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讀不回死全家!

第35章 - 35 Unread Messages

佢兩個喺天台坐低咗,一直都無講嘢;何晞賢個電話不斷響,但係佢一次都無接到,反而按楊悅盈要求,佢不時就試打電話俾周Sir。

楊悅盈一直留意住Whatsapp,個Group靜咗十幾分鐘之後忽然見到6A-賴智勇 輸入中…,佢起初個心跳一跳,以為賴智勇又係想出嚟煽動啲乜嘢。

 

楊悅盈無講錯,而家無必要再增加犧牲者              23:44

但係點都好…尋晚的確係有人因為未讀訊息死咗

大家最好留意下會唔會有人半夜Send Message過嚟圖謀不軌

唔好校震機,更加唔好掉以輕心            23:46

 

見到原來仲有頭腦正常嘅同學,楊悅盈心情平伏番啲。

「喂?」何晞賢突然出聲,好似得咗;周Sir終於接電話。

「番學校等。」楊悅盈一手拎咗何晞賢個電話過嚟:「情況有變。」

本身安排好六個人嘅分工,點知話咁快就只係剩番四個人,所以楊悅盈想再大家當面分配多一次。

行到番學校門口嗰陣,周Sir同陳佩珊已經企咗喺度;雖然一早有心理準備,但係見到謝石俊真係唔喺度嗰陣,楊悅盈心入面又開始有啲沉重。

周Sir二話不說,見到何晞賢同楊悅盈行過嚟嗰陣,就拎咗部電話出嚟遞俾佢哋;楊悅盈望到係佢留低俾謝石俊、本身屬於羅彥輝嗰部,但係佢無拎番部機。

「謝石俊佢…喺我架車入面…」周Sir講到呢度就停咗,當然大家都知道發生咗咩事:「我報咗警,但係之前已經收番埋羅同學部電話。」

「警察有無講啲乜?」楊悅盈問,仍然無接周Sir遞埋嚟嗰部電話;何晞賢覺得周Sir有少少唔好意思,所以代楊悅盈拎咗部機。

「同之前一樣,送走咗謝石俊,循例問咗啲嘢…」周Sir深呼吸咗一啖繼續講:「佢哋一啲頭緒都無,淨係想用意外嚟解釋點解啲同學會爆頭。」

——意外?痴線!楊悅盈心諗,如果真係意外佢反而會覺得好意外。

「唔緊要,我哋有頭緒,照頭先咁講,聽日照常做嘢。」楊悅盈開始重新分配工作:「周Sir你聽日照常陪我出去,今晚你幫我Check清楚羅彥輝啲通話記錄,有咩發現即刻同我講——何晞賢俾番部電話佢。」

何晞賢聽到之後惟有俾番部電話周Sir。

「我定咗去邊度之後,會即刻Whatsapp你約時間同地點。」楊悅盈對住周Sir講完之後,就轉向何晞賢:「你…管住我哋兩個個電話就夠,以防半夜有人想害死我哋;其他嘢唔好諗住。」

陳佩珊有意無意咁好似想匿埋喺周Sir身後,但係始終避唔開俾楊悅盈點咗名。

「陳佩珊你負責番睇個Facebook Page。」佢對陳佩珊講。

陳佩珊望住楊悅盈,好似有啲怯,但又唔係好敢出聲。

「不如等我搞掂埋…我今晚應該都瞓唔著…」一如楊悅盈所料,何晞賢見到陳佩珊不情不願個款之後果然出聲。

「私底下講兩句。」楊悅盈指住陳佩珊講,然後行開咗;陳佩珊雖然有少少怕,但係都跟咗佢走。

行到一個何晞賢同周Sir都聽唔到佢哋對話嘅位置,楊悅盈望住陳佩珊一陣。

「而家全班死剩三份一人,你仲以為可以置身事外等人救?我勸你都係唔好咁傻。」楊悅盈瞇起眼,有少少唔客氣咁講:「何晞賢唔係你觀音兵,我亦都無義務要保護你。」

「你咩意思?」陳佩珊皺起眉問。

「如果你再企圖想控制何晞賢幫你做任何嘢…」楊悅盈唔想講到咁白,但係無辦法:「我就將你同周Sir個秘密爆出嚟。」

「咩秘密?你知啲乜?」陳佩珊表情一變,唔再係頭先嗰個驚青樣,而係對楊悅盈充滿戒心。

楊悅盈自己都嚇咗一跳:本身佢純粹覺得陳佩珊同周Sir之間有啲奇怪——件事一發生佢就同周Sir講、尋日自己一個番學校,喺教員室外面等、今日上到周Sir屋企好似好熟架步咁——所以諗住講出嚟拋下陳佩珊。

但係陳佩珊呢個反應,好似已經證明咗佢自己同周Sir有嘢咁。

「咩秘密大家心照。」楊悅盈忍唔住心入面多謝陳佩珊Confirm咗佢一個懷疑:「如果你唔想死,你想加入我呢一邊,我係唔會容許你做Free-rider。」

「慘得過其他人肯?」陳佩珊笑住同楊悅盈講。

——仆街綠茶婊…楊悅盈好想講出口。

「如果我話俾何晞賢聽你同周Sir嘅關係,你估佢仲會唔會俾你Free-ride?」

陳佩珊思考咗一陣,然後終於開口。

「好…」佢好似屈服咗咁,但又要攞番個彩:「但我唔係赦你…我係驚你亂講嘢影響到周Sir。」

「抵你無朋友、無拖拍。」陳佩珊開始行番過去何晞賢同周Sir嗰邊嗰陣,又回頭對住楊悅盈講咗句。

楊悅盈聳一聳肩無回應。

見到兩個女仔番咗埋嚟,何晞賢同周Sir交替望佢哋兩個。

「何晞賢…頭先阿盈同我傾過,我其實都應該出下力。」陳佩珊首先開口講:「張允行件事…你唔好諗咁多,今晚休息下…」

「大家都早啲休息。」楊悅盈插嘴講:「周Sir快啲帶陳佩珊番屋企。」

周Sir聽到之後碌大對眼。

「呃…好,我送陳佩珊番屋企先。」佢好快截咗的士,同陳佩珊上咗車之後就走咗;何晞賢望住架車開走嗰陣,似乎有少少落寞。

——唉…傻仔…

「吓?」何晞賢問楊悅盈嗰陣,佢先察覺到原來自己唔小心講咗出聲。

「無嘢。」

「頭先…你同陳佩珊講咗啲乜嘢?」何晞賢好似好好奇咁問。

「道理。」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