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探Toiletective

第40章 - 激戰

  鍾華身型大大隻隻,雖然唔算好高得米七左右,但目測就有超過一百八十磅,斜方肌、三角肌、二頭肌、三頭肌、胸肌同背肌都操到好fit,比人感覺好橫好科。對比我呢個秤埋未必夠一百三十磅嘅瘦仔,如果講打拳,佢係重量級,我就係羽量級,根本唔應該喺同一個擂台上面比併。但話口未完,連鐘聲都未敲響,佢已經一拳揮咗埋嚟。

  「左右閃!」無學過打拳但睇過好多動作片嘅我,腦入面竟然浮起咗呢句喺《少年呀虎》入面型棍嘅對白,我一個本能咁向左閃身,就避開咗鍾華二百磅嘅左勾拳,成功令佢向空氣出拳消耗體力。原來身型大嚿都有身份大嚿嘅唔好處,我無比佢打到唔係因為我閃得快,而係因為佢出拳出得實在太慢!

  「唔好比自己埋繩角啊!」一個瘦弱身型嘅人同一個大隻佬打交,最緊要嘅靈活運用成個格鬥嘅空間,因為你輸嘅力量,但贏嘅係靈活性同速度。雖然喺條街度並無繩角,但一定要注意成個場區嘅地理環境,一旦你比對手龐大嘅身軀包圍住,迫咗去一個死胡同入面,咁你就要捱好多吓膝撞同批肘,甚至即刻要舉底褲當白旗認輸。

  「唔好同佢駁拳,試吓入佢中路。」葉問師傅教咗我哋一個道理,就係幾大隻嘅人都會有佢嘅弱點。如果你嘅對手慣咗用左右勾拳作為攻擊手段,咁中路就會係佢嘅弱點,只要同佢盡量減低身體距離痴實佢,咁佢就會發唔到力,到時你就會有機會攻擊到佢嘅脆弱部位。

  「一個拳手,一定要建立屬於自己嘅節奏。能夠令對方跌入你嘅節奏,佢就會被逼跟住你走。能夠打出屬於你自己嘅節奏,就係一個好拳手。」鍾華好似入咗拳手mode咁,明明個地下係石屎地而唔係平時擂台果啲軟墊,但佢都喺度跳下跳下。佢明顯係一個接受過專業拳擊訓練嘅拳手,見佢un下un下,搞到我都忍唔住跟住跟一齊跳,我估我已經跌入咗佢嘅節奏,下一個組合拳佢就可以將我打到hihi,然後,就已經再無然後。

  「我呢廿幾年乜都無做過呀,我唔想到熄燈個陣,我連一件值得記得嘅事都無啊!」呢廿幾年嚟,我人生入面最大嘅成就係識到小林呢個咁靚女嘅醫生,如果我可以將我面前嘅鍾華打低,咁樣我就可以有第二個成就—捉到一個作惡多端嘅殺人犯。但,我又可以點做?鍾華果個沙煲咁大嘅拳頭已經衝到埋去我嘅面前,距離我個鼻唔夠10CM嘅距離。

  「唔好開槍呀!」我大叫咗一聲,然後將雙手舉高,十隻手指一齊叉咗上天,鍾華嘅拳頭亦凝結咗喺半空中,因為佢知道一旦打落去,就有機會比警察嘅左輪手槍射死。

  鍾華將佢個頭稍微擰轉望去佢嘅後面,亦即係我嘅前面,喺迅雷不及掩耳之間……

  「啊!」鍾華慘叫一聲,然後失控咁瞓低咗喺個石屎地上面。

  「以其人之道還自其人之身,今日受死果個人,係你!」我吸收咗上次喺後巷比鍾華走甩咗嘅經驗,求其鳩UP咗句嘢分散佢嘅注意力,然後一腳踢咗落去佢男人最痛嘅地方,邊個話打爛仔交一定要講規矩,勝者為王就係不變嘅真理。

  我襯佢喺地下典緊嘅時候踩多佢細佬幾腳,等佢再無任何還擊之力,我知道我勝利嘅時刻終於嚟咗,原來一個預科都升唔到,洗廁所嘅屎坑佬只要堅持住唔放棄,係可以鬥贏讀咁多書嘅大學教授。

  「嚟,跟我去差館,洗定八月十五搬入赤柱啦!」我同鍾華講。

  「你…以為我會咁傻跟你走咩?」鍾華去到衰咗嘅時候都仲係咁口硬。

  「你憑咩呀?」我望住佢痛到抽筋嘅表情倒轉頭串番佢一句。

  「你好似有約咗個朋友今晚睇戲喎。」鍾華嘅表情由痛苦轉為喺度陰陰咀笑,仲拎咗部手機出嚟唔知做緊咩。

  「你…你唔好亂嚟!」時間只係八點半,我即刻打咗個電話比小林,結果打咗三次都係未能接通。

  「你估我會無兩手準備咩?快啲扶我起身,幫我截架的士,我就話比你聽點樣救佢!」情況一下子一百八十度逆轉,我竟然要好屈辱咁送走呢個已經殺咗七個女人嘅殺人犯,但我絕對唔可以比小林出事,無咗佢,我嘅人生就會咩都無曬。

  「等我電話!記得唔好報警啊!」鍾華臨上的士前同我講咗呢句說話。

  如果小林已經遇害,咁鍾華就無必要再比電話我;而如果小林無事,我又究竟憑咩去救佢?我帶住呢個不解嘅疑問番咗屋企,個主導權已經完完全全咁去番鍾華嘅手上。

  「Hey,I want to play a game。」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