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小時候

第30章 - 30.

聽到他這樣說我很開心!可是他為什麼會由這麼開朗變得那麼陰沉?

他答說家族和學校的人都非常自私勢利,他為了保護自己,不想也不敢敞開心扉;就算後來再度遇上我,成型已久的性格很難改變,也怕我會不喜歡他,也不懂得表達情感。

不過我很了解,雖然他給人感覺很酷,但待我真的好,由心裏疼愛我。

可是我向他道歉:「以前我一直以為自己已很盡心去理解和愛你,但原來不是…」不是小時候的他出現,我也不能重新去認識他。

我叫他再給我機會,他摸著我的頭:「放心,妳有一輩子時間。」也向我道歉:「之前我也太封閉自己,就算妳想了解我也無從入手。」

我問他這半年如何渡過。他說他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在老家。由於沒有人知道他是誰,他便騙家人說自己是新請來的傭人,在幫忙做家事的時候,發現了家裏各人一直不為人知的一面。小時候的他不懂,可是由他現在成熟的眼光來看,很多事情都通透了。他發現自己可以放下和原諒很多事,原來大家很多時也身不由已,而且人性不是他認知那般醜陋。

他這改變讓我由衷高興!

他說很感恩,上天給他機會去遇到喜歡的人、嚐到愛、審視自己的內心和過去,這些機會不是每個人也有。

 

麥可回來後不久,我們便結婚了。

我發現他改變了很多,變得像十二歲那個他,喜歡笑、喜歡玩、喜歡跟我談話。

許多人都說他平易近人、開朗多了,一定是婚後生活愉快,他也歸功於我:「我老婆愛我嘛。」我不否認我們的婚姻生活的確相當愉快,我比以前更加懂得愛他,但我認為是他放下了長久以來讓他動彈不得的枷鎖和肩上的重擔,回復了本來的模樣。最令我開心的是他重新做回自己。

不過他仍然堅持說是我改變了他:「要不是十二歲那年遇上妳,然後在展銷會重遇,我想我一輩子都會陰陰沉沉地過。」說我是第一個疼愛他的人,不在乎他的出身、不把他當成一個擔子,只由衷想他快快樂樂。「還看到妳對失蹤未婚夫的愛,就知道妳是個多好的人。」

他說在展銷會見到我時覺得很眼熟,連名字也一樣(因為看到我的工作證),才敢鼓起勇氣約我。

婚前我沒法仔細去看麥可的物品,婚後有了機會,收拾房子搬家的時候,我從他一箱包得很仔細整齊的物品中發現了很多畫作。每一年他都會畫很多我的素描、和那半年一起生活的情景。我看到有他足球比賽的情景、去逛街看電影、跟哈哈去野餐、學校旅行、畢業禮等等,仔細得連我做過的菜式也有。

我讓他看,他解釋:「沒有帶那些照片和物品走,但我很想留住這些回憶,所以都畫了出來,一有空便畫、一想起便畫,不想遺失任何一點一滴。」

我把這些畫作跟那些照片、獎杯、十二歲的他所有用過的物品放在一起。其實我也很幸運,跟不同時期的丈夫生活過,不知有沒有其他人有相同的經歷?

我們沒把這件事跟其他人說過,因為太不可思議、也太令人難以置信,即使有相片等證據。我和麥可都只是深信,我倆是註定要在一起,所以好好愛對方就夠了。

 

-The End-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