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讀不回死全家!

第26章 - 2̱̝͉̙͌̈͐6̴͈̟̣͔̔̑ ̖ͬͥͬ̆̃̇͗͠Ȗ̥̩̰͙̤ͪ̋ͨñ̡̝͈̘͕̠̘̾͐ͦͣ͊̒r̗̤̤̗͗͛e͙͇̭̫͇ͨà̷͖̾̚d̤̝͖ ͎͉̗̺̐M͉̞̜͎̘̞̤͡e͚̲̮͍s̖̞̿̀̋͑̑͊͒s̨̙͉͍̥͇͕̖͐a̴̝͙͗ͭ̌̂ͦ̔ͩg͎̯̣̗̰̏e͍̙̅s̸̭̳̏͐ͅ

之前楊悅盈一直想避開唔諗嘅嘢又再一次湧上心頭:究竟係咪羅彥輝鬼魂作祟?

再向下拉見到,8月26號嗰日個Post似乎已經證明咗羅彥輝係Admin。

 

Y̚o̵̷͈̠̯͉̜ͣ̿ͪ͊͂͘ǘ̥̟̀ͤ̆ ̦͍̩͕̬̤̣̱̎͂ͯ͒ͥ́ͮ̂͘C̢̳͉͔̣ͮ͋͠ͅr̓̾̋ͯ҉͉̟̯̹͢ͅe͙͉̟͓̎͌ͯͬ̄̿ͭå̢̼̜̺͚͙̹̲͈̗̾̐̈͒̓t̳̻̹͎̘̲̀͋̀͊ͩ͠͞͞ẻ͖̻̣̝̫̪̙̌d̗̦̠̾̀̔͊ͪ̈́̕͜
̼͈̪̗̪͇̲̼̍ͭͮ͜͠G̸̵̳͔͉͇̩̣̱̣̀͗̾̐͛ͤ̽͞rͮ̐͏̷̲̘͞ͅȯ̸̡̗̲̱͈̤͓̰̣̞͛̈́̋́u̵͖̺̤̲͖̟͉͊̓ͥ̇̐̉p̴̊ͣ̽̂ͩͯ̚҉̠͕̱̟̻̙̖
̠̖̙̱̫̭̟̭̼̀͋́ͮ̑̑̓́̀͡"̭̭̲͚̃͛̓́͊́ͤ̽͒͟͠͞已̶̰̙͓̩̉ͮ̀̓̐̂讀̴̣̲̗̝̓̀不̴̪͈̱͍̗̟̪͋ͦ̍͒̏ͭ̚̚回ͫ̉̀҉̠̙̮̝͙̤̲
͛̿ͣ̋ͧ͛͡͏̸͖̝̞̪死̯͈͍̬͓͖ͣ̇͒̆͋ͩ
͕̻̒̃全̪͙̖́̔ͪ͆家̖͔͚̈́̒̂ͩ̿͒̋"͂̆҉̺̩͕̖

 

楊悅盈拎咗自己電話出嚟,開咗Whatsapp打咗一段字諗住直接Send俾Admin。

 

雖然我唔知你點做到…但係你就係羅彥輝?

 

想Send出嗰陣停咗手——佢咁樣做算唔算Send Message俾死人?為安全計,楊悅盈將段Message Copy咗過去已讀不回死全家個Group度Send。

 

@Admin雖然我唔知你點做到…但係你就係羅彥輝?

我已經發現咗你LYFS個Page                14:27

 

然後望下時間,又Send咗個Message俾謝石俊同埋用何晞賢電話Send俾允仔——保命動作。

繼續研究落去先發覺,個Page有時每日都出新Post、有時隔幾日都無,但全部都係一啲意義不明嘅圖同埋花咗嘅字;啲圖還好,似係嗰啲鬥雞眼先睇到嘅立體畫咁,反而楊悅盈唔係太敢再Copy啲字出嚟睇。

總共有十幾個Post,而個Page係7月17號Create嘅——即係羅彥輝死之前已經有呢個Page?

外面羅生開始嘈到拆天,但係楊悅盈無理過,因為佢好逼切想快啲確定羅彥輝自殺呢件事係幾時發生。

聽聲似乎有人俾羅生打——楊悅盈希望係周Sir——然後聽到羅生行去門口嗰邊,另一個人跟住過去,之後佢哋就打開門出咗去。

楊悅盈用羅彥輝部電腦,試咗幾次唔同關鍵字,終於喺Google搵到呢單新聞嘅同時,覺得自己心跳好似停咗一下咁。

 

《疑遭同窗欺凌 17歲仔屋邨墮亡》

2017年7月23日

 

