瘋狂了好一段日子, 8354 便上掛 70x 。等候多年,月媚終於遇上阿信和小遙。他們倆喚醒久藏的自己,再加上阿宏,月媚最終得已附上 8354 生存。然後,她和 8354 的故事展開。重遇改名作李日南的蔣書彥、四處出走卻想念回家,直到現在。

『就是要成為傳說吧,把故事完美,劃下最好的結局。』

月媚張開眼,她看見自己早回到無人空間。 8354 停在自己前方,地點牌是「觀塘翠屏道」。

『 70x 啊…』

——就讓我們一起編寫這個故事吧。

月媚雙手擁抱自己,在 8354 的中心浮起,跟 8354 化成光點消失。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