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牽 70x

第14章 - 月媚出走記

「 8354 呢?又不是 8354 ?」

阿信的大叫響得差不多整個翠屏邨也能聽見,只見阿信黑著一塊臉,怒盯著眼前的 PX5589 。不是說新車不好,但這種鵝蛋外型的新車就是沒有速度感!再者… 8354 ,也就是月媚,會湊著他的意思,然後利用 8354 做出各種巴士花式爬頭——簡單來說,就是極速超過 70 公里。

準備下班的明哥依然平靜,他拉高老花鏡,再看看手上的飛單,「也不是第一天了,昨天你不是知道 8354 在 75x 麼?」

「呀靠…也不是每天都走吧。」相比特別的巴士,阿信還是喜歡掛牌車多點,雖然這堆車看上就像老人家一樣。

「別跟我埋怨,有甚麼事時私牌車沒你份。」

「呀別別別!好吧好吧…」

有甚麼事情也不能跟站長明哥鬥氣…阿信沮喪的想。今天小遙還說要見見月媚…結果月媚又出走了。

看著金光閃閃的 5589 ,想起這些新車有不少限制裝置時,阿信就不想走上駕駛座去。他不爽地拿出手機,向小遙傳了這個不幸的消息。

 

有時候總會埋怨派更部可惡,和極醜惡沒分別。

「暗黑…是誰聽說過我駕駛 8354 的事?」阿信臉色一沉,從拍檔阿雲的信息裡得知,好像有個巴士迷車長有幸聽過 8354 的強悍,然後在很偶而的換車下,把廠裡的 8354 換走。

而人的習慣,也往往讓人無法接受習慣以外的事情。就算是一個人品、性格極溫婉的人,也會因為習慣被打破而心生憤怒。

阿信也是。

更可怕的,是阿信本來就是個脾氣不好的人。

他咬著吸管,坐在上水廣場下,看著泊在 70x 停車位的 5589 。這架明明是 2A 的掛牌,又不知道為甚麼來了 70x 。他怨恨地看著那架簇新的巴士,這才不是屬於 70x 的格調!(小遙:你這樣是說 70x 是舊車收集站嗎?)

這時小遙從遠處以小跳步方式走來。阿信沒留意那個心情還很不錯的小遙,一看見後車阿基走來,阿信立時站起,用一個不憤的語氣跟阿基訴苦,「他媽的,那架鵝蛋到 68 公里就截油了!」

「甚麼嘛,就算截油也難不到車神小王子你嘛。」阿基恥笑那個平日開車如開路車一樣的阿信,「沒了 8354 就不懂駕車嗎?」

「才不是咧。習慣舊車就是…這種新車就是掣肘多。」

小跳步小遙終於走到阿信身旁,提著新巴士書的她聳聳肩,跟阿信打了個眼色。

「有甚麼秘密我不能聽啊?好吧我走開囉。」

假裝不滿,阿基想走開時,小遙哈哈打完場,「沒有啦,是打招呼,打招呼!」

「鬼才信你們倆打招呼…」阿基沒這對小情侶好氣,他轉身走進茶水站。

只剩下阿信和小遙,兩人同時看著 5589 這個陌生客。小遙嘆氣,抱起那本巴士書,「月媚說她想看巴士迷口中說的那本新年鑑…好啦,給她帶來了,但她又被拉走了。」

「所以我一點都不爽,這種東西誰都不想駕。」

「我就知道,你說話的聲音大得要命。」小遙眼一翻,藍信孝你這傢伙,你豎起尾巴也就知道你想怎樣啦。她一指茶水站,示意問阿信要不要喝些甚麼。阿信搖頭,他看看手機,時間到了,準備開車。小遙讓阿信先行,她還有空去茶水站買包檸檬茶喝。

手機的通知音打斷了小遙步入茶水站的動作。她點出通知,是一張圖片,是大少發在群組裡。大少沒描述圖片,顯然叫大家自己看。點開圖片,小遙臉色在一邊看圖片時一邊轉差。

『白色身影在車尾?難道本大少駕車時撞鬼了?』

配圖是掛著 75x 路線牌的 8354 。

寫這段文字的人,就是那個指名要換走 8354 的傢伙。就因為那傢伙跟派更部的上大人有點關係,所以他想要的車都能給換走。

這次被他相中的巴士,就是 HL8354 。只是,小遙心想,真的不知道是誰不幸。

而月媚為甚麼又走出來?

