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探Toiletective

第10章 - 追

  「這一生也在進取 這分鐘卻掛念誰 我會說是唯獨你不可失去」


  打開串流APP,雖然無比到月費所以無得揀歌,但喺條街上面戴住耳機聽歌係我漠視呢個食人社會做到嘅唯一對抗。音樂啱啱可以蓋過街上面嘈吵嘅聲音,雖然喺條街度,但又好似入咗去自己嘅宇宙入面咁,每首隨意嘅歌,都好似講緊自己喺呢一刻嘅心情。

 

  「好風光似幻似虛 誰明人生樂趣 我會說為情為愛仍然是對」

  為情為愛?喺有銀紙就有娘子嘅香港,談戀愛之前你應該先有海之戀,想玩龜頭,你應該先有磚頭。其實一直以嚟,我都想做一個警察,為嘅唔係可以施展手臂嘅延伸,而係真真正正咁做個男子漢大丈夫,除暴安良,為維護公義,保障市民生命財產出一分力。我成日幻想自己右手槍袋陀住支左輪點三八手槍,戴住貝雷帽,著住軍裝雄糾糾咁係街度追截罪犯,然後單手降住佢上手扣,再幫佢笠頭套押上警車,一大堆記者不斷影相拍片,好似膜拜緊一個伸張正義嘅英雄……

  只可惜,我只係個秤埋都唔夠百三磅,得英數經濟同歷史四科合格嘅洗廁所工人。

  電話音樂愈嚟愈細聲,本能地再推高個VOLUME,都係無反應,睇嚟又要換機。喺廿一世紀嘅今日,無情人係無問題,但就絕對唔可以無咗部智能電話。呢條番屋企必經嘅路線,好似因為無得聽歌而變得愈嚟愈長。

  壞機嘅情況似乎無改善到,張國榮首《追》愈唱愈細聲,我甚至聽到一啲喺首歌以外嘅嘈音。

  「救命啊….救命啊…」原來唔係個耳機愈嚟愈細聲,而係街上面嘅嘈音愈嚟愈大,喺呢條空曠嘅街道上面,求救嘅聲音劃破咗黑暗同寂靜,仲要係把女聲。

 

  環顧四周,周圍望吓究竟係邊個女仔夜媽媽喺度求救,唔通係有人叉錯腳攝咗入坑渠?突然,我見到前面冷巷有兩個黑影係度郁緊,一個踎咗係度,一個瞓咗係度,亦係求救聲嘅源頭。不過如果真係出事,幫到手嘅,我一定會盡力去幫。

  愈行愈近,同堆黑影距離唔夠十五米,但求救聲反而愈嚟愈弱,甚至喺半秒之間忽然無咗,現場靜係得我對波鞋踩地發出嘅氣墊聲。

  「嚓。」打開咗電話上面嘅弱雞嘅電筒閃光燈,竹籮同垃圾散落一地,我唔敢相信我眼前所睇到嘅嘢。

  一個戴住CAP帽口罩嘅中年男人以前弓後箭嘅形式跪咗喺度,佢用粗壯嘅右手拎住把類似鐵鋸嘅物體,而把鋸一早已經由鐵色染咗成紅色,而佢嘅左手係更加大隻,但只係拎住一碌肉色嘅嘢。

 

  再望真啲,竟然係一隻完好無缺,手臂上面有幾粒墨屎嘅左手(唯一可辨識嘅記認)!個女人咁樣比人斬咗隻手,倒臥喺自己嘅血泊之中,但仍然堅持住以極微弱嘅聲音嗌緊「救命」。

  「放開個女仔!」我大嗌,個中年男人轉咗身,以目露兇光作為無聲嘅回應,莫非佢係以吸人血維生嘅怪物?

  「警察啊!」個中年男人指住前面,望住我身後面嘅位置,以唔算100%純正嘅廣東話叫咗一聲。我立即轉身望吓發生咩事,點知鬼影都無隻,好一招「反嚇為主」。而回神果陣就發現個中年男人已經拎住隻手開步奪命狂奔。

  「如果我捉到佢,咁我就會變成英雄。」少一事不如多一事,我決定搏盡同個癲佬死過,儲咗廿幾年嘅正義感,終於可以喺今晚一嘢爆發曬出嚟,我就唔信廿幾歲後生細仔追唔到一個睇落似五十歲以上嘅男人。

  以雙手五指伸直嘅跑姿去減低風阻,你雙手郁得愈快,你雙腳就會跑得愈勁,頭微微向下垂低,形成一個完美嘅流線形狀態,所謂速度其實背後都有科學根據。

  憑住先手嘅優勢,我同隻怪物喺追到同追唔到之間爭持咗幾十秒,估唔到佢都係個跑步撚,拎住隻手都可以跑得咁快。如果一架名貴嘅超跑係愈比油就行得愈快嘅話,我就只係一部二手,一路愈行愈慢一路漏緊油嘅TOYOTA,輸贏唔係點五步,而係一開波果十秒鐘,我完全唔記得我啱啱先咁扑咗兩次嘢!

  有人話搞嘢搞咗兩分半鐘,體能消耗就等於跑完一百米,咁我頭先前前後後都起碼跑咗10K,可能捉唔到佢係我嘅命運,明明見到個殺人犯都要眼白白睇住佢走甩。

  腎上腺素爆標又滑返落到正常嘅水平,我突然醒起除咗唔記得自己扑咗兩次嘢之外,我仲唔記得做一樣超級重要同埋會令我一世都後悔嘅事。

  我以比頭先跑得最快仲要快嘅速度跑番去原地,唔知點解我不斷喺度流眼淚,微風撲面而嚟,我已經分唔到果啲係我嘅鼻涕定係我嘅淚水,我只係知道,我可能犯咗一個彌天大錯。

  返到去條冷巷,「救命」嘅求救聲已經無咗,我用盡平生嘅勇氣,將我左手嘅食指同中指放咗喺個女人嘅人中位置,佢已經無咗一個活人應該有嘅呼吸。

   究竟我係咪殺咗人?我嘗試說服自己就算早啲報警佢都唔會頂得住,但明明佢啱啱仲講到嘢。我好亂完全唔知點算好,一係我將條屍掉咗落海就一了百了?定係好似大王咁燒咗條屍就搵唔到證據?

  於是,我打咗比小林,除咗叫雞嘅果一PART,我將今晚嘅經歷一五一十咁講咗比佢聽,我好想佢可以話比我聽應該點做。

  「你有無事吖?點解你係都要逞英雄?你係咪以為自己係superman?」佢好嬲咁話。

  「我果時個腦靜係諗住追個兇手…」我答。

 

  「就係你乜都唔諗咁衝動,所以搞到呢家咁囉!所有嘢都要慎重計劃架!」佢從來都未試過咁樣鬧我。

  「我真係好內疚,點解好好哋追賊會搞到咁架….」我話。


  「嗱,呢家我以DOCTOR嘅身份命令你,睇實個女人,然後報警等差人處理啦!」佢繼續講。

 

  收咗線之後,我口窒窒咁打咗人生第一次嘅999。但我點都無諗過,我嘅人生從此改寫……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