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迷蹤 之 發跡

第3章 - 三.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中任何團體、個人、組織、宗教、學派無關,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喂,妳是…… 妙姨?」

「嗯。可現在沒多時間跟妳解釋,妳現在快來『天人合一』與我會合,我再跟妳詳談。」

「可是—— 喂﹖」還不及可是,她已經掛線了。

我嘗試再回電給她已是沒人接聽。


聽聲音估計她並不是遇上甚麼不測,但事態看來是急的。不對,重點好像是…… 她為何還仍然在生﹖

此時腦海已湧現無數按不住的想法—— 比如說明明在瞻仰遺容時有親眼目睹妙姨最後一面、而以她臨終虛弱時的聲線語氣,根本與電話另一端響亮的聲音是兩回事﹗還是有人模仿妙姨的聲音來對我下甚麼主意?

一時間腦內有太多迷團⋯⋯ 但這種對話的感覺又確是那般實在。


但比起這些,我更加在意電話一端她所說的「會合點」。

「天人合一⋯⋯天人合一﹖」我不斷喃喃自語,總覺得好像在甚麼地方聽過。

我嘗試搜尋google,得出的結果一如所料是維基百科及一堆關於環保議題的文章:


“天人合一,或稱天人合德、「天人相應」,是中國古代的一種哲學思想,儒、道、釋三家均有闡述。 其基本思想是人類的生理、倫理、政治等社會現象是自然的直接反映。” - 節錄自維基百科


嗄﹖莫非「天人合一」是妙姨起死回生的重要關鍵﹖

不,現階段要下定論也太早了吧。想來這事情太不可思議。


再往下掃望圖片結果, 照片顯示的地方好像點眼熟——


一個可以映照半身的池,池面與背景的景致同一水平,

隔岸是八仙嶺,身處吐露港⋯⋯ 我應該曾到過這地方。


就是因為這依稀若現的記憶,我決定馬上就去一趟。

憑著直覺和印象,火速截上一輛的士、說出一個大學學府的名稱、並趕上一輛校巴。


沒錯,這就是中大,香港中文大學。

啟程時未圓湖畔的湖光山色、與及一路上沿途林蔭小徑,在藍天映照下,說不出的靜謐及美。但我已無瑕賞看了,腦海裡都是妙姨的事⋯⋯ 總得先攪清楚這事情吧!


總站是在新亞書院校車站,我在這裡下車。

我還是跟著感覺走。隨走隨行就到達人稱「天人合一」的合一亭了。


有不少遊人在附近遊覽拍照⋯⋯ 卻始終沒見到妙姨的蹤影。


我四出張望,看看有沒有一些線索。


話說我懂得中大的路,也是與妙姨有關的:

小時候父母都忙於工作,妙姨總會帶我到處遊玩,偶爾會帶我來中大這片山丘玩——


尤其是這片「天人合一」,海天一色的優美景致—— 對此長大後我仍是有點印象的。

妙姨帶我來的時候總愛:「一池清水,二樹半抱。」然後帶我到池邊的樹下歇息,看著我在邊旁的梯級間跑跑跳跳。


回過神來,我就踱步走到池邊樹下的一條樓梯。這梯間的扶手旁有一個銅製的天使像—— 對了﹗小時我總會指著祂向妙姨說:「看﹗這小天使﹗」然後妙姨會向我笑笑,那時候她的笑容很溫暖,就像是媽媽對孩子般溫柔。

 


這小天使像的背面⋯⋯ 好像貼著卡紙﹗我把它拿下來看,原來是一張聖經金句卡:

「「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因為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你們中間誰有兒子求餅,反給他石頭呢?求魚,反給他蛇呢?」