然後大少又發了一張圖,在 8354 的相片下方,出現了阿信的留言。於小遙踏上 5589 之際,她讀到阿信的話。

『如果是真的女鬼才算吧,你怕了 8354 的話就還給我吧 :D 。』

還連著一個微笑…這個是甚麼鬼留言?小遙看著阿信得逞一樣的臉…這小朋友一定是報仇一樣的囂張吧!這時群裡的大家開始發言,說話看得小遙一頭黑線。

二少:這個不知名小角色還敢說月媚?他一點都配不起月媚啊(反眼貌)。

阿君:人家有派更組撐腰!不過量他也不敢再拿 8354 啦,嘿。

小遙:其實阿信也反擊了嘛…當是出氣了。

大少:看著那個傢伙的臉就作嘔,九龍灣廠盡是出奇葩,哎,我不是說信哥你啊!

小黃:…算、算了吧大家…

小遙看見阿信沒接話,也對,要開車了。快快完結今天的工作,那麼之後很快就能重遇月媚吧?

 

雖然沒人把那個車長和阿信的留言當真,但女鬼這回事還是嚇得不少人不敢拿 8354 去用。放假過後,阿信出走 70x ,進入將軍澳半山區——翠林邨。不少人也沒有這條線的紀錄,但阿信卻是眾人的異數。

「喔呵呵呵呵。」

只見阿信如沐春風,不了解他的人還以為他中獎。小遙滿臉黑線,她一想到原因就不屑。把相機拿出來,小遙站在翠林巴士總站外,看著阿信充滿期待的等自己的工作拍檔回來。

「我真的沒見過這麼花痴的藍信孝…」小遙扶額,平常就只有她會這樣子。

「是 KS9658 啊!上次在 70x 也和他刷身而過…」阿信握拳,他剛剛還查了電腦, 9658 的確是他今天的用車。

一直聽著阿信笑得囂張,小遙嘆口氣,正要走向站頭時,卻發現有個誰在那裡向自己揮手。那個高個子戴著眼鏡,微胖的臉立馬讓小遙認出他是誰。指著他,小遙接近吼的叫過去,「大少?」

「來湊一湊熱鬧嘛~信哥說今天是 95 ,出走日。」大少拿起相機,「到了啊。」

前方迎來一架金色的巴士,是一般的超級富豪奧林比安型,卻用上特別的傲群車身。那兩幅全片幅的擋風玻璃,還有六個圓形大燈跟指揮燈,是這種巴士的特徵。大少和小遙舉機做出一般巴士迷的動作,而那個花痴車長,早就準備一切,迎接自己最喜歡的巴士。

「冷氣夠,上斜比一般超富有力…夫復何求?」

阿信愉悅地巡視一下車身,再滿足地踏上巴士裡。大少和小遙繼續看著,忍不住下了個定論。

平常對巴士沒興趣的阿信,只要能駕到 9658 就變了巴士迷一樣…

「啊對了,明天會是 70x 嗎?」準備上車之際,大少問小遙。

「是啊… 5 車。」小遙循著記憶,透露阿信的行程時,突然想起 5 車的掛牌車,「欸?!是 8354 啊!不知道明天 8354 回歸了沒?」

大少摸摸下巴,「妳令我想起一些事…」

然後他拿起相機,翻著相機裡的照片。小遙心裡有數, 9 成是有關 8354 的。接著,她看見大少翻到其中一張相片, 98C 。

HL8354 在 98C 。

小遙扶額,月媚又在公海暢泳…但她沒再想下去,這也不是她能控制的事了。

過了一天愉快的「巴士迷車長」日,阿信用滿足的心情回到將軍澳廠。作為 9658 的忠實 fans ,阿信泊好車後,還為自己今天的掛牌拍了好幾張沙龍,務求等下能發到 Facebook 裡炫耀一番。

拍過照,花痴過後,阿信收拾心情,打算離廠去觀塘吃個宵夜才回家之際,他看見不遠處的白色巴士。

「啊… 8354 。」他呢喃著,月媚一個女孩在外面流連,不知道會否害怕?

