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探Toiletective

第11章 - 666

  冷巷入面得返我同條死唔眼閉嘅屍體互相對望,我從來都無見過死人,無經歷過生離死別。原來人死咗就好似部手提電話突然間無電咁樣,前幾秒仲播緊歌嗌緊救命,下一秒個畫面就已經黑曬。個女仔臉如死色,最搶眼嘅反而係佢果個血淋淋比人鋸斷咗左手嘅傷口,佢好大可能係因為傷口太大而流血流死咗。

  「電台,EU CAR 66到場,詳情後報。」率先嚟到嘅警察嗌機。

  「ROGER,萬事小心。」電台覆機。

 

  「嘩搞乜撚嘢!今晚唔洗收工!呢排做乜咁多老謀架?」個膊頭上面有三劃嘅沙展大聲講咗一句。

  警察喺夜晚未必會好忙,但當部對講機一響嘅時候,通常都係大嘢。


  「係咪你報案架?企喺度咪郁,拎張身份證睇睇。」我同個警察大約相隔一點八米,佢擺緊左腳前右腳後嘅POSE,右手用「C」字型嘅手勢叉住條擺滿裝備嘅腰帶,然後伸出左手問我拎身份證。

  「係啊,係我呢個良好市民報警嘅。」我扮作鎮定,伸出右手將身份證交比果位警察,因為距離太遠,只可以啱啱將張卡交到佢攤直嘅手板上面。

  「電台麻煩一個CODE 6 CHECK, ID 狐狸716284,尾數9,OVER。」

  「CODE 6 NOT WANTED。」部機把男人聲回應。

   我雖然唔明點解警察到場嘅第一件事係CHECK我身份證,我甚至聽唔明佢哋講緊咩,點解夜媽媽會有隻狐狸,但只要聽到佢講啲我唔明嘅英文,我就覺得成件事好PRO好專業。

  「我哋已經知會咗重案組嚟做搜證嘅工作,但仲想你跟我哋返警署落一份詳細嘅口供,明唔明白?」個女EU話,佢個樣有幾份似朱千雪,講嘢果陣笑起上嚟有個對酒粒,好甜。

  「清楚明白,幫到你哋破案就可以。」我繼續嘗試說服自己人唔係我殺嘅,而個女仔一早已經死咗,一定係,除非唔係。


  「嗱,你話架。」朱千雪又笑咗一笑。

  然後,我就跟咗朱千雪上衝鋒車返差館,部車好CHOK好搖,我仲差啲比道勁重嘅車門夾親手指。我從來都未入過警署,唔知警署係咪好似電影入面講有張啡色嘅枱,跟住有個靚女女警同我落口供架呢?我唔知,但我預計到今晚呢個黑夜將會史無前例地咁長。

 

  「喺間房度坐陣先,重案組師兄做緊嘢,好快就會嚟招呼你。」朱千雪話,然後房入面就得番部老爺冷氣機「轟隆轟隆」嘅聲音。

  大約五分鐘之後,取而代之嘅就係一個黑黑實實,著住衫都睇到八嚿腹肌,張委任證掛繩攝喺波罅嘅警察,佢喺門口同朱千雪傾咗大概一兩分鐘之後,就將一堆好似係口供紙嘅物體擺咗係木枱面,打開筆蓋,好似要準備錄口供,但佢始終都無望過我一眼。

  「喂,你咩名,幾歲,呢家撈緊咩?」佢仍然無抬起頭望吓我。

  「我…叫陳俊傑,今年廿六歲。」我答。

  「呀SIR問你撈乜啊,係咪聾咗啊?」佢繼續低頭寫緊我嘅資料。

  「我係一個…管理員。」我答。

  「係咪即係保安啊?邊個屋苑?」佢問到好唔耐煩。

  「公廁嘅管理員…薄扶林道公廁。」終於好唔好意思咁講咗出口。

 

  「乜話?洗廁所就洗廁所啦,屌你屎坑佬!」佢繼續寫,右手用力到差唔多畫穿張紙。

  「結咗婚未?睇你都上唔到車,無人要架啦!」原來錄口供要問咁多私人嘅嘢,我無答到佢,我覺得佢好唔尊重我呢位主動報案嘅良好市民,而因為我嘅沉默,佢終於抬起頭同我嚟咗第一次眼神交流。

