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探Toiletective

第31章 - 傷信

  沖水通渠,通渠沖水,每日營營役役嘅生活已經令我好唔耐煩,加上小林一直遲遲都比唔到查果個變態佬嘅回覆我,搞到我煩上加煩。

  「搵唔搵到個變態佬嘅資料?」呢個係我呢個禮拜以嚟SEND比小林嘅第二十三個WHATSAPP,不過小林實在太忙,靜係可以喺每日嘅夜晚度覆我,但每日嘅答案都係「仲搵緊,交比我。」

  全香港喺醫院工作嘅人有咁多,的確唔可以一時三刻搵到我哋想搵嘅人,但每等一日,就會過咗一千四百分鐘,就愈有可能有更多嘅人遇害。

  自從上次喺廣華同呀俊呀豪一別之後,已經同佢兩隻死嘢無見過面,實在唔知佢哋究竟查唔查到碧珈單案嘅線索,所以我決定六點放工番到屋企之後,打比佢哋交流吓情報。

  「喂呀豪,近排有無索到單嘢嘅料啊?」

  「索K就有!我已經發散曬班兄弟睇實啲雞竇,如果附近有咩風吹草動,我實做到嘢!」喺個電話入面,呀豪仍然霸氣盡露,不愧為大佬。

  「咁有特別嘢記住馬上CALL我,唔該曬大佬。」

  「講呢啲!」

  話咁快已經番到嚟西環邨呢個屋企,呀豪都係呢度嘅居民,大大話話都一齊喺度住咗廿幾年,好話唔好聽第日如果睇AV睇到盲咗,我都可以喺條邨入面行動自如,而邨入面嘅保安亦同我好熟,得閒就R水吹,佢哋話好少見有後生仔會咁得閒,可以成日見佢哋打牙較。

  「喂呀傑,乜今日咁早呀!」我今日唔想理個保安姐姐,只係微微點咗吓頭,我只係想快啲番上屋企打埋比呀俊攞料。

  「唔好走住呀,愈嗌你愈走架!」佢似乎唔肯放過我。

  「咩事?我趕時間呀!」

  「你有信呀!」今個月已經收咗銀行單同電話費單嘅我,諗唔明點解仲會收到其他信。

  一打開封信,發現入面咩紙都無,但係有一隻非常之浮誇嘅蝴蝶型銀色戒指,但信封上面無寫到地址,好明顯係有人故意擺落我信箱。

  「唔洗望喇,係頭先有個好瘦嘅男人擺入你信箱架!」保安姐姐話。

  望住呢隻戒指,我對佢完全無印象,唔通係個男人入錯信箱以為我係佢條女?不過點都好,隻戒指款式幾靚,應該值唔少錢,我點都有賺。於是,我就決定唔番屋企而去搵小雨,同佢親熱咗咁多次,我都無比過錢或者幫到佢啲乜,相信呢件首飾就係一份唔錯嘅禮物。

  上到佢架埗,例牌翻雲覆雨,帶有愛嘅性係與別不同嘅,雙方都希望件事可以維持一定嘅時間,而唔係愈快愈好,甚至靜係摟作一團,已夠滿足。我唔知我同小雨目前究竟係一種點嘅關係,唔知呢種關係可以維持幾耐,我甚至喺搞佢嘅時候有幻想過佢係小林,想佢cosplay外科醫生,但我靜係知道我唔想呢段關係會有結束嘅一日。

