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讀不回死全家!

第38章 - 38 Unread Messages

我朝早十一點幾嗰陣紮醒咗,矇矇矓矓咁爬咗起身…

見到枕頭邊嗰兩個電話嗰時嚇到成個人清醒晒;我即刻拎起兩個電話嚟睇——

好在無同學Send過Whatsapp過嚟。

仆街,我竟然瞓著咗…仲一瞓瞓到天光。

雖然仲係有啲攰,但係已經完全無晒睡意,所以我拎住兩個電話行咗出房外面。

隔離——家姐間房仍然閂住門,我諗佢應該仲未瞓醒。去廁所刷完牙洗完面之後,就去咗廚房打個雪櫃搵咗啲急凍意粉放入微波爐叮。

今日8月30號,後日就開學,如果係以前嘅我,呢兩日應該都會同Billy允仔一齊借功課俾佢哋抄…

我用自己電話開咗個Facebook Messenger,Send咗兩個Message俾而家班入面僅餘兩個仲同我會有Contact嘅同學:陳佩珊同楊悅盈,睇下佢哋有無事。

經過呢幾日我印象中嘅楊悅盈應該無咁早起身,而陳佩珊…我已經唔想再Check佢有無讀到個Message,盞自己唔開心。

喺心入面數咗一數:5A-6A班本身有40人,而家應該淨番14個人,唔知學校嗰邊會點做;我哋班停課?

然後我又諗番起尋日Admin報數嗰陣,有1個人因為未讀訊息而死咗呢件事。

諗番起我自己親身經歷,其實唔難明白點做到;只要等某人瞓著咗,然後再Send個Whatsapp過去——

叮!

我放低兩個電話,喺微波爐拎咗個意粉出嚟放喺飯枱度食,但係繼續諗緊同一件事。

楊悅盈第一眼望到區家純張Screen Cap就話係假圖,我唔知佢點睇得出,但係要做一個假嘅Whatsapp Chat History根本唔係咩難事。

最重要嘅係,洪諾言有無必要冒險Send Message出嚟害人?

知道咗羅彥輝就係Admin(或者至少同Admin有關)之後,包括Billy在內,佢哋自己都唔難意識到自己就係關鍵人物——呢樣嘢我尋日都有諗過;但係而家清醒啲考慮一下,洪諾言最合理嘅做法其實係潛水,而唔係做啲一定會俾人發現而又損人不利己嘅嘢。

除非佢個目的係殺晒所有人,等自己成為最後倖存者;但係咁樣又解釋唔到點解佢要淨係Send Message俾其中一兩個同學。

等自己成為最後倖存者——你話我有偏見又好乜都好,我一諗到呢度,腦入面就浮現出柯志恒個名。

將自己部電話交俾人輪流看守呢啲方法,唔難想像柯志恒會同楊悅盈同一時間、甚至乎比楊悅盈更加早諗到出嚟;照咁推斷,區家純應該就係同柯志恒Pair Up咗,尋日喺Group入面指控洪諾言嘅其實就係用緊人哋部電話嘅柯志恒?

然後佢自問自答,就係想同學懷疑埋我…原因係我前一日話過佢害死咗人?

唔係無可能…如果柯志恒目的真係想全班死剩佢自己、或者佢同埋區家純,咁佢要做嘅嘢一定係一邊避開全班人注意,唔好成為眾矢之的,另一邊挑起我哋其他人嘅火頭…

我覺得越諗就越亂,開始1999;所以不如直接求證下?

打開自己個Contact List,記低咗區家純個電話,然後我襟咗133…

唔係,133咗反而可能會唔聽…我直接打咗過去。

——如果接電話嘅係柯志恒…

「喂?」

電話另一邊係一把女仔聲,我認得就係區家純本人;雖然預計到柯志恒唔會犯呢啲低級錯誤,但係始終有少少失望。

「區家純?我係何晞賢。」既然佢聽咗電話,咁做戲就做全套;而且我仲有另一個方法:「無呀…尋日喺Group見你話收到洪諾言Whatsapp,所以打嚟睇下你有無事…」

「無事呀…」區家純把聲有啲虛弱,好似唔係太想同我講嘢咁。

「呀,同埋呢——」我驚佢會收線,所以提高音量講咗句,同時Unlock咗楊悅盈個電話:「尋日未讀訊息而死嗰個係邊個,你…會唔會有啲頭緒?」

講完呢句之後,我就用楊悅盈部電話打俾柯志恒。

「我點知啫!」區家純反應有啲大。

然後我聽到佢嗰邊有電話響;雖然睇唔到區家純個樣,但係可以想像佢呆咗一呆反應唔切。

「係咪柯志恒個電話收到楊悅盈來電?」我專登咁問;我腦入面一直想像區家純手足無措個騰雞樣,好仆街咁幸災樂禍緊。

「柯志恒點同你講?係咪話只要你聽佢話,就有方法可以令到你生存到最後?」見佢繼續唔出聲,我又補多一句。

同時間我用楊悅盈個電話收咗線。

區家純嗰邊嘅電話聲亦都喺幾秒之後停咗。

然後佢就Cut咗我線。

我諗…佢呢個舉動已經等於承認咗佢同柯志恒合謀。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