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讀不回死全家!

第28章 - 28 Unread Messages

周Sir屋企比我想像中大,入咗去之後,楊悅盈即刻坐咗埋張正方形嘅木餐枱度,將頭先嗰疊嘢同埋一枝筆放咗喺枱面。

「雪櫃有嘢飲,你哋自己拎;我擔多兩張櫈出嚟。」周Sir講完之後就行咗入房;我、允仔同謝石俊就喺張枱嘅另外三邊坐低咗。

楊悅盈望一望我哋幾個,皺一皺眉,咁啱陳佩珊喺廚房拎住幾罐嘢飲出番嚟,楊悅盈著有所思咁望住佢。

「Sorry…我有啲口乾。」陳佩珊見楊悅盈咁樣望住佢,有啲唔好意思:「你哋要唔要?」

陳佩珊將另外幾罐嘢放咗喺枱面,我、允仔同謝石俊一人拎咗一罐;周Sir喺房度擔多咗兩張摺櫈出嚟,一張俾咗陳佩珊,然後自己坐咗喺謝石俊隔離、我對面。

楊悅盈開始將疊紙攤開,陳佩珊就喺我旁邊坐低咗。

「我就順時序講下成件事先:暑假差唔多開始嗰陣,羅彥輝有出去搵過暑期工。」楊悅盈抽咗一張紙出嚟,係羅彥輝嘅Email List:「我用佢電腦入面Save低嘅Password Login咗佢Gmail,佢Send過Email去三間公司。」

張紙係Gmail嘅寄件箱,有三封Email係7月頭Send去某某公司嘅Email。

「羅生頭先同我提過羅彥輝係有做過暑期工,所以…」佢用筆圈起三個收件人嘅Email Address:「佢入咗邊一間…我唔知,但係好有可能係其中一間。」

「我聽日諗住過去問下,但係我自己一個去人哋可能會唔理我。」楊悅盈轉向周Sir講:「你同我一齊去。」

周Sir揚一揚眉,無異議。

「咁…你唔俾佢打過電話去其他公司搵工?」謝石俊舉手問。

——毒撚會打電話?我心入面諗;但係楊悅盈「啪」一聲放咗羅彥輝個電話喺枱面,推咗去謝石俊面前;謝石俊唔知頭唔知路咁拎起咗個電話。

「我唔知,你今晚幫我手Check下佢打出打入嘅電話…」

謝石俊意識到呢部係羅彥輝嘅電話,臉色一變,好似執起咗舊屎咁。

「7月17號羅彥輝Create咗LYFS呢個Page。」楊悅盈指向枱面另外一疊紙:「個Page截至尋日一直都有更新。我大約睇過,個Page講嘅嘢有啲係對應到今次發生呢件事…」

然後佢拎起另一張紙,一單新聞。

 

《疑遭同窗欺凌 17歲仔屋邨墮亡》

2017年7月23日

 

「但係羅彥輝7月23號已經死咗。」楊悅盈講完,又將段新聞拋去張枱中間;我同其他人不禁覺得有啲詭異,互相對望。

「所以你幫手睇下,個Page有無講過啲咩值得留意、或者奇怪嘅嘢。」楊悅盈拎起疊嘢遞俾陳佩珊。

陳佩珊面色一白,好似有啲驚咁;我見到之後即刻接過咗楊悅盈手上面嗰疊嘢。

「等我嚟。」我同楊悅盈講;陳佩珊用一個充滿感激嘅眼神望過嚟。

「我有其他嘢俾你做。」楊悅盈好似有啲不滿。

「得…我幫你搞掂埋佢。」我一口答應。

「如果有同學喺Group度有咩問題、有咩突發情況,你要幫手解決;因為經過尋日件事,佢哋唔多唔少都會睇你做頭。」楊悅盈一輪嘴咁講:「同埋我想你搵下有咩方法可以整爆人個頭。」