  「你啞架?你唔講我以為你四十五歲啊,咁後生就搞到自己樣樣衰衰面青口唇白咁,唔知真係以為你係嚟自首!」

  「嘈夠未?唔好漏招,呀輝同佢做個SEARCH先。」門外面好似傳嚟咗一道聖旨,大隻SIR馬上出咗去門口向「皇上」跪安。

  「收到李SIR,但係佢係報案人嚟架喎……」我聽到大隻SIR話。

  「快手啲,上頭對單案好重視,已經係近半個月嚟嘅第三單姦殺案,一定要比啲成績佢哋睇吓。」原來佢哋真係以為我聾咗。

  過咗半分鐘之後,大隻SIR入返嚟,但佢無再坐低,反而係好反常咁望實我。

  「嗱,呢家懷疑你同一單謀殺案有關,會同你做個伏牆搜身,請你保持合作。」

 

  「點樣合作?我明明係熱心市民,點解呢家會掉轉頭嚟懷疑我?你有無腦架?」

  「扒埋牆啊!」

  然後,佢將我一嘢扯咗起身,然後用力推我嘅胸口埋去果道比冷氣吹到好凍嘅牆上面,佢用自己對腳分開我對腳,然後用右手手肘加埋全身嘅力壓住我嘅左邊身,用佢嘅左手由上而下咁拍打我嘅身體。

  「頭望右邊啊!」我根本無反抗嘅能力,個身比人由頭摸到落腳,再由腳摸返上個頭,我好似知道咗比人強姦嘅滋味,搜完左邊,就到右邊。

  「好人好者做咩有個安全套喺褲袋?」我第一次見到佢笑,笑起上嚟棚暴牙無所遁形。

 

  「我啱啱去咗叫雞…要有一套嘛!」我唯有誠實咁答。

  「有無咁啱啊?呢頭有人比人姦完,你果頭又話自己去咗叫雞?」佢質疑。

  「啲嘢話唔埋嘅,我夠唔知點解會比你當係兇手啦!」

  「咁你搵唔搵得返隻雞出嚟做你證人吖?」佢繼續追問。

  路痴如我,頭先㩒咗咁多次鐘,一早已經神智不清,又點會記得啱啱叫果隻雞係邊幢大廈幾樓幾室呢?

  「我唔記得喇…但你比我去搵吓就一定會搵到。」我話。

  「我比個官你做都仲得啊!」佢反駁。

  「收聲,夠曬料扣留佢四十八個鐘。」又係門外嘅魔音。

  「YES SIR THANK YOU SIR!我呢家即刻帶佢去臭格。」大隻SIR答。

  「同你TEAM人講,呢兩日唔好放工返屋企,一定要入到佢,唔係芒果日報實寫死我哋。」砌生豬肉,原來唔單止係監倉發生,係警署都會發生。

  我曾經有一秒鐘諗過將件事嘅真相和盤托出,講出我遲咗報警嘅細節,希望警察大哥可以從輕發落,但估唔到我唔洗講任何嘢,警察已經自編自導咗一次謀殺事件。

 

  「DUMDUMDUMDUMDUM」一堆機關槍子彈掃射水面,濺起咗唔少啡色嘅水花。

  有人話幸福係當你好肚餓嘅時候食到好西,而我喺呢一刻嘅幸福,就係當幾千萬隻大象喺個肚入面奔騰嘅時候,我可以打開門比佢哋呼吸新鮮自由嘅空氣。

  我最後都返唔到屋企,仲要係連續兩日都返唔到,大隻SIR嘅果句「睇路呀,遲早拉返你入嚟」嘅說話不斷喺我個腦海度盤旋,臭格嘅陰影揮之不去,而最恐怖嘅係,果度屙完屎係無得洗手,所以我就乾脆忍咗四十八個鐘頭,一共係二千八百八十分鐘,亦即係十七萬二千八百秒。

  估唔到打一次999,估唔到叫一次雞,會令我陷入咗呢個謀殺案魔鬼嘅深淵入面,甚至令我蒙上咗有機會殺人嘅污點。但喺深淵入面嘅我,就好似嚿屎比人屙咗落屎坑,爭在未比人沖走,又可以做啲乜呢?而果個戴口罩CAP帽嘅物體,究竟係人,定係怪獸呢?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