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讀不回死全家!

第81章 - 81 Unread Messages

九月一號。

開學日。

紮醒嗰陣我發現自己仲係瞓咗喺梳化度,個天仲未光。

個人仲有少少半夢半醒;我坐番起身伸咗個懶腰,同時見到大門鞋櫃隔離放咗兩個喼,飯枱上面擺咗啲一盒盒喺度…睇嚟阿爸阿媽已經番咗嚟。

望一望屋企個鐘,而家五點幾,即係我差唔多瞓咗成十個鐘…有啲肚餓。

諗住拎番部電話入房叉電之後就去咗沖涼,然後早啲出門口食嘢;點知見到有個Whatsapp Message。

唔知係咪已經習慣咗,我而家每逢見到有新Message,個心都會離一離。

開嚟一望,原來賴智勇十幾分鐘之前喺6A個Group度Send咗條Link出嚟;見到唔係Admin嘅Message,我鬆咗一口氣,所以無睇到。

沖涼嗰陣我不斷咁喺度諗:6A班已經玩完,學校應該會將我哋五個分去其他理科班。

希望我至少可以同楊悅盈或者賴智勇其中一個同班。

沖完涼之後,我個人精神番啲;換校服嗰陣醒起賴智勇頭先Send嘢上Group,應該係起咗身,所以我打咗個電話俾佢。

「喂…?」佢把聲無乜精神。

「咁早起身嘅?」

「瞓得唔好…成晚瞓下…」講到呢度佢打咗個喊露:「成晚瞓下醒下咁…成日凝住要起身Check電話。」

我笑一笑,將枱面啲筆袋、叉電線、銀包鎖匙等等全部掉晒入個書包度,就準備出門口。

「喂,不如早啲出嚟,食個早餐。」我同佢講。

「好…我都想問下你點睇…」佢噴咗啖氣,搞到我呢邊「呼」一聲:「去番尋日嗰間?」

「好呀,但係…」我覺得有啲奇怪:「問下我點睇?點睇乜嘢?」

「哦…你睇咗我Send出嚟嗰條Link先啦…」唔知係咪專登懶神秘:「雖然應該影響唔到我哋。」

「好啦咁,六點半喺茶餐廳等。」我講完之後就即刻收咗線,然後開咗佢嗰條Link嚟睇。

係一段新聞嚟,出個時間係尋晚半夜;即係我瞓緊覺嗰陣。

 

《西貢旅巴車禍 肇事36人罹難》

2017年8月31日

 

——36人…!?

見到呢個數字,我即刻醒一醒。

內文講嘅係…蔡明磊紀念中學6A班去咗西貢露營,31號晚回程嗰陣,佢哋架旅遊巴發生交通意外同一架私家車相撞。旅遊巴失控翻側,成架變晒型;私家車撞到扁晒,現場仲起咗火。

旅遊巴上面一個帶隊老師、一個司機、32個學生,同埋私家車上面嗰兩夫婦全部都死晒。

——唔會有人知發生過咩事。

Ivan嘅呢句說話又喺我腦入面響起。

 

***

 

我哋將四張枱拍埋一齊,五個坐咗喺度。

「尋日臨走嗰陣…Ivan同我哋兩個講過…」我用手背拍一拍隔離嘅楊悅盈:「今日開始就唔會有人知發生過咩事…」

我部電話開住嗰單話我哋班車禍死晒嘅新聞,放咗喺張枱正中。

「我諗呢個就係佢哋嘅方法…」我停咗一停,講埋下半句:「同埋俾我哋嘅警告。」

「32個學生…」梁家豪皺起眉,望住自己啲手指喺度計數:「40人,減我哋五個、減多個羅彥輝…都仲有34個吖,仲有兩個去咗邊…?」

呢個問題喺佢哋未嚟到嗰陣,我、楊悅盈同賴智勇三個已經研究過;對住賴智勇打咗下眼色,佢就唔出聲,開始襟電話。

我望一望坐我隔離嘅楊悅盈:佢喺自己部電話度睇住段新聞,皺晒眉頭,好用力咁咬住自己下唇;我硬係覺得佢忍緊唔想喊出嚟。

鄭綽婷托住頭,百無聊賴咁玩電話,已經開始習慣佢呢種態度嘅我連望都唔想再望佢。

頭先我睇完段新聞之後,就逐個打電話約晒佢哋提早番嚟;打過去嗰陣梁家豪俾我嘈醒咗,但係楊悅盈似乎成晚都無瞓過。

而本身諗住循例一問,無咩期望嘅鄭綽婷竟然都嚟咗。

「仲有嗰兩個喺呢度…」賴智勇將部機放咗喺張枱中間。

 

《男生殘殺同窗 現場遭警擊斃》

2017年8月30日

 

「允仔殺死洪諾言嗰晚,因為已經俾好多人同警察發現咗,當晚凌晨就報咗出嚟…」我將我嘅諗法講出嚟:「所以佢哋索性當係一件獨立案件,無干涉過。」

「張允行唔係——」梁家豪有啲大聲,俾賴智勇輕輕力批咗佢一踭先至壓番低把聲:「張允行唔係爆頭死嘅咩…?」

「見到佢死狀嘅應該大部份…甚至乎全部都係警察。」我諗番起嗰晚個情景…允仔同洪諾言都係放咗入袋先搬落嚟。

「咁又點?咪有警察見到囉?」梁家豪似乎仲未明。

「MTCC…」楊悅盈終於出聲;佢把聲有啲沙:「MTCC同警察有合作…甚至乎…」

佢拎咗枝水出嚟飲,清一清喉嚨。

「甚至乎…唔止警察…」佢雙手翹埋放喺枱面伏咗落去;本身已經好細聲,而家直頭只係聽到少少佢講嘅嘢:「政府…」

我知佢應該終於忍唔住。

梁家豪恍然大悟咁點點頭,好似終於諗通咗咁。

「仲有…司機…同埋嗰兩公婆…」伏低嘅楊悅盈講。

佢把聲又沙番,講唔到下半句出嚟。

但係我已經明佢咩意思,惟有歎一啖氣,幫佢接埋落去。

「司機同埋嗰兩公婆…」一路隨手碌自己個電話Mon一路講:「應該係我哋某同學嘅屋企人…」

我咁講完之後,連鄭綽婷都睄咗一眼;佢望到我個Mon嘅某啲嘢嗰陣,捉住咗我隻手,然後罕有地露出一個震驚樣。

「呢架車…」佢指住其中一張相,裏面係嗰架撞到爛晒嘅私家車:「係何穎璇屋企嗰架…佢俾過相我睇…」

雖然我都推斷嗰兩夫婦係某同學嘅家長,但係知道咗之後心情仍然覺得有啲沉重。

「何穎璇喺一開始嗰日已經死咗,好有可能係死喺佢屋企人面前…」我用力呼咗啖氣繼續講:「我諗佢哋兩個應該係俾人…」

我無講落去,因為相信大家都明我咩意思。

「仲有個司機——」梁家豪問。

楊悅盈坐番起身。

「唔好問喇…」佢對眼紅晒,不停咁流緊眼淚;把聲都好沙:「我唔想知…」

呢個時候,有人敲咗下課室門。

「同學…?」教我哋中文嘅Miss Cheung入咗嚟,見到我哋幾個而家咁樣,好似連佢都想喊咁。

佢拉咗張櫈過嚟坐咗喺楊悅盈隔離,輕輕力掃佢背脊安慰佢。

同時用一個同情眼神,逐個逐個咁望我哋。

我知道喺佢眼中,我哋只係五個因為全班同學意外死亡而喺度悼念緊嘅學生。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