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探Toiletective

第46章 - 後記:有關《廁探》的創作意念,希望創造館編輯可以認真看一下

  《廁探》是一個表面很荒誕,但內裡極其認真的故事,故事最深層的主題只有一個—「對抗中港融合」。

  故事的第一層含義,是男主角陳俊傑遇上連環姦殺案,誤打誤撞揭露了變態殺人狂惡行的故事,我收到讀者的回應大多是調子輕鬆,故事離奇等等,而其實這只是小說故事的第一個層次。第二個層次則是平民vs專業之辯,我們不難發現故事裡所謂的專業人士,或知識份子,一直都在做著一些不對或有違道德的行為,例如記者為求製造話題,會詢問警方白痴及對死者有侮辱性的問題;警察為求破案,會將無辜人士「砌生豬肉」999本是求救,最後卻成了666的魔鬼地獄;更顯而易見的則是鍾華及其女兒小林,有著醫生專業的資格,是公開試尖子,背後卻進行著一些極其變態的勾當及研究。於此,小林的角色是經過精心設計的,由她的第一個對白開始,去到她的最後一句對白叫爸爸一起去尋死,全部對白都是反話,象徵了香港精英階層的偽善與投機。

  故事的第二個層次係希望破除社會上對「專業」無窮的膜拜,警察一定是正義?記者一定是求真?醫生一定是仁心仁術的嗎?不是,反而《廁探》裡就有很多「仗義每多屠狗輩」的事情發生。就例如故事中「三劍俠」的設定,阿傑、阿俊及阿豪的工作都是和生殖器官有密切的關係,這些工作大多被人認定係低俗,所以從事這些行業的人也是低俗的,被人看不起。但在故事中我們發現,他們三個各自也有自己優勝之處,甚至最後憑藉這些優勝之處,他們戰勝了邪惡的醫生二人組。就例如阿俊是個生意人,他做事圓滑思考周詳,他的一萬元就救了阿傑一命;阿豪雖然粗曠,但講義氣,人際關係也強,也在最後救了阿傑;阿傑愛發白日夢,培養出想像力強的特質,也憑其「專業」技能的幫助,成功走近大魔頭鍾華。洗廁所的人破了大案,精明的醫生伏誅,小人物都有出頭天,「行行出狀元」,這些套路甚有「周星馳」的風格。而故事也不刻意將角色面譜化,所有人物對情慾的態度都是坦然的,不論你是何許人,性也是很多人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強姦」,《廁探》中一個極其重要的元素是「強姦」,由小林協助自己爸爸鍾華強姦香港的婦女,然後砌成了一個「人」。強姦固然是物理性的陽物侵入,但當中隱喻就包括了精神強姦、林林總總的「霸王硬上弓」,迫你含等等。鍾華的名字是故意安排的,意指當然是一個國家的名稱。那一個國家強姦地方的人,又是一個怎樣的象徵?這種強姦是無孔不入的,不論你是什麼年紀,什麼職業,有什麼興趣或技能,都逃離不過「被強姦」的命運。那為什麼「強姦」是這麼容易?鍾華有小林的幫助,國家也有女兒幫助,國家的女兒又是誰呢?究竟是什麼人一直在幫助國家強姦「本是同根生」的香港人?小林是醫生界的天之嬌女,是專業人士,有學識有地位有權力,但最後偏偏為了一己的私欲,出賣了香港人的利益,為何他們不發財立品,真正為香港的未來出一分力呢?

  而姦殺案的背後,其實蘊藏著一個更驚天的魔鬼陰謀,鍾華及小林利用舊香港人的屍體,希望去砌成一個新的小林,一個新的香港人。這又豈不是在隱喻國家有關「中港融合」的殖民政策?每天大量大陸人以單程證來港獲得居留權,取締舊的香港人。而面對鍾華與小林的陰謀,即使主角陳俊傑在最後看清了一切,卻無能為力,因為若然你敢於反抗,在寂靜無人的南丫島裡,一定會是死路一條,誠如現今香港人反抗政權的下場。甚至,阿傑在故事的結尾裡得到了始料不及的賞識,如果你是主角,你會選擇頑抗,還是加入成為既得利益者?

  在故事的最後,我為「對抗中港融合」這個命題上表達了自己的一些願景。沒錯,在絕大部份的時候我們也是無能為力,但社會又有否變天的可能?於是我安排了「新造的人」投奔怒海,雖然抵抗不住源源不絕的殖民的政策,但獨立的思想是不怕子彈的,若果新香港人知道自己的出現是源於踏著舊香港人的屍體的話,他們亦可能會加入反抗的陣營裡,到時社會便有救。亂倫關係不容於世,鍾華對妻子及女兒傻傻分不清楚,女兒雖然是自己所出,但理應獨立自主,強行控制結果愈做愈錯,其象徵意義也盡在不言中。

  而除了故事的隱喻的本身,我在寫這個作品時,在情節上也刻意加入了不少與香港電影的對讀,例如章節「英雄本色」,細粒佬厭棄哥哥阿俊賣性玩具,將一切壞事怪責家人,其實與電影《英雄本色》甚有關連,電影中狄龍大哥就被弟弟張國榮誤解,覺得黑白兩道水火不容,但最後亦冰釋前嫌;又例如章節《三更》,當然與電影《三更之回家》有關,電影中黎明以中藥藥療希望救活死去的妻子,故事中鍾華也以類似形式希望令妻子復活,有異曲同工之妙;甚至故事真正的最後,阿傑看到白石女優,這純乎是向《上海灘賭聖》中,星仔看到綺夢然後飛奔的致敬;總而言之,《廁探》裡有大量香港電影文化的彩蛋與本土文化的符號,在八號風球裡割走「八字波」,既可獨立成章,但如果合而觀之又可增加趣味。

  我不知道各位讀者在看這個故事的時候,有否將情節聯想到上述的隱喻,而我一直也有猶豫應否將這些隱喻一口氣全部寫出來,因為這樣會將故事的解讀空間大大收窄。但這些日子來我聽過了不少朋友的意見,幾乎很少朋友知道這是一個「政治寓言」,但其實寫政治才是我決定寫這部小說的最大目的,所以必須撰此文作導讀。再者故事也沒有太多的讀者,倒不如以一個較清晰的圖像去解構這個故事,一切象徵在動筆的時候已經諗好,可能我能力有限,但的確是我嘔心瀝血之作,最後成功與否,我決定不來。

  請不要誤會《廁探》是一個純胡鬧的創作,文字表面上以廣東話入文,輕鬆的調子書寫,但內裡鋪排有深意;就如情節表面上荒誕無稽,但內裡卻是一個有關負隅頑抗的悲壯故事。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