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讀不回死全家!

第52章 - 52 Unread Messages

頭先楊悅盈話如果佢死咗,就幫賴智勇Quit Group嗰陣,我已經閃過呢個念頭:佢係咪覺得自己同賴智勇就係最後兩個關鍵人物?

我唔明點解,唔明佢點得出呢個結論。

惟一肯定嘅係,佢係認真想賴智勇死:幾日前我哋仲懷疑緊Billy係關鍵人物嗰陣,楊悅盈只係好模稜兩可咁叫我幫手殺死佢;但係今次對賴智勇就係好明確咁叫我幫佢Quit Group。

「你睇下啲Message…」楊悅盈指住羅彥輝部電話講。

我烏前少少拎咗部機埋嚟,開咗個Mon。

「我一開始以為『關鍵人物』就係欺凌者…」楊悅盈開始解釋:「直至今日Admin更新咗情況之後,證實咗唔係,然後我就一直諗…究竟係邊四個人?」

我望一望佢——當然佢喺一片漆黑入面,我只係可以向佢把聲個方向望——等佢繼續講落去。

「你喺阿輝個Whatsapp度搵女班長啲Record出嚟。」

我終於打開咗羅彥輝個Whatsapp——雖然做咗心理準備,但係見到Billy佢哋臨死前Send過嚟嘅Message,個心乸仍然咗一乸。

終於見Elaine個名,我襟入去,得一條羅彥輝喺7月21號Send俾Elaine嘅Message:

 

不開心…有空嗎?                 10:24

 

呢個Message隔離有個雙藍剔,下面無任何人覆過。

我唔知Elaine同羅彥輝原來有交情,但係諗深一層都唔出奇。Elaine一向都會好似大姐姐咁主動去關懷啲唔多出聲、內向嘅同學;事實上,我就係因為咁先會同佢做咗朋友。

「睇到未?女班長第一日死;Admin話第一死咗一個關鍵人物,吻合。」楊悅盈把聲開始有啲沙,佢清一清喉嚨之後再同我講:「然後你拉低少少睇鄧鐵雄啲Record。」

我開始用手指掃個Mon嗰陣,楊悅盈叫停咗我。

「睇最後一條Message,唔好睇埋上面嗰啲…」

7月23號,羅彥輝Send咗一條Message俾鄧鐵雄,同頭先一樣,俾鄧鐵雄雙藍剔咗:

 

有時間嗎,想見面聊聊                  13:20

 

「鄧鐵雄係前日同其他人一齊死,所以尋日Admin報告再有一個關鍵人物死亡,吻合。」楊悅盈窒一窒,然後深呼吸咗一啖:「到今日Admin話過,佢每日都喺度俾緊提示我哋…你有無諗起啲乜嘢?」

「佢除咗每日報告咩人死咗、點死、同埋重新講啲規則之外,唔係日日講嘅嘢都唔同?」的確,我淨係諗起呢幾樣嘢。

靜咗一陣,楊悅盈塊面忽然間喺黑暗中出現:原來佢開咗自己部電話睇緊嘢,然後就講咗兩句我哋最近每日都會睇到一次嘅嘢:

 

「大家好!關懷同學由Whatsapp做起!

讀後回覆是基本禮儀,已讀不回的人都去死吧!」

 

我個心慌咗一下,開始搵賴智勇同羅彥輝嘅Chat Record;楊悅盈見我掃緊電話,似乎已經知我意會到佢想講乜,所以今次無出聲。

羅彥輝7月21號Send俾賴智勇——然後俾佢已讀不回——嘅Message係:

 

上班不開心

令我想起很多事,不開心              20:48

 

呢個時候,我抬起頭望過楊悅盈度,正好同佢四目交投,終於留意到——原來佢流緊眼淚。

「最後…你——」

「得。」我打斷咗佢;唔知點解唔想聽到佢親口講出。

我搵咗楊悅盈同羅彥輝個Record出嚟,佢7月20號Send咗幾個Message出嚟:

 

在嗎?                 18:34

 

好不開心             18:34

 

有空見個面嗎?          18:35

 

好久不見了                  18:50

 

最近有在忙甚麼嗎?            18:51

 

班上的同學怎樣了                18:51

 

在做甚麼             19:24

 

回家了沒有                  19:36

 

明天下午有沒有時間            20:12

 

你忙完就覆我一下吧!                  20:18

 

能不能找天出來,我想和你聊聊天                 20:49

 

同Elaine、鄧鐵雄同賴智勇一樣,楊悅盈啲Message全部雙藍剔;惟一分別就係楊悅盈有回覆:

 

OK呀,你想幾時出嚟?                13:43

 

但係楊悅盈覆嗰日已經係7月26號——羅彥輝自殺嘅三日後。

睇到呢度,我忍唔住望咗楊悅盈一眼。

佢眨眨眼,又有兩滴眼淚流出嚟,沿住佢面珠條淚痕滑落下巴。

「咁唔代表啲乜嘢。」我口是心非咁講咗一句——其實我心知肚明佢講嘅嘢好有可能係真——然後將羅彥輝部電話熄咗放喺書枱上面。

「咁已經好足夠…」楊悅盈講完呢句,啱啱好佢個電話Mon夠時間自動熄咗,成間房變番伸手不見五指咁黑。

「足夠咁你點解唔自己Quit咗個Group佢?」我有啲嬲。

隨手拎起其中一部電話——我都唔知究竟係我、賴智勇定係羅彥輝嗰部——隨手向楊悅盈個方向丟過去。

「你幫賴智勇Quit撚埋佢吖!咁咪搞掂囉係咪呀?」

楊悅盈無出聲——我想像到佢又開始喺度搖頭——然後我聽到佢細細聲喺度喊。

我忽然間又嬲唔落…

我摸黑爬咗上床,肩貼肩坐咗喺楊悅盈隔離。

佢挨咗落我膊頭度。

我哋兩個都無再講嘢。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