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讀不回死全家!

第8章 - 8 Unread Messages

「喂?何晞賢?你而家即刻搵個藉口去Art Room等我,千祈唔好同其他人講。」

楊悅盈對住鄧鐵雄打咗個眼色,鄧鐵雄就馬上離開咗課室。

「唔好講嘢——你而家應該同吳啟鋒佢哋一齊?快啲諗辦法撇甩佢哋過嚟。」

講完呢句之後佢就收咗線;課室只係淨得幾個同學,楊悅盈掃視一下,剩低嘅都係啲不足掛齒嘅人——除咗柯志恒之外。

柯志恒望住佢,表情介乎於微笑同輕蔑之間,令到佢覺得好唔自在;唔知點解,就算喺已讀不回死全家呢件事之前,佢已經硬係覺得柯志恒有啲心術不正。

為咗避開柯志恒,楊悅盈拎番自己個書包之後,就離開咗課室開始行落Art Room。

經後梯行落一樓嗰陣,佢心面不斷咁諗住一件事。

頭先,楊悅盈驚自己一個主持唔到大局,所以頭先開「班會」之前,佢地兩個明明夾好咗,由鄧鐵雄開始問問題,楊悅盈用解答形式,將佢哋嘅發現同全班同學講;點知鄧鐵雄竟然臨時怯場,一句嘢都無講過。

楊悅盈企喺全班同學面前,等咗成分幾鐘,知道唔使再旨意鄧鐵雄,惟有硬住頭皮自己開始講;雖然有啲緊張,但結果都完成咗呢件事。

呢件事開始,楊悅盈開始明白:鄧鐵雄雖然聽話,但係意志力太差;究竟係咪時候要放棄佢呢?

當然,楊悅盈唔想鄧鐵雄死——佢盡可能想件事喺最少人犧牲嘅情況之下結束;只不過鄧鐵雄真係未必係一個好嘅Partner…

行到一樓,咁啱撞到何晞賢——楊悅盈啱啱仲有少少擔心緊何晞賢會唔會過嚟,睇嚟係佢自己諗多咗。

兩個對望一眼,何晞賢無講啲乜嘢,就自己走咗入Art Room;楊悅盈跟住入去,確定無人跟住佢哋尾之後,就閂埋咗門。

佢一入到去,鄧鐵雄就彈起身同佢講。

「Sor…Sorry呀…我頭先——」

——嘖!楊悅盈舉起手示意佢咪嘈,鄧鐵雄就坐番低。

佢坐咗去何晞賢隔離開始打量呢個男同學:佢哋兩個一句嘢都無講過,但係楊悅盈感覺上何晞賢同自己都係盡量嘗試離群、唔融入嗰種人。

「何晞賢,我想吳啟鋒死,你要幫我手。」

「…吓?」何晞賢似乎一時之間唔知俾咩反應,楊悅盈亦都一早預咗佢會咁樣。

「四個關鍵人物,我懷疑吳啟鋒就係其中一個。」何晞賢望住楊悅盈,眼神開始有啲不信任;楊悅盈無理咁多繼續講:「因為Admin會更新關鍵人物嘅死亡進度,而今日經我講完之後,唔會有其他同學死;所以只要你幫我手殺死吳啟鋒,我就可以證實到我嘅疑心。」

「痴撚線!」何晞賢用力拍落張枱度,然後企起身就想轉身走。

楊悅盈知道吳啟鋒係佢好朋友,所以佢預咗何晞賢會有類似嘅反應。

「四個關鍵人物就係欺凌羅彥輝嘅人。」楊悅盈講完呢句,何晞賢果然馬上停低咗。

「點解已讀不回死全家呢件事會發生喺我哋班,我覺得係因為呢段片。」

楊悅盈拎咗部電話出嚟開咗段片,放喺枱面播。

 

* * * * *

 

半年前,呢段片喺一個Whatsapp Group度開始廣傳;個Group叫做有趣影片分享,係吳啟鋒開嘅。

段片喺男更衣室度拍,時間應該係某日嘅PE堂之後,搖得好緊要,唔知係咪因為拍片者笑到手震,渣唔穩部機;片入面有三個男同學捉咗一個又矮又瘦、成面暗瘡印嘅四眼仔,抬住佢放喺更衣室嘅長櫈上面,然後一路笑一路除佢嘅衫,當中不斷夾雜住三個施暴者、拍片人同埋其他男同學嘅笑聲。

四眼仔雖然想掙扎,但係捉佢嗰三個男同學都大隻過佢,高佢成個頭,結果佢俾人除到一絲不掛之後,三個施暴者入面其中一個拎咗條皮帶過嚟綁住佢雙手,然後另外兩個人就拎電話出嚟開始影相;四眼仔一路喊一路求饒,但係把聲俾其他人嘅笑聲遮住咗,段片完全錄唔到佢講乜——

「你想點?」何晞賢襟停咗段片,望住楊悅盈:「你覺得羅彥輝係Admin?」

「我唔知邊個係拍片嗰個,因為嗰日唔係全部男同學都在場;但係其他三個就好明顯。」

片入面個四眼仔就係羅彥輝,三個施暴者就係MK五人眾其中兩個:洪諾言同劉楚恒、同埋吳啟鋒。

當日件事的確係上完PE堂之後發生,有大半班男同學已經唔喺更衣室;何晞賢望向當日唔在場嘅鄧鐵雄,仍然無答楊悅盈問題。

「佢哋三個加埋拍片嗰個,我懷疑就係四個關鍵人物。」楊悅盈又拎番頭先張人名List出嚟指住劉楚恒個名:「我發現劉楚恒尋日已經因為Quit Group死咗,而Admin亦都有提示過關鍵人物四個死咗一個;如果你幫我殺死吳啟鋒,聽日就可以證實到我講嘅嘢係真定假。」

何晞賢終於坐番低,望住段Pause咗嘅片,欲言又止。

楊悅盈喺屋企睇過喺大學讀緊Psychology嘅哥哥啲Notes,知道有一種談判策略叫做「Door-in-the-face Technique」:先提出一個無理由求,然後降低個標準等對方配合——

——佢知道何晞賢無可能會殺死吳啟鋒,但佢希望至少可以拉攏到何晞賢幫手搵另一個目標:洪諾言或者拍片嘅第四人,嚟試下自己嘅懷疑,或者…

「或者至少你話俾我聽,拍片嗰個係邊個。」楊悅盈放軟咗語氣嚟講:「剩低嘅我哋兩個自己諗辦法。」

「徐建文。」何晞賢拋低一句之後,就起身行向門口;臨出門口之前又擰番轉面對住楊悅盈。

「你…真係諗住殺死自己同班同學?」

「唔會。」楊悅盈左手托住腮,右手襟熄咗段片:「最多咪偷佢哋其中一個人個電話,然後幫佢哋Quit Group。」

「痴撚線!」何晞賢又再重申一次,之後就離開咗Art Room。

剩低托住頭嘅楊悅盈同埋一臉不安嘅鄧鐵雄,兩個一言不發坐咗喺度。

打破沉默嘅係鄧鐵雄。

「你…唔係真係諗住——」

「痴線…」楊悅盈打斷咗鄧鐵雄;雖然佢終於知道晒四個嫌疑人,但係自問落唔到手殺人;直接又好、間接又好,佢唔想有人因為自己而死。

佢仲未有呢個心理準備。

但係佢跟住落嚟打算直接去拜訪一下因為呢段片而申請咗休學、並且喺佢心目中最有可能係Admin嘅人——羅彥輝。

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喺唔再死人嘅情況下完結咗呢件事佢。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