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讀不回死全家!

第31章 - 31 Unread Messages

張允行騎咗上洪諾言身上,開始亂刀拮落去;洪諾言舉起手擋,右前臂中咗好多刀,流血不止。

「痴撚線…」洪諾言一路鬧,一路用手繼續護住自己個身同埋個頭。

張允行睇準機會,將把刀插咗入洪諾言胸腔入面;洪諾言個口即刻有血滲出嚟,然後——唔知係咪迴光返照——忽然間用一股蠻力踢開咗張允行。

一下衝力令到佢失咗重心向後跌,爭啲碌落樓梯,好在用手捉住咗條欄杆先無事,但係佢個用嚟放刀同埋電話嘅斜肩袋就飛脫跌咗落去下一層。

「咳…」個肚中咗招有少少抖唔到氣,但係張允行見洪諾言翻咗身想爬走,所以佢好快扶住欄企番起身追咗過去。

洪諾言背脊向天咁用雙手爬,拖咗一條血路出嚟;張允行再一次騎喺佢背上面,用兩邊膝頭壓住佢雙手,然後將把刀打橫插咗入洪諾言條頸入面,用力扭咗一下。

傷口不停咁湧啲血出嚟,沾滿血同油脂嘅刀尖有啲滑,張允行壓實洪諾言、渣實把刀。

洪諾言兩隻手被壓住郁唔到,但係手指不停咁刮地下;佢對眼撐到好大,好似想扭斷自己條頸擰過嚟望住張允行咁。

但係隔一陣之後抽搐咗幾下,然後就一啲動靜都無。

「仲爭兩個…」張允行馬上鬆一口氣、自言自語咁講咗句。

搞掂埋徐建文就可以End Game…但係殺佢之餘要殺埋柯志恒…係呢條仆街害死Billy…

不過呢兩個可能有啲難搞:頭先張允行用何晞賢個Facebook Messenger約呢三條友出嚟,結果只係得洪諾言一個理佢;如果有機會佢想親口多謝下區家純——如果唔係區家純及時整壇咁嘅嘢出嚟,佢可能連洪諾言都約唔到。

掹番把刀出嚟之後,企起身慢慢行落樓下,諗住執番自己個袋收埋把刀。

點知呢個時候佢先留意到,其中一部電話——佢自己嗰部——因為個袋拉鍊拉唔實,頭先個袋飛落嚟嗰陣部機跌咗出嚟;衝力應該相當大,因為個Mon已經碎晒。

張允行內心一沉,執番起個電話襟粒Home制。

開到Mon,但係點樣Tap都無反應。

「屌奶吖!」無論張允行幾用力Tap個Mon都好…

佢都係開唔到個Whatsapp出嚟。

「哈哈…」佢拎咗何晞賢部電話出嚟睇睇個時間,忍唔住苦笑咗兩聲;而家時間係21:52,大約半個鐘之前佢嚟到瀝源,開始等洪諾言嗰時用何晞賢部機Send Whatsapp俾自己;同埋用楊悅盈部機Send咗俾謝石俊。

無辦法將自己張Sim卡拆出嚟放入其他電話度,所以佢連試嘅機會都無。

開咗何晞賢個Whatsapp嚟Check,頭先Send Message嘅準確時間係21:27。

張允行知道自己條命仲有大約五分鐘左右。

繼續用何晞賢部電話打咗俾周Sir。

「喂?」

「周Sir,何晞賢佢哋走咗未?」張允行雖然咁問,但係等唔切周Sir答:「你叫何晞賢同謝石俊即刻趕過嚟瀝源邨。」

佢一邊講,一邊拎住自己個袋跑番上樓梯。

「何晞賢同佩珊仲喺度。」電話另一邊嘅周Sir講:「過嚟瀝源邨?」

張允行上番天台,跨過咗洪諾言條屍行咗去唔係太遠嘅一個電錶房門口,一下打開咗道門。

「同何晞賢講,啲電話喺瀝源天台電錶房入面。」佢拎埋謝石俊同楊悅盈個電話出嚟:「但你叫佢要快,半個鐘之內到!」講完呢句佢就Cut咗線。

 

1. 收到同班同學Whatsapp Message,必需在30分鐘內讀取及回覆。

 

張允行部機覆唔到Whatsapp,佢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但係如果何晞賢佢哋趕唔切嘅話,楊悅盈同謝石俊兩個只能活一個。

佢諗都唔使諗就判斷楊悅盈生存嘅話會比謝石俊有用,所以…心入面向謝石俊講咗句Sorry之後,就拎謝石俊個電話出嚟覆咗楊悅盈,然後再用楊悅盈秒回,Restart咗一次30分鐘嘅倒數。

而家係21:54。

本身諗住殺咗洪諾言之後馬上逃走,再去搞掂埋徐建文End Game;有可能同一晚仲可以搵機會殺埋柯志恒,點知——跌爆Mon——張允行無諗過自己會因為一個咁戇鳩嘅原因而死。

佢將何晞賢、楊悅盈同謝石俊部電話疊埋一齊放咗喺電錶房角落頭地下。

頭先同洪諾言嘅打鬧聲一定有人聽到,警察隨時會到;佢唔想何晞賢佢哋幾個人嘅電話俾人當證物拎走。

閂埋門之前,佢猶豫咗一下,硬係覺得有啲嘢漏咗未做。

21:55,兩分鐘之後佢就會死,呢17年人生乜都無達成過,就喺一個咁柒嘅情況下完結…

佢即刻打開門拎番何晞賢個電話出嚟;喺個Contact List入面無佢屋企電話,所以張允行搵咗「家姐」出嚟,二話不說即刻打咗過去。

以前每一次同何晞媛講嘢、甚至只係見到佢,張允行都會心跳加速;而家佢個心一樣跳得好快,但係純粹因為怕趕唔切。

「何晞賢你去咗邊?」一接通電話,何晞媛劈頭就問。

「我係張允行。」佢劈頭就講一句:「我鍾意咗你好耐。」

無等何晞媛俾反應,張允行就收咗線,將何晞賢部電話放番入電錶房之後閂埋咗門;然後拎番自己部電話,行咗過樓梯口坐低。

透過個Mon啲裂痕見到而家係21:57。

時辰到。

張允行諗番起,佢升中四嗰年暑假,第一次去何晞賢屋企玩。

當年何晞媛啱啱準備升大學,張允行第一眼見到——

 

「嗚———————」

 

唔知點解手上部電話忽然間響起一陣毫無起伏、又尖又響嘅聲;張允行仲未反應得切,個頭就已經好似西瓜咁爆開咗。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