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抑鬱玫瑰

第16章 - 回首已是百年身

就在母親消失的一瞬間,雪薇的心靈深心處,記憶的寶庫裡,出現了地動山搖的狀況,正在酣睡的三頭巨獸也被這不明的情況驚醒,牠清楚知道要守護最重要的東西。

那佈滿雕刻圖案的寶箱,只見無數的白光從那寶箱表面的圖案的四周散射出來,三頭巨獸本能地想走近,並用身軀保護那寶箱,卻被那些白光照射得只能遠遠躲開。
 
隨著那些白光不斷激射,寶箱表面的圖案開始像生命體般移動、遊走。
 
只見女王王座圖案週圍的荊棘蔓藤,慢慢地褪去,一些帶刺的花紋都自動移走了,圖案中的各式各樣的人物,像搬家似的自顧自挽著細軟離開。
到了最後,只見女王站了起來,轉身抬著那王座,逕自離去。
白光隨著雕刻圖案移走而逐漸暗淡下來。
現在,白光完全消失了,那寶箱表面顯得一片光滑。
此時,雪薇隱約感覺到她已經不再恨母親了,人,不在了,自然所有恩怨都可煙消雲散。
 
況且,母親不是以她的生命來作出贖罪嗎?這舉動令雪薇感到釋懷。
 
宮本玥悠悠地轉醒過來。

「宮本醫生!」雪薇喜悅得不管臉上滿是淚水和鼻涕的混合物,緊抱著宮本玥。
 
當雪薇看到宮本玥一面疑惑的神情,正考慮應不應該把母親的事告訴她時,突然間,漆黑一片,雪薇感到整個人急速向下墮落,她感到一陣眩暈,頃刻,失去了知覺。
 
雪薇的意識慢慢清醒過來,她一手按著頭,裡面痛得像核子彈爆炸過後的自然反應,她的嗅覺首先恢復過來,剎那間,雪薇嚇呆了,那酸臭刺鼻的味道,她永世都不會忘記。
 
對,雪薇再次回到那天晚上的情境,那個改變她一生的情景。
 
雪薇整個人驚恐得不斷震抖,歷史並沒有因此而改變。
 
就在雪薇含淚地接受悲慘的命運的那一剎,就在那衰人強行插入的那一剎,就在雪薇的心碎裂的那一剎,她看到了宮本玥如女神般降臨,漂浮在空中俯身望著她。
 
「雪薇,鎮靜些,別怕!現在先讓我將你那碎裂的心修復。」

只見宮本玥右手散發著一團白光,她把右手放在盈薇的心輪位置。
 
雪薇突然感到一股暖流流通全身,整個人的心情放鬆了下來,雖然,在她的記憶裡十分清楚將要發生的事,但這時她卻沒有半點恐懼。
 
宮本玥溫柔的聲線充滿著力量:「雪薇,請放心把那悲傷交給我,讓我代替你承受那種慘痛,把那憤怒和傷痛全交給我吧!」
 
雪薇柔順地點著頭,宮本玥如一張溫暖的羽絨被般,將雪薇整個覆蓋著。
 
雪薇看著宮本玥溫柔漂亮的容貌,歷史並沒有改變,只是,她只感覺,在整個過程中,那些痛楚、恐懼和傷痛,如潮汐般,曾經湧現過,卻急速退去。
 
雪薇此時發現,原以為很漫長的酷刑,原來只有十數秒,連半分鐘也不到,知道這事實後,雪薇忍不住笑了出來。
 
雪薇一面驚訝著,自己竟然還有心情笑,一面細心思考著,若換了另一位女孩,可能早已因承受不了傷痛,而選擇自行了斷,現在,自己雖然承受了這恐怖的命運,卻是挽救了另一條生命呢!
 
當雪薇心念及此,宮本玥露出了欣慰激賞的眼神,雪薇發現自己原好無缺的站立在房間中。
 
宮本玥一邊輕輕地鼓掌一邊走近:「雪薇,了不起!你很勇敢,做很非常好!那件事再不能困擾你、影響你了。」
 
「這件渣滓你想怎樣處置?」

宮本玥指一指放在手心的玻璃瓶,裡面盛載著那個黑人男人。
 
雪薇甜甜一笑:「如果宮本醫生你不反對,我想把這個人渣用攪拌機攪碎。」
 
「我這兒有一部超級攪拌機可以借給你用,只需簡單地按一個制,還可以直接把不要的沖走。」

宮本玥心情輕鬆地和議著。
 
雪薇凝重地在宮本玥的手上接過玻璃瓶,當一切處理好後,她把那個制按下了。

「唰!」雪薇臉上掛著如重生般的燦爛笑容。
 
在雪薇的記憶寶庫裡,那寶箱本來光滑的表面,此時,隱約顯現了一些姿態妙曼、充滿生命力的圖騰。
 
宮本玥拉著雪薇的手坐於巨大而舒服的梳化上,讓她好好的休息一下,讓那溫暖的梳化輕柔地包圍著她。
 
當雪薇已經得到充足的休息後,宮本玥便和她準備離開。
 
雪薇踏著輕鬆的步伐,踩上每一級樓梯,和剛才落樓梯時的沉重完全不一樣。她們回到大廳時,雪薇請求宮本玥陪她到露台欣賞一下四周的風景。
 
在露台上,雪薇向宮本玥坦白說出有關母親的事,雖然,母親有錯,但也付出了代價,她已經原諒了母親,令人遺憾地,她卻再也見不到母親。
 
宮本玥一臉驚訝的聽著雪薇訴說的經過,當雪薇說到心底話時,宮本玥神情顯得哀傷。
 
雪薇茫然的望向茫茫大海,心想,假如母親仍在有多好呢!多麼的想親口告訴她,已經不再恨她,心底裡其實是很愛她的。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