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甜的青春之淚

第20章 - 清晨的日出

  沈雪面向潘自榮,靦腆一笑,他的聲音確實有少許像倪鋒,沈雪誤會了也不足為奇。

  「你好。」

  「這麼生疏幹嗎?」

  「沒事。」

  「陳詩艾說大家一起去露營,你去嗎?」

  「好啊。」

  「那我來你家接你。」

  「嗯。」

  沈雪自己也不知道為何會多番拒絕張亮他們,反而對於補習班認識的同學很是熱情。

  或許跟他們在一起,她想起倪鋒的時間會更多吧。

  路經中環碼頭,難得的聽不見張亮和沈旋的歌聲。

  反而聽到仔們的吵架聲,引來不少人圍觀。

  「沈旋,你不要這麼任性好嗎?」

  「我哪裡任性了啊,誰不任性你跟誰唱!」

  「你想怎樣啊,大家都等著你唱呢,別這樣!」

  「我不唱了,以後都不唱!」

  沈旋拿起結他,從人群中努力掙脫出來。

  目到一切的沈雪沒興趣管他們的事,就像跟他們不認識一樣,走到更遠的地方坐下。

  「連他們也說散就散了嗎?」

  「小雪。」

  不出沈雪所料,張亮見到她的出現,果然跟上來了。

  「什麼事?不追她嗎?」

  「不追了,我也是會累的。」

  「能有多累?女孩子偶爾生氣不是很正常嗎?而且在我看來她也不是很常生氣的那種女生。」

  「她沒錯是很善解人意,也不亂發脾氣,但同時也很敏感。」

  「那是你自己選的吧,男生應該負點責任,不要說不愛就真的不要她了啊」

  說著說著,沈雪也沒發覺自己哭了起來。

  那夜,她不記得自己是怎樣回家的,有可能是張亮背著睡著的她回去,也有可能是自己醒著回去,但是她完全沒有印象。

  潘自榮在沈雪家門外等了她近三小時,沈雪也覺得自己太過份了。

  「你帶那麼多東西啊?」沈雪試著提起他的包,沒想到沉得完全提不起。

  「嗯,露營有很多東西要用的啊。」

  「對了,今天有誰啊?」

  「我們三個啊。」

  「只有三個人?」

  「嗯,大家都說不來,所以只有我們三個了。」

  「哦,那你得好好照顧我們兩個女生。」

  「知道了,你放心吧。」

  一路上沈雪看著潘自榮的側面,發現他其實也挺帥,不遜色於倪鋒,或許他在學校也有不少女生追求吧。

  「詩艾說不來。」潘自榮看了看手機,再看看手上剛剛買到的車票。

  「要不我們回去吧?」潘自榮尷尬地笑了笑。

  「不用了,你帶了那麼多東西,我們兩個人去也不是不行啊。」

  「你不介意?」

  「不介意。」

  張亮和沈旋分手了。

  沈雪往露營地點時,收到了張亮的whatsapp。

  張亮也坦白承認了,喜歡沈旋是真的,對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真心的。

  但是他不能否認當初喜歡沈旋是因為她的名字像沈雪外表也有幾分神似,某程度上,他是因為得不到沈雪才找沈旋作代替品。

  他承認自己心裡還有沈雪。

  看到這信息時,沈雪愣住了片刻,

  潘自榮看到沈雪若有所思的樣子忍不住問她。

  「沒事吧?」

  「張亮跟沈旋分手了。」

  「喔…他們很配,真是可惜。」

  沈雪聽得出來他是不知道該回應什麼才說些客套話。

  不過沈雪完全不在意。

  她只在意張亮說的那句—我心裡還有你。。

  露營的一切都由潘自榮一手一腳完成。

  他只帶了一個帳篷,沈雪也不覺得奇怪,因為他一個人能拿這麼多東西已經好棒了,就算自己睡在外面也沒關係。

  「晚上會比較涼,你睡外面會著涼,一起睡在帳篷裡吧。」潘自榮整理著睡袋。

  「放心吧,我真的是正人君子啦。」

  「我不是不相信你啦…」沈雪看看帳篷,至少能躺進五個人,所以她一點都不擔心會出現任何尷尬的情況。

  「那好吧。」

  其實沈雪在擔心自己會做惡夢,奇怪的反應把他嚇到。

  今天晚飯,是由潘自榮下廚的。

  沈雪有那麼一刻覺得自己和潘自榮是已婚多年的老夫老妻,她跟倪鋒也沒做過這種事,潘自榮實在比他跟自己更要親近和熟悉。

  或許這就是兩個世界,和同一世界的差別吧。

 

  睡覺的時候,沈雪說怕黑,潘自榮便拿出星空燈,在帳篷內製造滿天星星的環境。

  「這樣不怕了吧?」

  「還有一點點怕。」

  「你睡近我一點。」

  他們現在的距離,大約多以多睡三個人。

  「為什麼?」

  「過來吧。」

  沈雪朝他接近了一段小距離,和男生單獨過夜,她還是第一回。

  潘自榮看到沈雪的尷尬,忍不住動了自己的睡袋。

  現在他們之間的距離,只能容納一根針。

  潘自榮把手伸出,沈雪想了幾秒,才把手伸出。

  在星空之下,牽著手看星空。

  「明天你想看日出嗎?」潘自榮緊握這雙夢寐以求的手。

  「我怕我睡過頭。」

  「我會把你叫醒的。」

  「那好吧。」

  這夜,無論有多累,潘自榮也捨不得睡覺,他怕這是夢,一但醒來,她就會消失。

  沈雪定睛看著星空,潘自榮為她費盡心思的一天,這刻她才能好好回味。

  除了自己的行李,潘自榮還替沈雪背著她的背包,二人也是第一次來這個地方,可是潘自榮一下子就能找到正確的路,晚飯也做得很好吃,沈雪覺得和這個人在一起,自己肯定能幸福。

  可是,有些人有些事,不是一時三刻就能放下的。

 

  整夜,他們都牽著手,沈雪不消十分鐘便入睡了,這夜她難得的沒有做惡夢,也沒有夢見倪鋒,而是夢見自己在星空下結婚。

  「阿雪,醒來啊,要看日出了!」

  「啊—這麼快要起床了啊…」

 

  這是沈雪人生第一次看日出,原來日出是如此特別,那種美無法用言語形容。

  在這浪漫的時刻,潘自榮擁抱住旁邊的沈雪,四目交投那刻,沈雪的心跳竟前所未有地跳得快。

  甚至想用手把胸口按住,生怕它會跳了出來。

  潘自榮的臉越靠越近,緊貼著的額頭,緊抱著的愛人。

  想要吻下去,卻在雙唇貼近前止住了。

  沈雪雖然不解,但總算是放鬆了心情,心跳也不再加速了。

  「在我們的關係沒確認之前,我不會輕舉妄動的。」潘自榮放開雙手,擦了擦滴著汗的額角。

  

  沈雪同時也用手指梳理頭髮,再次出現尷尬的氛圍。

  「你…在作業本上寫的,我都看過了。」

  「喔,很…很久以前的事了。」

  「那你…現在…現在的心意…有改變嗎?」

  「有啊。」

  聽他這樣說,沈雪不禁有點失望,還覺得自己沒面子,想馬上就逃走。

  「現在比以前更喜歡你了。」

  …

  「真的嗎?」

  如果能感動就是愛情,那沈雪對潘自榮的愛不比對倪鋒的淺。

  「真的,沈雪,你願意做我女朋友嗎?」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