靠,她是鬼來的,別人怕她多過她怕別人吧。阿信打算走去跟月媚聊幾句,但廠外的工程車卻準備離開。他為免要自費出觀塘,還是急步跑上工程車。他不知道月媚是否在車裡現身,只知道這個陌生的地方,月媚一定很不喜歡吧。

阿信望向電話屏幕,沉入自己的世界。

 

兩星期後,阿信終於在翠屏看見 8354 的身影。還是一樣的白色身影,和身旁準備開車的 9314 一起。滿意的點點頭,阿信在到站前,先鑽進便利店裡吃個快餐。

「哎!好久沒見囉!」

有個誰在阿信結帳時拍他的肩,阿信心裡還不爽哪個人如此無禮時,原來是前掛牌阿洋。阿洋笑嘻嘻的拿著檸檬茶啜飲,再跟店員說,「八達通付費。」

在阿信沒反應過來,阿洋已經拍下了八達通。

「這…怎好意思啊?」

站在供應熱食點前,阿信有點不好意思。阿洋搖搖頭,他又啜了一口檸檬茶。店員默默為車長們準備食物,食具的碰撞聲夾雜煮麵的水聲,成為他倆談話下的背景音。食物的香味,一點點滲入阿信的鼻腔。

「怎麼你會在這裡的?」阿信拿過燒賣,毫不客氣的吃起來。

「後備,一日 70x 限定。」阿洋咬著吸管,他側眼看出街外,就像看著 8354 一樣,「好久沒回來了, 8354 好像不同了。」

「甚麼啊?還不是一樣。她出走了半個月才回來。」把吃完的碗丟到垃圾桶,阿信接下撈麵和奶茶,轉身就向門口走。阿洋跟著他,踱回翠屏。

「那怪不得啊,半個月不見就可以很糟糕了。」

「先別說 8354 ,聽明哥說,你要結婚了?恭喜啊!」阿信不打算由這個過去的人說出 8354 的狀況,他一下子把話題扯走,令阿洋不能再說 8354 甚麼。

阿洋摸摸頭,那份傻笑就像小遙被說中喜歡自己時的模樣,「年末 12 月 8 日,還有大半年時間啦。」

「結婚超忙的啦,有打算上牌,讓工時穩定點嗎?」阿信把背包掛起。

「我才不喜歡上牌啊,說不定又被人暗算咧。」阿洋自嘲。

「甚麼暗算,那傢伙又不會再來…——靠!」

阿信一句「靠」,讓阿洋好奇地探頭上車,「怎麼了?發生甚麼事…」

只見阿信一邊撕開一張封箱膠紙,一邊大聲咒罵,「這時誰的傑作?!把前面的冷氣口都封了,天氣又冷起來怎麼辦啊?!一整個擋風玻璃都是水啊!」

「呃…」阿洋一副囧臉,他沒想過車長們對掛牌這樣執著。

「還有時間表呢?!那個混蛋撕了!椅子又壞了?還有塗改液痕跡?」

阿信憤怒地衝下車,他在 8354 旁走了一圈,前保險槓明顯有撞過的凹痕,車尾的廣告明顯的脫了一塊。阿信差點氣炸了,走向站車長裡嘰哩呱啦的投訴著。

沒想過半月不見,月媚竟然變成這樣回來。

這時阿洋手機響起,是女友阿慧打電話來,他連忙跟阿信他們道明,再跳上準備開車的 11B 離開。阿信拿了一張新的時間表,一臉不滿的走上車。

然俊一陣嘔吐聲讓阿信再次火起,但看清那人是誰時,阿信又頓時泄氣。

「啊…月媚妳也會嘔的…」眼一翻,阿信沒望向月媚,再回到駕駛座。

『誰說鬼沒有暈車浪…靠…那些傢伙是怎樣駕駛的…』

月媚掩著胸口,又一陣反胃感從胸口湧出。忽地,阿信覺得這個場面異常爆笑。

「妳不跟我說暈車浪,我還以為妳有了啊…啊別亂來!我道歉就是!」

然後阿信為自己的開玩笑道歉, 8354 的空轉聲跟無法入波,就是月媚的傑作。她嘆一口氣,閉上眼睛搖搖頭。

『不過還好…我回來以後,還是你跟那個阿洋…如果是其他人的話,恐怕我一定讓 8354 壞車回廠。』

事情的起點,原來是某天晚阿雲的智障所起。

『要泊 A 區嗎?』阿雲握著方向盤,肚子不適讓他快要死掉,還是泊去 A 區…他不打算再想,在斜路附近看見有位置泊車後,他立時丟下 8354 ,抱著背包急急跑走。

接著第二天,陳叔跟派更部說「找不到 8354 」後,就拿了另一架巴士去用。

「我想起來了…」阿信一拳拍手,原來是那個阿雲的好事。

就在 8354 出走的第一天,月媚去了一個她完全不熟悉的地方——屯門公路。 8354 跑公路有一手,但絕對不是這種又上又下的山路型。 258D 這種路線,月媚走了一半已經想吐。