  完事過後我一反常態,唔係攬住佢瞓到聽朝或者趕番屋企,而係喺我個褲袋度拎咗頭先信箱果粒戒指出嚟。

  「送比你架。」小雨睇到我手上拎住咗隻閃閃發光嘅戒指。

  喺一秒之間,小雨嘅兩隻眼好似開咗水喉咁,眼淚不斷由眼眶流落佢搞完嘢之後微醺嘅面珠墩度,可能佢呢世人都無男人送過嘢比佢,除咗一篤又一篤嘅精液之外。

  「唔洗咁開心,唔貴架,我幫你試吓啱唔啱戴吖。」我好溫柔咁拎起咗佢右手嘅無名指,平時只有佢幫我戴,今次終於到我幫番佢戴。

  點知小雨變得更激動,唔止眼水,仲流埋鼻涕,我完全無估到一份咁樣嘅禮物可以引起小雨咁大嘅反應,睇嚟佢真係好鍾意我。

  「er…你唔好誤會,我唔係諗住求婚,只係咁啱見到,所以…」聰明如我,當然唔會講見到啲咩,係語言偽術上永遠立於不敗之地。

  「碧芯…禾好掛住奶。」小雨喊住咁講。

  「碧芯?你唔係見到啲咩嘢吓話?」講到呢句說話嘅時候,我係坐咗喺碧珈張床上面嘅,明明無開窗,但個背脊都寒咗一寒。

  「係…係佢隻劫婚戒指。」小雨話。

  原來個好瘦嘅男人並無入錯信箱,佢係要將碧芯隻結婚戒指交比我。

  「嗚…點解奶會送佢隻戒指比禾?係咪佢未死?佢喺邊度?奶話禾知吖!」

  「啊!點解佢會知道我識你架?」我自言自語爆咗呢句說話。

  「究竟發生咗咩樹?」小雨話。個變態佬知道咗我同小雨嘅關係,但呢樣嘢係連呀俊同呀豪呢啲老死都唔會知道嘅事。

  「睇嚟個變態佬比我哋想像中仲要知道得多,比我哋想像中仲要利害。」

  於是,我將戒指果單咁尷尬嘅事話曬比小雨聽,因為呢件事已經唔再重要,重點係解決戒指遺留落嚟嘅疑團。

  「但佢比隻戒指我究竟想做咩?」我問。

  「係依個警告。」小雨話。

  「我又無穿又無爛,咩嘢警告?」我話。

  「證明個變態佬好清楚奶住邊個單位,幾樓幾室。親手擺隻戒指入送箱,係確保件事無任何嘅閃失,佢係一個做事巧謹慎嘅人。」小林雖然係一個大陸落嚟嘅女人,但要分析推理起上嚟,又真係頭頭是道。

  「好瘦嘅男人…可能係佢嘅共犯,或者佢只係請咗個人幫佢做呢樣嘢。」我話。

  「個變態佬係警告緊奶唔好再插手,因為奶唔知道佢仲知啲咩,或者佢會唔會對奶不利。」小雨話。

  「但佢殺咗碧芯,我一定唔可以咁易收手,更何況佢想殺我都無咁易,一直以嚟我都有做好準備,操fit自己嘅身體,只係因為上次同碧芯…」與其話為咗碧珈,我不如話係等自己嘅良心好過啲,或者唔想有一日比警察拉入赤柱。

  「無論奶嘅決定係點樣,禾都會支持奶。」你話人生之中遇到一個咁樣無條件支持你嘅女人,夫復何求呢。

  「怪你過份美麗,如毒蛇狠狠箍緊彼此關係…」電話又響,一睇又係小林。

  「你睇WHATSAPP吖,我搵勻成個醫管局資料庫都無個變態佬個樣,佢應該唔係醫院嘅職員,但係我今日收到一封好厚嘅信,唔會再參與呢件事喇。」然後小林就CUT咗線。

  打開WHATSAPP,原來十五分鐘之前小林SEND咗幾十幅相比我,全部相都係佢自己嚟,有飲緊STARBUCKS嘅,有篤緊魚蛋,有喺瑪麗醫院嘅,有番到屋企樓下嘅,但全部都唔望鏡頭,仲有張相用MARKER寫住「收手唔好迫我」。

  「係鳩拍。」小雨話。

  「難怪小林話唔再玩落去,原來佢收到一堆偷拍嘅恐嚇,唔止係我,連搭單幫手查資料嘅小林都比人監視緊。」我話。

  「咁禾哋應該典做?」

  「我都唔知,但連醫院條線索都無埋,一定要搵果個好瘦嘅男人出嚟。」

  「加油,可唔可以應承我,無論發生咩樹,我哋都胡可以放棄?」

  「好,我應承你。」

  「嗱,禾嘅下半生就交比奶,信曬奶架啦!」

  「嘻,我想要你嘅下半身多啲。」我隻左手開始唔安份,慢慢撫摸小雨滑不溜手嘅玉背。

  「好衰架,禾咩都比曬奶!」

  然後,我哋無喺臨瞓之前搞多次嘢,反而好似細路哥咁,一路聽住謝安琪首《臭男人》,一直勾住手指尾瞓,呢晚係我呢個幾兩個月咁耐以嚟瞓得最甜嘅一晚。

  「上半身已逐漸失重飄得起 下半身也凌空雙腳不貼地 是你這臭男人使我天空飛」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