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探Toiletective

第7章 - 八字波

  「晚間新聞報道,強颱風帕卡將會喺晚上十二點十五分嘅時間喺香港以南一百公里範圍掠過,天文台亦會喺晚上十一時三十分改掛八號風球,敬請各位市民留意各大交通工具嘅狀況......」

  香港嘅颱風總係鍾意夜晚登陸,然後朝頭早離開,成個城市都好似有個隨住番工時間而開關嘅保護罩,難怪呢個豆潤咁嘅地方可以成為世界嘅金融中心。呀媽由細到大都教落打風唔好出街,一粒電芯一個月餅罐一個招牌飛埋嚟,你已經可以同條命仔講拜拜。但係喺呢個八號風球嘅深夜,似乎仍然有人唔肯安份。

  「死啦,會唔會無地鐵返屋企架?」少女自言自語咗一句。喺大風之下,的確係寸步難行,而對於一個連一百磅都無嘅女仔嚟講,仲難。

  喺暴風雨之下,簡單咁過條馬路都變成咗對意志同毅力嘅考驗,就算你開遮擋雨,下一秒就會比強風吹反,顧得到個髮型,你睇唔到車,睇到車,你個身就會全部濕曬。喺大雨之下,人嘅曲線往往係無所遁形嘅,黑夜好似隱藏住無數咁多對憂鬱嘅眼晴,將每個仲喺街上嘅途人由頭到腳咁視姦。響呢一刻,距離尾班車時間就只係得番十分鐘。

  「老闆唔比我收工要我點埋啲貨,我都唔想架嘛,呢家衝過去地鐵站上到車先算。」一個睇落得二十歲嘅女仔,用左手擔住把遮,右手用WHATSAPP個錄音講咗呢段說話,係咪錄比男友架呢?但佢無諗過呢個可能係呢部電話嘅最後一個訊息。

  「SHIT,又無電!」三星電話再次出現咗SAMSUNG嘅歡迎LOGO,宣佈陣亡。

  喺無咗電話嘅光源之下,原本已經好黑嘅黑夜變得更黑,只有僅餘嘅街燈映照住被黑暗反噬嘅街道。少女用手捉實個電話,一心一意行緊過去轉彎就到嘅地鐵站。天雨路滑,無出到咩意外,可以成功番到屋企沖個熱水涼,就係少女今日最大嘅勝利。

  「小姐,可唔可以借個火嚟?」有人轉角遇到愛,而少女竟然喺轉角度遇到一個陌生人向自己借打火機。

  「仲有五分鐘,幫到人就幫啦。」少女心諗。同是風球淪落人,佢決定做一次好人。

  「等等。」少女喺凌亂不堪嘅手袋入面,越過一盒粉底兩包眉筆三支唇膏同四對假眼睫毛,終於搵到個美國製嘅ZIPPO打火機,但忽然間一陣惶恐不安嘅感覺,好似平時想嘔咁湧咗上個腦度。


  「邊有人喺打風果陣借火架?」少女喺眉心度標咗一滴冷汗。

  「嗱,貴嘢嚟架,唔好整爛。」少女向中年漢伸出友誼之手,但唔知係凍定係驚,少女隻手好似震到柏金遜症咁。

  「多謝你,我永遠都會記得你幫過我。」中年漢答。

  正當中年漢伸手去拎個火機之際,佢突然以極快嘅速度搶走咗少女手上部電話,然後向地鐵站相反嘅方向喪跑,原來佢係一個處心積慮嘅賊仔。

  距離尾班車仲有三分鐘,少女諗都無諗,就用盡九牛二虎之力去追個賊仔。雖然遲咗起步,但總算仲見到個中年男人嘅車尾燈。

  可能係平時成日落開樓下打卡跑步嘅關係,少女嘅速度一啲都無輸蝕比果個身材睇落好FIT嘅中年漢,而且距離逐步收窄。但始終風大雨大,視野模糊,少女始終搵唔到個機會搶番自己部手機,但係佢知道佢唔可以放棄,因為佢唔可以無咗手機入面嘅閃卡。

  呢場追逐戰足足維持咗兩三條街,雖然喺途中都仲撞到幾個路人,但佢哋都因為八號風球無車番屋企嘅關係,面對住少女「賊啊賊啊」嘅求救,竟然頭也不回,甚至加快腳步扮聽唔到急急腳走人。香港喺呢一刻就好似變咗個叫天不應,叫地不聞嘅死城,要拎返部手機,要拎返啲閃卡,始終都係要靠自己。少女跑啊跑,雖然著得非常密實,外面一件ADIDAS風褸,入面仲有件ADIDAS TEE,配合埋ADIDAS嘅運動長褲,唔知仲以為佢係劉心悠拍緊運動廣告,只不過佢同心悠BB唔同嘅,係佢果對好激盪人心嘅八字波。

 

  四通八達嘅街道,可以喺方便市民嘅設計,亦可以係走唔番出去嘅迷宮,喺街角度轉一轉彎,你想要追嘅人已經可以係永遠消失,想追到,就唯有加快更大嘅腳步。少女甚至唔介意去櫃員機拎啲錢去救濟下呢個賊仔。中年男人愈跑愈遠,甚至慢慢開始離開市區範圍。眼前就係轉彎就到嘅天橋底,而果個地方就係死路一條,除非個男人玩到咁大,跑埋上去高速公路。

  「追到天腳底我都要追到你!」少女大叫咗一聲,呢句說話係對自己嘅激勵,而同時係對中年男人嘅警告,因為少女知道自己勝利在望。

  急步衝到去天橋底,個中年男人好似突然間喺空氣之中消失咗咁樣,現場只有被大風吹起造成嘅垃圾漩渦,喺地下上面拾荒者一舊舊紮好嘅紙皮,一個大型嘅綠色垃圾桶,同埋自己濁重嘅呼吸聲。唔通個中年男人識瞬間轉移?

  少女心急如焚,好似搵老公咁周圍望吓個男人係邊,因為佢知道自己一旦唔見咗部手機,咁佢就真係會搵唔到老公。但環顧四周,都係搵唔到,佢唯有默默咁去接受自己將要守寡一世嘅命運。

  「你肯出嚟拎番部電話比我,我就比番一皮嘢你做報酬,好過去搶吖!」少女開出呢個最後嘅盤口,但通諜並無奏效,佢只係聽到自己嘅回音喺呢個幽閉嘅空間入面迴盪。

  擰轉身準備番歸,呢場鬧劇都係時候要結束,怪就怪自己枉作好心。一襲黑影突然間從垃圾桶入面撲咗出嚟,原來係中年男人特登引少女嚟到呢個地方,甚至個大垃圾桶都係一隻預先擺好嘅棋子,一切都係個精心設計嘅騙局。

  狂雷暴雨亦要擁抱好嗎?如是者,中年漢就係咁緊緊擁抱住已經嚇到暈咗嘅少女,兩個人嘅身體隨住風聲而擺動,魔鬼陰謀嘅齒輪好似又行前咗一步……

  「特別新聞報道,沙宣道對出天橋發生兇殺案,據警方資訊,死者被先姦後殺,更被完整切去整對乳房,手法兇殘,係短時間內香港發生嘅第二單姦殺案,警方呼籲……」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