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探Toiletective

第15章 - 廖啟智

  齊戢戢割走嘅一對波、兩粒眼珠、比人亂鳩咁剪嘅頭髮、一隻左手,究竟點解每個死者嘅身體到死果陣都係唔完整架呢?我無讀過犯罪心理學碩士,甚至連高考都無資格考,實在好難理解到兇徒犯案嘅行為同動機。

  但我可能就係香港唯一一個同佢曾經有過正面接觸嘅人,如果果個中年男人唔係我幻想出嚟嘅話。我一路諗住呢個問題,一路用個廁所泵緊一個裝滿曬屎,塞咗嘅馬桶。

  「喂,屌你老味,今日到你開工呀?」如果做醫生嘅朋友圈係醫生,做律師嘅朋友圈係律師,咁我呢個洗廁所嘅,朋友圈入面就充斥住呢種鍾意去公廁痾屎嘅呀伯。

  「係呀,唔通我嚟瞓覺咩?我都唔會問你係咪嚟痾屎啦屌!」粗口係我哋溝通嘅語言。

  「我嚟痾尿唔得嘅?係都要窒鳩呀伯!」

  「我認得你啲屎味架嘛!」

  「屌你,有無咁撚勁啊?尿你又聞唔聞到?」呀伯喺屙屎果陣順便屙埋尿。

  「你篤尿一定好黃,尋日完全無飲水,靜係飲咗你最鍾意嘅凍奶茶!」


  「乜都瞞唔撚到你!有無睇新聞啊?好多個女仔比人姦殺咗喎,嘥鳩曬!」

  「梗有啦,分返件比我就好囉!」我話。

  「等陣收工打個飛機就算啦,死咗嘅人好邪架!」

  「我真係唔撚明點解要搞到人哋死無全屍!」我話。

 

  「你唔撚明啲咩吖?」

  「搞嘢點解要殺人?定係姦死魚會爽啲?」

  「少年你太年輕了!篤尿係黃色定係白色,係睇你較咗乜嘢燈,而唔係篤尿本身係咩色架!啲嘢靜係睇識得睇面果浸,就碌柒啦!」

  「你講乜春啊?」

  「就好似我去公廁痾尿咁,唔通係我鍾意去公廁痾尿咩?」雖然見唔到呀伯個樣,但言談之間聽到佢有半分自豪。


  「可唔可以再講白少少?」

  「我係想嚟同你傾計啊衰鬼!」

  「我係講個兇手啊!屌你!」

  「你個腦裝屎架?自己諗啦!」呀伯終於拉水沖廁。

  「屌!」隨住一句粗口,個塞咗嘅屎坑突然間通咗,但係我腦入面嘅一堆問題並無因為咁而解決到,我仲係唔知應該從邊度開始去查呢單案。

  呀伯痾完尿之後,個公廁又再得番我一個同堆泛黃而且不斷出水嘅尿兜你眼望我眼,潺潺嘅咸水聲就係我工作地方嘅背景音樂。做洗廁所嘅,除咗番工番學同放工放學,其他時間其實真係好得閒,當喺另一邊廂個三粒花李SIR喺度埋頭苦幹要砌我生豬肉嘅時候,我諗我唔可以浪費喺呢個公廁入面嘅一分一秒,只要有心去做,喺邊度都一樣可以查案,邊度都可以做好一切嘅準備。

  而諗咗一輪之後,我決定要「公廁私用」,鎖咗公廁入面最尾果個廁格,好似呀伯話齋,呢個廁格表面係一個廁格,而實際上從今日起,就係我查案專用房。

  我準備咗一堆A4紙同箱頭筆,嘗試將我一直以嚟對幾單姦殺案嘅認知寫曬出嚟,睇吓會唔會有咩頭緒,雖然我唔知幾單姦殺案係咪都係由一人所為,甚至啲嘢究竟係咪我自己做。

  據我所知,暫時發生嘅姦殺案有四單,佢哋分別發生嘅日子係八月廿五號、八月廿七號、九月一號,同埋最近嘅九月十五號,而頭三次行兇嘅時間係凌晨至清早,今次就係下晝,無明顯嘅趨勢可以跟到,亦代表兇手工作嘅時間唔穩定,或者係一個無業遊民。

  而四個死者都係女仔,喺西區一帶遇害,年齡介乎十九至四十歲,其中以失去左手嘅吳姓女子年紀最大,亦係報紙入面炒作得最勁嘅一位,因為憑佢嘅外表真係無理由會比人姦殺。

  兇手嘅性取向幾乎可以鎖定係女性,職業分別係護理系學生、法律系學生、家庭主婦同埋時裝店售貨員。每個遇害者生前都有被強暴過嘅痕跡,先姦後殺,除咗第一個港大女學生係因為嚇到死咗之外,其他死者都係因為傷口失血過多致死。

 

  四個被拎走嘅部份分別係喺頭髮、眼珠、左手同埋乳房,似乎兇手無任何停止犯案嘅跡象,警方亦無表示掌握到任何關鍵性嘅線索。但點解割咗嘅果對波要係一對細嘅八字波?點解第四單案會隔咗成兩個禮拜?拎走人哋啲頭髮用嚟做乜?點解係都要咁殘忍咁挖走人哋對眼?


  「啲嘢靜係睇識得睇面果浸,就碌柒啦!」呀伯嘅呢句說話深深刻咗入我嘅腦海入面,但除咗鳩估,盡可能用現有嘅資料嚟做推測,仲可以做啲乜呢?

  我唔係無盡過力,我曾經用我僅餘嘅記憶去返當日叫雞嘅果幾棟舊樓,可惜去到一係就無人,一係就有客到做緊正經嘢,唔通係香港嘅土地問題,人人都無地方扑嘢令我永無翻身之日?


  一人計短,二人計長,三個人就變咗諸葛亮,我決定要搵人加入我嘅查案小隊,喺小林有危險,同我比人拉之前,將真相查到水落石出,還自己一個清白。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