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牽 70x

第15章 - 那個他,還是他 - 01

轉眼一年已過,清風颯爽的季節又來了。陣陣涼意透入衣領,而不少空調也因為溫度下降而關掉。四野靜悄悄的環境,只有人聲跟汽車聲。附近的工程偶爾發出噪音,但整個環境比夏天時要安靜多了。

鴿子一隻隻在地上走過,小孩突然衝向鴿群,鴿子四散,在金色和白色的巴士前展翅高飛。下午的陽光不怎強,全因一片一片薄雲蓋過藍天,讓地面變得更涼。好一會,白鴿再度返回車前,嘰嘰咕咕的踱步,也等著一個誰去餵牠們。

一架 70x 開走了,然後,對面馬路駛來一架白色的巴士。 HL8354 ,車上的司機是今天的掛牌阿雲。小遙收起打量環境的目光,她看看手機, 10 月,想起了上年這個時間,她和阿信發現月媚的時候。算算日子,月媚也在 8354 身上五年了。

那個陰沉不定,又總是任性的小妮子,如今成熟穩健,甚少耍脾氣。只是,偶爾她不說話,繼而消失,也沒人知道她在想甚麼。

小遙歎氣,始終他們人鬼殊途,也不能為月媚做甚麼。

8354 已經到達總站,阿信先行上車準備,而小遙也偷偷地走上去,走到上層車尾找那個總是坐一旁看世界的月媚。月媚還是同樣,穿著白色連身裙,一頭烏黑的長髮微微飄蕩,與她輕逸的姿態極為相襯。

『小遙,怎麼這樣早?』月媚一笑。

「放假來跟車,也順便見見妳。」小遙坐在月媚身旁,她享受有女性朋友一同和她跟車。為免別人以為自己精神有問題在自言自語,小遙拿出免提,掛在耳上讓她看上像講電話。

『剛剛有看到一對男女在親熱,還滿香豔的。』想起那男人還伸手做出不檢點舉動,月媚忍不住露出若有所思的微笑。

見狀,小遙好奇起來,「甚麼?形容一下好嘛。別小家子啊!」

『除非給我帶來妳在書展買的那本熱狗巴士本,不然不告訴妳。』月媚的笑容就更邪惡。

「求求妳好嘛…」小遙嘟噥著,她就知道只要再求月媚,月媚就會告訴她。這時阿信從下層走來,他探頭,看到小遙跟月媚興致勃勃的說著甚麼。他安心地走回駕駛座,再繫好安全帶。

這是平常的日子,也是安穩的時候。

直到車子開始走公路,小遙慣性地開始睡覺。阿信從潛望鏡看見月媚坐在車尾的另一端,靜靜遠眺天際。總是這樣,阿信握著方向盤,令 8354 轉向。夕陽斜照,映入清靜的車廂,而月媚也無聲地在小遙身邊,漸漸隱去。

直到事情發生之前。

 

過了幾天,阿信是日屬 70x 4 車。一如以往,他從 7-11 的方向走著,插著耳機,聽著屬於他年代的廣東歌。搖頭擺腦,阿信嘴裡哼著歌的旋律,愉悅地走到站長室前。

過了今天,然後休息兩天,阿信便回歸早更。心裡暗爽,阿信沒說出口,免得站頭的同事都向他白眼。一屁股坐在後備站長耀進身後,阿信接過對方丟來的檸檬茶。「你啊,今天都是 9314 ,所以不用想自己有甚麼特見了。」

阿信聳肩,他知道這不難得,全 70x 裡就歸阿信老是駕掛牌車。

「今日龍翔道有交通意外,車應該沒這麼快回來。」耀進轉向打呵欠的阿信,看見這個慵懶的傢伙…耀進很想一拳揍向這傢伙,「別軟皮蛇一樣好嘛!」

「我就喜歡,打我啊。」阿信向耀進扭腰。

靠…耀進想起來了,這傢伙剛剛在 whatsapp 裡說明天後天都休息啊…怪不得這樣囂張。耀進不想理會阿信,他再望向電腦時,外面有把禮貌的聲音叫住了兩個不想交流的人。

「何站長?」

聲音很低,磁性得以為自己在聽有陰謀的鄭子誠在開播音樂情人,阿信抬頭,是個有著七三分界的三十來歲男人。頭髮不長,但卻有飄逸感。臉形有點長,嘴唇唇色淡淡的,一副充滿蒼桑的臉。

「是李日南?今天你的坐駕是 HL8354 啊,但她還沒回來,等一下吧。」耀進揮手著日南先等候,自己又埋頭看派車表。阿信疑惑地看著步出站長室的身影,再看著他從口袋中拿出一包香煙,熟練地點燃起來。

「看樣子不是新手…」阿信敲著桌子,目不轉睛的看著日男。

「嘛,誰說後備就是新手?不過聽說他有離職,又再回來。」聳肩,耀進再埋頭工作中,「不過他跟你有點像。」

「嘖,你這是說我根本是個大眾臉吧?」

阿信不爽地盯了耀進一眼,同時 9314 已經在對面馬路出現。他拿起背包,走出站長室。小遙今天要幫學生們做訪問,不會出來找自己。阿信歎息,等會在高速公路下,他一定很睏。

又是一天忙碌開始啊…阿信把飛單塞進口袋,再跟著耀進指示,繼續開車。沿路甚少人上車,也許是塞車的關係吧,大部分人也轉乘地鐵,只剩下不知裡就的乘客,和剛剛趕上班次的心急人。

他準備駛向摩士公園泳池時,外面有車擋著去路,而前方一條長長車龍,預視著又有甚麼發生了。正想拿起電話打給站頭時,阿信瞄到 whatsapp 裡有個由耀進發來的消息。他點進去,內容令他臉色一變。

『 8354 在翠屏口撞倒交通燈。』

他不敢相信地看著信息不發一語。

在發現月媚前後,這架車從沒發過生任何意外。其清白之軀,完全讓人驚訝。只是,在月媚的掌控下, 8354 竟然失事。阿信拳頭一握,難道是那個後備?

阿信沒想甚麼,他打算再見 8354 時,他會問清楚月媚,那是甚麼回事。

只是。

月媚沒有如願出現。就像憑空消失一樣,沒有出現。

距離事發足足兩星期,阿信每天也刻意路過 8354 ,但月媚卻沒有在車內外出現,還以為那個喜歡耍小脾氣的月媚——也就那個自以為是又高傲至極的港女月媚——在玩失蹤,然後在一些出奇不意的地方出現。

但是她並沒有出現。不論阿信上車喊著她的名字,還是站在車外,看著下層車箱車尾的中間位。

月媚沒有在她最愛的位置出現。

她喜歡在阿信經過 8354 前出現,不論是否在天台,還是油坑,甚至洗車機位置,月媚都喜歡跑出來嚇阿信。然後,她看見阿信被嚇倒,便露出得意的笑容,回到下層車尾,坐著消失。接著,阿信一定追著 8354 ,再打開她的後門,跟那個空位說再見。

8354 一直留廠。

雖然當日在翠屏撞上了交通燈,但那只是輕微傷痕,僅僅斷了右方倒後鏡而矣。這個小傷痕,工程部一早修理好。沒這麼快出廠,也許是 8354 自身的問題。

也就是月媚的問題。

阿信嘆息,轉身走下天台。但阿信的腦海突然浮起些甚麼,他飛快地回憶當日駕駛 8354 的男人,還有耀進跟他說的話。

——他跟你有點像。

他比對月媚所形容的書彥,不敢相信的回望 8354 。

不會吧?那後備不就是…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