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探Toiletective

第42章 - 兇手道

  「你綁住我做咩?我求你殺咗我,我要去落去見小林!我求你…」我比鍾華狠狠咁綁咗喺一張木凳上面,面對住小林奄奄一息嘅屍體,而鍾華就企咗喺我同小林嘅中間。。

  「如果你願意同我合作,小林就會永遠屬於你。」鍾華話。

  「你呃人!你睇吓你將小林搞到變成點!佢已經無咗呼吸!」我嘅目光離唔開死咗嘅小林,佢臉如死灰,比一大個黑色垃圾膠袋笠住,只係露咗個頭出嚟。

  「點解一直以嚟你都係講極都唔聽?又或者係因為咁,你今日先可以行到嚟呢一步,成功嘅一步。」

  然後,鍾華由面向住我到無啦啦轉咗身,將小林身上嘅黑色膠袋一嘢撕爛咗,我唔敢相信眼前睇到嘅事實,一切嘅謎底都已經完全解開,原來呢個就係最後嘅魔鬼陰謀。

  喺黑色大垃圾膠袋掩蓋下嘅肉身,原來無一個部位係屬於小林,雖然身型同佢相當類似,但所有身體嘅部件都有一啲睇落造工精細,但仍然有啲起眼嘅接駁位,左手仲有一撻幾明顯嘅濕疹。

  「唔通……」啱啱比人扑濕完嘅我好似諗到啲嘢,但又講唔出口。

  「唔洗估喇,係一直以嚟咁多位死者身上唔同嘅地方。」我終於記得果撻濕疹係同鍾華第一次相遇果陣,個師奶右手上面最大嘅特徵。眼球、胸、軀幹、左右手、頭髮、腦,就同我之前嘅推理一樣,鍾華真係變態到想砌個人出嚟,而小林就係佢個人型公仔嘅最後一塊拼圖。但係,我一直忍唔住係咁望「小林」嘅下身,因為佢係我呢世都信守唔到嘅承諾。

  「仲掛住路小雨?醫生同果隻雞揀,你唔會唔識揀啩?」鍾華話。

  「你究竟講緊乜嘢!小林個頭已經比你完整咁劈咗落嚟,砌咗去你個公仔度!」

  「所有嘢都睇表面果浸,就碌柒啦!」鍾華好似嘲笑緊我嘅無知。

  「我求你殺咗我,咁樣我就可以同小林喺埋一齊。」我嘗試用力去咬自己條脷,有啲血絲已經喺我咀邊滲出,睇嚟我勝利在望。

  「咪住!」鍾華衝咗埋去我嘅身邊夾硬打開我個口,唔比我再做傻事。

  突間喺一秒之間,風聲停咗,海浪聲好似被自動靜音,沙灘入面靜係得我同鍾華糾纏嘅呼叫聲,成個世界就好似凝止咗一樣,暴風雨嘅前夕都係唔尋常嘅平靜。

  「果個唔係我嚟。」係我背後傳嚟咗一把女聲,而果把女聲係小林嘅聲音。

  一個好似小林嘅女仔慢慢咁由草叢入面行咗出嚟,每一步都從容冷靜,佢完全唔似得尋晚喺電話入面果個驚慌嘅狀況,每一步都儀態萬千。

  「究竟…究竟發生咩事?」我已經完全唔知個故事情節到去邊,個發展仲離奇過二十四個比利,唔通佢係小林嘅孖生姊妹?

  「佢係我媽媽,我真係真正嘅小林。」小林話。

  「你媽媽?佢唔係喺你中四果陣就已經死咗啦咩?」小林媽媽嘅死,距離今日已經有差唔多十年嘅時間。

  「我哋用醫學冰凍技術,將佢個頭保留到二零一五年,好多有錢佬死咗之後都會將自己嘅身體擺入雪櫃。」小林繼續解釋。

  「我哋?你同個變態佬究竟係咩關係?你快啲返番嚟我嘅身邊。」

  「佢係我爸爸,港大醫學院教授,鍾華。」我一直都無見過小林個老豆,亦無為意到鍾華同小林係同姓,而就算係同姓,都無可能聯想到佢哋係兩父女。

  「你哋究竟做緊乜嘢!點解要殺咁多人!」我恍然大悟,原來一連串嘅姦殺案就係呢對醫生父女嘅所為,我一直想保護嘅人,原來就係呢單案嘅罪魁禍首。

  「因為,佢發現咗我同我爸爸嘅關係。」小林話

  「乜嘢關係啊?你同佢咪就係父女關係囉!」我追問。

  「媽媽發現我哋果陣,我同爸爸係喺張床上面……」

  原來一直以嚟小林都無拍拖唔係因為無人要,而係因為佢一早已經搵到佢鍾意嘅人,果個仲要係佢老豆,睇AV就睇得多,原來現實上都會有呢種不為社會接受嘅亂倫關係。

  「個女係你同你老婆嘅結晶品,你點可能搞得落手!」我怒目望向鍾華,企咗上前所未有嘅道德高地。

  「就係因為佢係我哋兩個嘅出品,所以我先咁鍾意佢,甚至鍾意多過我個老婆。」鍾華終於忍唔住出聲。

  「即係點呀!」

  「我好鍾意我老婆,所以先會同佢結婚,但同時我亦好鍾意我自己,你話我又點可能會唔鍾意小林呢?」

  「不如你再講白啲?」

  「小林既生得好似我老婆,亦遺傳咗我嘅一啲嘢,就好似我哋都鍾意打羽毛球,我哋都鍾意飲咖啡,而佢都好似我老婆咁,鍾意我。」

  從來我哋聽到「亂倫」兩個字都會直接同「變態」勾上咗關係,一直都唔理解點解佢哋會做出啲咁嘔心嘅事,但聽完佢哋咁樣講,一個老豆會愛上佢個女係一件好正常嘅事,更何況佢哋朝夕相對,一樣都係咁叻,仲有咁多共同嘅興趣……

  「所以你就殺咗你老母?但點解你要將佢個頭保留到今時今日?」

  「只係錯手,一切都係意外,媽咪拎咗把刀出嚟話要殺死我哋。而自從件事發生咗之後,我就不斷努力讀書,甚至連我哋頭兩個殺嘅人,都係一場意外。」小林話

  「我哋成班同學都覺得你成個人變曬,突然發奮考會考。唔通係你對死咗媽媽嘅補償?」

  「唔係,其實係我一定要做到一個出色嘅外科醫生。」

  「當年BIO劏老鼠都驚到喊嘅你,我真係想像唔到你今日會係一個醫生。」

  「因為我要將啲手手腳腳駁埋一齊,而呢樣嘢要做得好,係需要專業嘅外科醫學知識。」

  「但……點解你哋要咁做?」

  「係我嘅主意。」鍾華話。

  「因為我哋兩個始終都要有完嘅一日,社會根本唔會接受到我哋呢種關係。」

  「從你哋應該從錯手殺咗鍾太果一刻就去自首,到今時今日就只係一錯再錯!」

  「你都無讀過書,點會明我哋做緊乜嘢。」鍾華話。

  「你搵街邊個呀婆問下都會知道,感情唔係用身體去維繫嘅,而係你哋嘅經歷,而係你哋相處嘅時候產生嘅化學作用,人與人之間需要嘅係活生生嘅交流,比你哋咁辛苦砌咗嚿嘢出嚟咁又點,到底明唔明啊!」從來都無拍過拖嘅我,唔知點解可以發表到呢一番偉論。

  「你知道嘅嘢實在太少,今晚一切嘅事都會劃上一個完美嘅句號。」鍾華留低咗呢句說話,然後仰天長笑。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