我——同埋在座其他人——都呆咗咁望住佢。

「吓…有咩方法?」開口問嘅係允仔:「點知呀…」

楊悅盈聳一聳肩。

「有無咩頭緒…?」我都忍唔住問咗楊悅盈一句。

「我唔知。」楊悅盈再一次重覆呢三個字:「如果我識分身,我會自己去查去搵,但係Admin下次幾時改規則無人預計到;我想喺呢段時間盡量搵多啲有用、可以幫到大家保住條命或者脫離遊戲嘅線索。」

大家都若有所思咁靜咗落嚟,但係我個腦反而一片空白;有咩方法可以爆人頭?我個感覺就彷彿自己入到DSE試場,打個份卷發現連題目都未識得睇咁樣。

「仲有,我想問…」允仔又再出聲:「Billy尋日提過嘅關鍵人物——」

「係我提過,同何晞賢講、佢再轉述俾吳啟鋒聽。」楊悅盈插嘴糾正番允仔,同時用一個怪責我咁嘅眼神望埋嚟。

我心入面一沉:如果我無同過Billy講呢件事,可能…佢尋日就唔會咁樣叫晒全班番去開班會…同埋死…?

「總之!」允仔俾楊悅盈打斷咗,有啲不滿:「淨低嘅人係徐建文同洪諾言?」

楊悅盈啱啱開口,佢袋入面嗰四部電話就響;所以佢拎咗出嚟分別俾番個電話我哋幾個。

 

大家好!關懷同學由Whatsapp做起!

讀後回覆是基本禮儀,已讀不回的人都去死吧!            15:41

 

屌你老母柒輝              15:41

 

中間插一句嘅人係徐建文。

 

徐同學,無意義的謾罵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與其浪費時間,不如看看昨天的統計吧!              15:42

 

本日因未回覆訊息而死的人數:1人

因Quit Group而死的人數:0人

因Send Message給死者而死的人數:10人

剩餘人數:17人          15:43

 

未覆回訊息而死…1人?

 

終於有人因為未回覆訊息而死了…

Admin對你們有點失望!              15:43

 

我唔敢望其他人,淨係同楊悅盈交換一個眼神——就連佢望落都好意外,其他人嘅表情可想而知。

 

@您 你又話唔會有事嘅?            15:44

 

陳嘉欣——其中一個女同學——指名道姓咁問我。

我點撚知!我好想錄句語音覆佢,如果真係無人Send過Message出嚟,點會有人因為唔覆而死?

 

不要再插嘴了(笑)!

先讓我再提醒大家一下規則!               15:44

 

柯志恒?我第一時間諗到嘅就係佢。

 

遊戲規則:

1. 收到同班同學Whatsapp Message,必需在30分鐘內讀取及回覆。

2. Group Message不在此限。

3. 用Emoji或者無意義語句回覆者——死亡!

4. Quit Group者——死亡!

5. Send Message給死者——死亡!

6. 把遊戲的存在以及任何資料告知此Group以外的第三者——該名第三者死亡!

 

勝利條件:

1. 6A班全員死亡!

2. 6A班倖存者兩人或以下!

3. 關鍵人物全員死亡! (進度:2/4)               15:46

 

同學們加油!昨天又成功除掉一個關鍵人物了!            15:46

 

楊悅盈見到我好激動咁想覆,伸手埋嚟想阻止我,但係俾我一手甩開咗,錄咗句語音訊息。

 

「柯志恒!你又做咗啲乜撚嘢?」              15:46

 

「屌!」我用力拍枱鬧咗一句,其他人望住我,唔敢出聲。

 

@您 關我咩事?點解要針對我?          15:47

 

柯志恒覆番我;當我想繼續同佢嘈落去嗰陣,區家純Send咗張圖出嚟。

 

尋晚洪諾言半夜Send過Message俾我!

我唔知佢有無對其他人咁做!               15:47

 

然後我Download咗嗰張圖——一個Whatsapp嘅Screen Capture,顯示洪諾言尋晚03:15 Send咗條Message俾區家純:「對唔住…如果我想生存落去,惟一辦法就係做最後剩低嗰兩個人嘅其中之一。」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