仔細睇內文,楊悅盈好快就見到死者個名的確係羅彥輝;佢7月23號喺屋企天井(即係外面)跳樓死咗,寫低嘅遺書入面有提到喺學校俾人欺凌,不過記者訪問過佢哋校長,校長否認有呢件事。

呢個日期就係楊悅盈跟屋企人番咗鄉下嗰段時間,而學校一直都無通知過佢或者5A-6A班,而且…學生自殺嘅新聞越嚟越多,新聞已經唔會再炒作,所以…佢直到呢一刻先至完全知道成件事。

7月23日。

楊悅盈開番個Facebook Page出嚟,不斷向下拉,拉到大約呢個日子之後順住時序睇。

拉到某個Post,羅彥輝死咗之後嘅某日某Post,隱約見到段佢有啲在意嘅字。

 

爸̴̧͕̖͖͚̻̰͆ͩͬ͑̉͊̇͆ͮ̏ͫ͂̃ͬ̾̚̚̕̕͠媽̨̤̯̣͈̥̣̮̣͙͕͊̇̈ͧ̄̈́̑̈̆̀̀͘͟對͕̮̱̥̺̱͙͖̺͍̤̭̐̅̄ͮ́͆͑̓͡ͅ不̵̡̡̱̣̹̋̄͊̋̄͊̔̾̂̔ͦ̚͠͞起̴̷̴̦̖̻͉̠͇͓͔͖̠̜̬̪̳͚̗̘̘̈́̂͌͒ͮ̀

 

楊悅盈將段字Copy去Notepad度睇清楚段之後,佢覺得應該話俾羅生同羅太聽;唔知幾時開始外面已經靜晒,但係佢照樣企起身,慢慢拉開道門行咗出去。

羅生坐咗喺梳化度,雙眼紅晒,左手墊喺自己膝上面托住額頭,右手中指同食指夾住枝煙;但係啲煙灰燒得好長,因為佢根本一啖都無吸過。

佢望住企喺羅彥輝房門口嘅楊悅盈,無出聲。

「Uncle…?」楊悅盈雖然有啲驚,不過佢感覺得到羅生係正常人,只係情緒失控:「我係楊悅盈…」

「楊…」羅生細細聲重覆咗個名幾次,然後強擠出一個笑容示好:「輝仔佢…成日提住你…」

——我知道。楊悅盈諗起羅彥輝同鄧鐵雄啲Whatsapp內容,心入面答咗一句。

「如果當時個個都好似你咁對輝仔…佢就唔會…」羅生講咗半句就出唔到聲。

楊悅盈聽到佢咁講覺得有啲好笑:佢只係當羅彥輝係一個普通同學,羅生竟然講到自己好似對羅彥輝照顧有加咁。

當所有事物腐敗到極點嗰陣,原來做番正常嘢已經等如做咗件善事。

楊悅盈行咗去羅生面前踎低望住佢——雖然羅生一身煙味,但係佢無乜所謂。

「羅彥輝…阿輝佢…」楊悅盈諗起頭先喺Facebook見到、佢覺得要俾羅生知道嘅嗰段字:「佢想對你同羅太講句『對唔住』…」

羅生聽到之後,左手揞住雙眼。

雖然無出聲,但係淚水開始慢慢喺指縫間滲出。

楊悅盈有啲不知所措,佢好想安慰下羅生,但係唔知應該點做;好在個電話響得及時——拎起個電話嚟睇,原來Admin覆咗佢。

 

@您 是的,但知道我是誰又怎樣?

你們要生存下去,就惟有按我的規則條件來做!            14:29

 

楊悅盈心情好矛盾:雖然佢哋嚟勾番起羅生嘅喪子之痛,但係而家又發現竟然有途徑可以同羅彥輝溝通到…話唔話俾羅生聽好?

——羅生,你唔使咁傷心,你個仔而家已經成為咗一個…一個會用啲唔知咩方法…去殺人嘅…嘅唔知乜嘢…嘅鬼?

楊悅盈用力搖咗搖頭,想令自己清醒下;佢唔知道要將有關已讀不回死全家嘅嘢透露到咩程度先會害死人,但係佢唔敢拎羅生條命嚟搏。

羅生用手抹下面,眼神放空咗一陣;楊悅盈留意到嗰條煙灰終於捱唔住跌咗落地。

羅生將個煙頭丟咗喺旁邊一個煙灰缸度,然後又喺袋掹咗一枝出嚟放入口,但佢想點煙嗰陣望咗一望楊悅盈;楊悅盈做咗一個「請便」嘅手勢——佢爸爸本身都係一個煙剷,由細聞到大,到而家對煙味無乜感覺。

楊悅盈見羅生心情平伏番啲,就想繼續問啲有關羅彥輝嘅嘢。

「羅生…可唔可以問你少少關於阿輝嘅問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