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迷蹤 之 發跡

第7章 - 七.

風波暫且平息,直至一次邀約泛起了漣漪。事情源於新婚少婦何馬玉靈姊妹發起提議,於星期一舉辦那個很久沒攪成的姊妹聚會,並誠邀妙姨務必要出席。她們私下稱之為「八婆會」,就是供姊妹們「各取所需」、展露及實現她們真實野心的私人俱樂部。


地址是何氏所住的私人屋苑住所,她丈夫是教會中小數的生意人。當時這年近三十的馬玉靈初來到埗,已經盯緊這個筍盤,經過半年的光陰,他們就決定舉行盛大的婚禮共諧連理,成為一眾姊妹艷羡及巴結對象。


這素來受眾人巴結的對象,今天看來也有要巴結的目標了。


時間正好是三點三。小燕姐已預備好茶點:Lady S 的千層蛋糕、English tea、還有些小甜點⋯⋯ 樣樣精美可口,都是能而融化女人舌頭的良藥。


「對了,妙姨,復活過後有做好身體檢查嗎?」

這班女人,竟然將復活談得像家常便飯那麼自然。


招呼眾女士的,例牌是名牌曲奇配搭英式紅茶。

大家都笑笑談談誇這個好吃誇那個好坐,就欠一句打破客套悶局的開場白。


「唉。」

「甚麼事唉聲嘆氣呀小燕姐。」蘇珊妮又用她一貫拉長說話式慰問來摶取他人注意。

「老公最近都不鳥我⋯⋯ 」小燕姐輕撫手背的幼紋,「最近只顧做家頭細務、洗衫煮菜、照顧家中老幼⋯⋯ 熬到主婦手都出來了,老公不體裇還不止,還要嫌我老——」

本來散落在客廳各有各聊的姊妹們,都很有默契地自動圍成一圈了。


因為她們都不約而同地收到聚集的「信號」—— 象徵著不但能起死回生,還能夠返老還童的生機——這探求長春不老奧秘的訪談,就是以中年婦大訴苦水作為序幕。


姊妹們紛紛附和,因為不用說這正是契機——

「我也是⋯⋯﹗」這位嫁入豪門的少婦何太也和應一番。其實也沒甚麼好埋怨的,除了上次亂買衣服被老公埋怨幾句,倒沒甚麼不滿的;但一句無心和應,在他人聽來就像是深閨少婦獨守空房的悲情故事。

其他姊妹用更同情的眼光放向這位可憐何少婦身上。


「妙姨,你有甚麼奧秘?可以保持著這樣年輕。」小燕姐將焦點導引回今天的主角—— 妙姨身上。

她們已故意沒再提復活的事,就像是她們認識的妙姨一直都這樣年輕一樣。

這是姊妹們的共識,明知妙姨不會再從「復活」的題目上回應太多,就只好轉從「混熟」一途搏取信任,期望妙姨可以就彼此關係破例授予她要好的幾個姊妹,同享永遠青春不老的奧秘。


你說她們怎能這樣裝傻扮懵?起初認信這個基督信仰,她們自己大都已經不太信了,但一直走到目前仍是半懂不懂的混在教會內,一貫不尋真亦不質疑的返了那麼多年,還有甚麼不可能哩?


妙姨怎會不知道她們的用心。

「妳們是指我那嗎?」妙姨面有難色,「只是這個嘛⋯⋯ 看來還是別了。」

「誒?說吧,別吊我們胃口喔!」蘇珊妮都不是少女了,還是一副少女腔呶著咀哀求。

「是喔,妳不把我們當好姊妹嗎?」其他姊妹當然也幫口。

「不是我不想說,只是上主的奧秘不是那麼輕易展示人前的,也要看誰可以領受得到。這樣吧,姊妹們都希望做過得神喜悅、得丈夫疼的妻子,我們就以此為題目開辦查經班,由秀萌姊妹預備內容。場地方面也有勞秀萌姊妹提供吧!」


妙姨這番說辭當然是預先內定設計的。雖然說第一步是空前成功,但要如何利用神跡到達至極致,還是需要時間及心思逐步舖排。


我也借出了居住的單位作為查經班的場地。月租二萬,管理費高昂但有會所有閃閃生光大堂的私人樓。當初也想過榮升執事,團友來家訪或查經需要一個較體面的單位。現在這地方終於可大派用場了。


起步點是容易建立凝聚力及熟稔度的婦女查經班。看上去門檻不高但能鎖定參加對象。面對這群本來對信仰並不熱誠、只管從信仰權威及看上去穩當的丈夫取得安全感的無知婦孺,熱身的聚會基本上連聖經也不用,只有茶點和一些趣味性的話題;當然也會引導已婚女性吐吐苦水,說說丈夫壞話。


經過一段日子,查經班已有一定的捧場客;當然其間我們是盡量低調的。然而再低調也好,無論教會或是查經班,也會有慕「復活」之名而來的記者或好事者,經過我們暗地篩選後,也以「追求的心要純正」為由婉拒這些來客參與。


緊接開始到進深查經部分。經過我和妙姨協力舖排,已成功把妙姨塑造成姊妹心中的「屬靈偉人」,即是很虔誠,說話很有力的婦女。通過妙姨對經文的透切講解(這也是我苦讀聖經多少之功,也和妙姨排練了好幾個通宵),也提高了她們對聖經的興趣及順服程度。接下來就是將查經部分排得越來越緊密,讓查經班成為她們生活不可或缺的環節。


恆常出席的姊妹已是我家常客。還有一些閒著沒事幹的姊妹經常藉口要來坐坐,說有甚麼聖經問題要問妙姨這樣那樣。

她們都說「燃起心中屬靈的火燄」、「重拾初信時火熱的感覺」,其實我只是開始在香薰機內加少點提神及有興奮作用的香油而已。


所有都按著計劃所預想般進行。教我稍為驚訝的是,這些姊妹言談舉止都隨著年日有所改變、看上去一副賢淑端莊的樣子:說話起來總是帶著經文式的咬文嚼字、談的話題都是查經班所學的經文和應用——  進展挺順利的,這樣也可以讓她們身邊的人,尤其是她們的丈夫放心。


手不過我們還不能就此鬆懈:接下來的才是挑戰—— 要不一將功成,要不前功盡毀。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