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探Toiletective

第4章 - 成龍

 

  「BI BU BI BU BI BU BI BU……」紅藍色嘅閃光喺廁所門外不停虛晃,我完全無覺得驚,反而有啲興奮,諗緊呢個山旮旯嘅地方究竟發生咗咩事,要驚動到警車同救護車到場。


  公廁門外原來已經聚集咗好多記者,佢地每個人都帶咗自己嘅咪,而咪上面有佢地廣播或者新聞公司嘅LOGO。大家都想將第一手罪案消息UPLOAD上網搶HIT RATE,因為喺網絡世界,你輸一秒就會輸咗成個世界。記者們應該係等緊警察嘅出現,好似拍警匪片咁喺幾十支咪面前交代案情嘅情況。睇警訊就睇得多,但有案件喺我附近發生,反而就係第一次。

 

  唔洗兩分鐘,一個頸上掛住白恤衫委任證嘅便裝警察,帶埋四五個下屬,昂首闊步咁行咗入去臨時嘅「扑咪」區域。個大SIR稍微反番好啲佢件黑色POLO SHIRT衫領,由左至右,右至中間嘅形式,用微笑環顧所有記者,雙手稍微垂低,拗番後個膊頭,然後以「黑堪」嘅聲音清一清個喉嚨,以身體語言話比大家聽,佢準備開始發言。


  「大家準備好未?大家準備好未?」呀SIR問,記者紛紛點頭示意,鎂光閃燈不絕,大家連抖大啖啲氣都唔敢,好似準備緊迎接一個驚人嘅消息。

  「各位早晨,首先自我介紹一下,我係西區警署刑事總督察陳家駒,係今次案件嘅負責人。有關於今日朝頭早大約五點幾發生嘅姦殺案件,受害女士姓吳,十九歲,佢係香港大學嘅學生,已經當場被救護員證實死亡。」

 

  「姦殺案!?」原來喺我尋晚放咗工嘅時候,竟然發生咗咁得人驚嘅事。


  「警方接報有晨運客發現吳姓女士衣衫不整咁倒臥喺草叢入面,到場經過初步調查之後,發現受害人有被強暴過嘅痕跡,下體亦有撕裂出血情況,而頭髮有被人亂剪嘅嫌疑,但案件初步估計無財物損失,吳女士嘅銀包仲有超過二千蚊嘅現金同幾張信用卡。」

  「要人唔要錢?搞嘢洗唔洗殺埋人啊?」我暗忖。

  「根據初步觀察,死者無表面傷痕,估計係因為被強姦而誘發隱性心臟病致死嘅,更多嘅詳情唔方便透露,有待詳細觀察同埋化驗結果,暫時將案件列作強姦同謀殺案處理,希望各位傳媒朋友可以報導今次嘅案件,呼籲有機會目擊案件嘅市民向警方提供任何相關線索。唔知大家仲有無咩特別問題呢?」

  我唔知可以用咩去形容呢一刻嘅心情,雖然人係終須一死,但死有輕如鴻毛,亦有重於泰山,我第一次覺得原來死亡可以距離自己咁近。我好同情個學生妹,辛辛苦苦考到入香港大學,但竟然比佢遇到一件咁慘嘅事,比人姦完無咗貞操不特止,仲要無埋條命,細至父母家人朋友,大至成個社會,都係一個莫大嘅損失。有時我會諗,點解死嘅唔係我呢個呀伯口中所講嘅「廢青」呢?

  「點解咁殘忍嘅殺人案可以明張目膽咁喺大街大巷發生?」有一位記者問。

   「係咪反映咗警力係子烏虛有呢?有無人需要問責?」另一位追問。

  「抑或警方覺得市民嘅安全都只係雞毛鴨蒜?」記者似乎唔想比警察抖氣。

  「有無警察需要為事件而進行紀律處分?相關咇份嘅警員係咪偷懶?佢地係咪當夜更果時瞓覺?」記者繼續。


  「你作為成個警署嘅副指揮官,你認為自己有無責任?需唔需要引咎辭職?」質問此起彼落,亦愈嚟愈離譜。

  「停!我可以答得未?」霸氣外露嘅大SIR大力喝咗一聲。

  「我……我好想同各位伙記講,你哋無做錯到!I will now recap in English, they don’t do wrong!而我都無做錯到,如果再有任何疑問,可以透過EMAIL向警民關係組查詢,唔該曬大家。」大SIR回應。


  然後,大SIR就連同果幾個跟班雞咁腳上咗架細嘅巡邏警車離開。

  「屌~」,成班記者異口同聲一齊噓爆果幾個警察。又話比人問問題,到人哋真係問問題果陣,又喺度亂答一通或者答官腔,係咪學堂有教所有警察耍太極防身架呢?

 

  「試問有幾多警力都好,又點可能確保每一個地方都有警察睇住呢?」

 

  「我作為警署副指揮官,願意為撲滅罪案負上責任,所以我會聯同我嘅團隊盡力緝拿兇徒歸案,以保護市民嘅生命財產為最大依歸。」

  「香港警察一定會竭盡所能令香港繼續成為世界上最安全同穩定嘅社會!」

  喺呢一刻,我其實好想可以代表香港警務處出嚟向記者解釋一切一切嘅弱智問題。只可惜,我只係一個連聲都唔敢出多粒嘅廁所管理員。曾幾何時,我都想做一個差人……但,你哋又有無見過毒撚可以做到警察吖?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