還有那些最愛起一下油門,又踩一下油門的師兄。這種玩風琴一樣的腳法,月媚在 8354 走第三轉 258D 時,終於捱不住的瘋狂嘔吐。她讓 8354 無法入波,整架車就停在沙倉的路肩上。

這還不是終點。休息了一天, 8354 又被派到屯門線。

258D 的兄弟線, 259D 。

結果還是一樣,這次月媚選擇第二轉時就讓 8354 停擺。這次月媚不打算讓工程部好過,無法入波、斷皮帶、漏風等所有舊車的老毛病她統統叫 8354 做完,花了整整三天, 8354 才能正常操作。

而兩次都在屯門公路壞車下, 8354 被派到 75x ,也就是回到熟悉的吐路港公路。只是,車長們的風琴腳讓她忍不住生氣。

這些人是怎樣駕駛的?!有想過乘客的感受嗎?

在 75x 過了一天後,月媚覺得她要給那些車長們還以顏色。

就讓他們覺得 8354 有鬼吧!(笨理由)

然後,就是阿信他們在 Facebook 裡看見那個巴士迷車長的帖子—— 8354 鬧鬼。

月媚心想,她應該能回到 70x ,跟熟悉的車長們一起吧?可惜事與願違, 70x 不能回,她更跑到 98C 去。又是一些跑山路的可怕路線,但月媚已經無力反抗了。再壞車的話,搞不好會被劏車啊…她這樣想。

剩下的日子,月媚死死支撐,最後她在將軍澳廠看見阿信離開的一刻,她的眼淚漉漉地掉下。

本來,她還能離開 8354 去找自己想找的人。但外面的世界太可怕,她沒能逃出 8354 ,而且,靈魂的狀態讓她無法離開 8354 。要不是阿宏的幫忙,她一定在 8354 裡魂飛魄散。以自由交換生命,原來這樣糟糕。

她沒理會哪個人撕去時間表,哪個人坐壞了駕駛座,哪個人撞傷了 8354 的保險槓,她只想快點回到 70x ,僅此而矣。

過了半個月, 8354 終於被一個人找回。那個人堅持他要拿 8354 ,更出動關係讓派更把 8354 交給他。

他是阿洋。

在月媚看見這個舊人上車時,她愣住,無法反應。她偷偷坐在導航位上,看見他拿著的飛單,明確地寫著 70x-05 這組數字。在上面的車牌本來是 KE8231 ,但被刪掉,給阿洋寫上 HL8354 。

那個時刻她差不多要哭出來。

就是阿洋,月媚才得以回家。

『聽說阿信你喜歡後備生活?我想我不太喜歡。』一想到被派到屯門公路那邊,月媚又皺起眉來。

「其實我也不喜歡後備車。」阿信一笑,那些沒能力的後備車,才不及 8354 的好。

月媚一笑,她就知道 70x 的人不喜歡後備車。

「那我們開車囉。」阿信自信的踏下油門,雙手扭動方向盤, 8354 緩緩離開翠屏邨。

月媚安心地消失空氣中。

 

小遙拿著咖啡,站在黃大仙中心站前。她向二少發了信息,問他到底到達黃大仙了沒。

『在搭 277x 啊,上不到車就在觀塘等好了。』

明顯是遲到的模樣…小遙不屑地關上電話屏幕,這些傢伙也真沒時間觀念。她想喝一口咖啡時,手機由亮了一個信息。這次小遙看罷,禁不住搖頭歎息。

『壞車擺街,妳先去吃下午茶慢慢等吧。』

阿信的話直接了當。

唉…看來出走半月的 8354 終於捱不住,在真正的機件故障下,月媚也無能為力了。

 

不過,能回家去,真好。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