下款寫著『少女』二字,此外,卡上再沒有任何筆跡。


意念一轉,少女,女少…… 難道這是﹗妙姨留下的提示﹗

我默唸著這段經文,很快便理解到這是妙姨給我的——


魚﹖蛇﹖…… 合一亭池邊,我馬上就聯想到甚麼﹕

魚是指剛才的那片「天人合一」池,而蛇則是池邊一條山嶺邊陲、不太顯眼的林蔭小徑﹗


怎麼我會有這樣的猜想﹖這大概少時與妙姨在這裡的共同回憶有關。

「秀萌,看池裡有沒有魚?」「秀萌!小心這徑內有蛇!」

明明池沒魚,徑沒蛇。從來都沒出現過。


恐怕這已是妙姨早就打算為所在地植入這「關聯字」吧。

按此套路,其餘的經文都應該是線索﹗


繞過山邊的小徑,來到方才下車的新亞書院校車站。

 

 


面前有一座三層高的建築物。頂層延伸一條通道通往到另一處被樹林遮蓋了的地方⋯⋯


我有聽說過這建築的由來。當然也是由妙姨處聽說: 這是一所透過衛星遙感技術進行探測工作的研究所。加建工程於 2005年動工,但妙姨卻說在工程之前,本來這研究所底層的,是別的比較偏門的研究科——


我見這研究所的升降機門需要刷卡啟動,像我這樣的訪客是沒權限進入的,看來亦不像是通往妙姨所屬系的研究所。於是我放棄要進去的念頭了。


接著我穿過研究所旁的一條小徑。


走過這條小徑,眼前是一座座員工宿舍,其中途經一座,是有兩大座石柱儼然樹立於門旁。


在宿舍門前有一大片草原,四周景致舒適怡人:平原上有矮草迷宮、其上有不少石製的擺設作潤飾、有一木涼亭供人乘涼⋯⋯ 不少家庭男女老幼在這裡悠閒賞樂,也有小孩子在平原上遊樂踢球⋯⋯


突然,有一個球朝我這邊襲來!

幸好那球偏了沒中我,原來是小孩玩踢球時不小心弄過來。

家長連番向我道歉,並帶走了小孩到另一邊玩。


等等!難道我錯過了其中的線索?


還有剛才那段金句中的石頭﹗

 

我下意識回轉望望有沒有錯失了線索:看到方才經過的小徑那邊,對上的山脊位置有一個仿似足球的球狀建築⋯⋯想起妙姨在這平台常說:「小心中波餅﹗」想來這也是她的暗示。


這些不成文的啞謎,是我和妙姨之間微妙的暗語。

 

            *            *            *

 

我能鎖定妙姨範圍在這球狀建築的附近了,於是決定往後搜索一下。


返回剛才途經的小徑,從這方向走發現小徑岔路有一條往上的樓梯。

 


走過由數個小段小段樓梯組成的長樓梯後,終於到達了樓梯的頂端。


我喘著回看方才走過的階梯,眺望眼前明媚的中大山色。


先深呼吸幾口氣。呼。可能走得有點急吧,

面前是由兩面鐵欄圍著的平台,鐵欄的交會點是一度鐵閘門。其上寫著『推動此門 警鐘即響』的字眼——


咦﹖ ……這門只是虛掩著﹖ 我輕輕推門進去,並沒聽到警鐘響聲。

我進內,發現還有一扇鐵門。


果然別有洞天。


這扇鐵門看上去相當堅硬,卻沒有任何匙孔。其上有顆鐵釘掛著一塊木牌,上面寫著「WWJD」四個英文字。

作為一名資深基督徒,我當然明白這是 “What will Jesus do” 的意思了,但在這的用意是甚麼呢﹖


此時我默念著餘下未解的經文:「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因為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


尋找就尋見﹖我揭起眼前的木牌,發現背面是寫了一行字:「以基督的心為心」


還有﹗我發現木牌後有個很少的十字型匙洞…… 原來匙孔是藏在木牌後面﹗


但,鑰匙是在哪裡呢﹖


以基督的心為心……  我下意識地往胸前掃掃……


難道是妙姨留給我的十字架項鍊﹗

我試試將這腥紅色的項鍊解下來當鑰匙…… 插進了﹗果然是用這個——


「叩門的,就開門﹗ 感謝主﹗」


推開這扇大門,通過這最後關口, 我終於到達妙姨所指示、那隱藏的實驗室。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