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讀不回死全家!

第19章 - 19 Unread Messages

大部份同學都唔知嗰兩個男人係警察,所以注意力全部放晒喺楊悅盈身上;雖然現場有大人喺度,加上佢哋已經俾我收咗電話無得發作,但係我仍然見到有唔少同學用一個充滿懷疑甚至乎敵意嘅眼神望住佢。

一老一嫰嘅便衣警察,兩個表情都好似啱啱見到啲難以置信嘅嘢咁,尤其是後生嗰個;我知道因為佢哋行過嚟一定會經過我哋課室,所以已經親眼目睹咗一次裏面個慘況。

年紀大啲嗰個警察對住我點一點頭——上次錄口供嗰陣,我一提到Elaine爆頭,佢就用一個見到痴線佬咁嘅眼神望住我——今次佢自己親眼見到,終於無得唔相信。

「周Sir…」楊悅盈有啲戰戰兢兢,唔知係顧忌啲同學定係唔習慣同警察打交道:「佢哋搵你…」

周Sir放低咗箱電話,過去兩個警察傾咗兩句之後就行咗出課室外面。

楊悅盈企咗喺原地一直垂低頭,想避開啲同學嘅目光。

「你…坐低先…」我指一指我面前、陳佩珊隔離個空位坐低咗。

「電話。」有後排嘅同學補咗一句,可能係想提醒我、或者純粹係信唔過楊悅盈。

「嗯…將你個電話放入箱。」

楊悅盈行過嚟,放低咗個電話之後就坐低咗。

同佢四目交投:我固然有好多問題想問佢,但係亦都感覺到佢有嘢要同我講;但係同學嘅目光又開始聚焦落我度。

不經不覺之間,我好似已經取代咗Billy變成呢一班嘅領袖咁;呢個Moment先意識到呢個局面嘅我,有少少手足無措。

「呃…其實,我一直都同楊悅盈一齊搵緊破解呢個遊戲嘅方法。」不過既然係咁,我都安心少少:「我可以用自己條命嚟保證,楊悅盈絕對唔會係Admin、或者係安插喺我哋之間嘅內鬼。」

「佢點會用到羅彥輝個電話?」頭先幫手救人嘅謝石俊舉手問。

「我…我叫咗佢今日去羅彥輝屋企,因為正如Billy所講,一直無出現過嘅羅彥輝好有嫌疑。」我用一個求救嘅眼神望向楊悅盈,因為我根本就未知佢頭先喺人哋屋企發生咗啲咩事。

「上到去…我先知原來佢已經死咗。」楊悅盈開始接棒向同學交代:「因為何晞賢一直有同我Update班會發生緊咩事,我想阻止吳啟鋒佢哋Send Message俾羅彥輝,一時情急就用咗佢留低喺度嘅手提電話…想警告佢哋。」

雖則我見到有啲同學個樣仍然唔太服氣,但係大部份同學似乎都接受咗我哋呢個講法,無再追問落去;我稍為鬆咗一口氣。

「咁…何晞賢…你哋發現咗破解方法係乜嘢未…?」坐得比較前嘅區家純細細聲咁問——其實呢件先係所有人最想知嘅事。

——我都想知。

我心入面講咗一句

——我都想知有無殺死關鍵人物以外,又可以破解到嘅方法。

當然我唔可以宣之於口。

「而家規則已經改咗,不讀不回呢條路俾Admin封死咗。」我惟有見步行步:「不過由新規則生效到而家幾個鐘,在坐仍然生存緊嘅各位,應該會Send過Whatsapp俾同班同學?」

一如我所料,無人有反應——因為Send過Whatsapp嘅幾個人仍然喺隔離課室,身首異處。

「所以其實無嘢需要改變,由而家開始,我哋繼續完全唔好對同班同學單獨Whatsapp就可以保證無人再死。」

同尋日楊悅盈教大家不讀不回嗰陣嘅輕鬆、釋懷氣氛相比,我簡直覺得自己唔講仲衰過講;有唔少同學一聽完我呢個方法,馬上反白眼、大聲歎氣,我好似仲隱約聽到幾聲「屌…」。

我唔怪佢哋——其實我一早已經受到楊悅盈影響,覺得迴避死亡係個治標不治本嘅方法。

Admin可以隨時改規則:一開始強制回覆Message、而家改成強制讀取Message…跟住落嚟,好有可能係強制Send Message。

「頭先Billy係咪講過…」張浩榮,Billy嘅一個籃球隊隊友,舉手問我:「關鍵人物係佢同埋——」

——戇撚鳩!

「仲有!」我大聲到幾乎好似嗌出嚟咁:「仲有一件事!」

我望下MK五人眾——特別係徐建文同洪諾言——佢哋似乎對張浩榮頭先講嘅嘢唔係太在意,反而俾我忽然一嗌嚇親。

Billy死之前提過四個關鍵人物嘅嫌疑人嗰陣,徐建文同洪諾言都未番嚟;Billy雖然無指名道姓,但係其實全班都知係邊四個人,不過我暫時唔想驚動到佢兩位,因為我唔知當佢兩個知道勝利條件就係自己要死之後,會做出啲乜嘢。

「仲有咩事?」謝石俊再一次舉手問。

「仲有,呃…」仆街。我唔知講咩好:「為咗確保無人會唔守規矩,單獨Send Whatsapp俾同學,我哋…我哋…」

楊悅盈見我有啲狼狽,伏咗喺枱面,然後用自己手臂遮住,喺一個只有企佢面前嘅我先至見到嘅角度拎咗個電話出嚟,打開咗已讀不回死全家呢個Group,指俾我睇。

「如果發現有人犯規,收到同學嘅Message…」我唔知佢俾我睇呢個Group係咩用意,但係惟有諗到乜就講乜:「收到同學Message,就喺已讀不回死全家個Group度通知大家。」

「然後呢?我哋全班一齊用Message炸佢、制裁啲犯規背叛嘅人?」

今次發問嘅人唔係謝石俊,而係柯志恒。

我有啲意外——老實講,撇開徐建文同洪諾言,喺我心目中最有可能犯規嘅人就係佢。

「學何晞賢話齋,而家Send Whatspp俾人,就等於用刀降住人哋條頸。」柯志恒好認真咁講:「我諗無同學會反對我哋制裁啲惡意想害死人啲同學?」

柯志恒而家嘅狀態,俾我感覺就同Billy死之前,借佢講嘅嘢嚟煽動人哋用Message炸羅彥輝嗰陣咁樣;分別在於佢利用嘅人由Billy變咗做我。

但係今次唔會有問題。

同頭先主動Send Message俾人唔同,今次柯志恒講嘅呢個方法只係叫大家收到Message之後先行動,理應唔會有咩差錯;而且我無幾耐之前先喺柯志恒頭上面貼咗「信唔過」呢個標籤…佢可能係想借呢個機會挽回番少少地位?

「無錯。」我諗咗一諗之後答佢;柯志恒聽到我贊同佢,有啲驚訝:「所以大家記住:只要你Send一條Whatsapp俾我哋班入面任何一個人,就等如向全班宣戰。大家團結,就可以渡過呢次難關。」

終於,同學嘅精神放鬆番落嚟;雖然啱啱目擊咗咁多人死喺自己面前,大家仍然係一片愁雲慘霧,但係至少氣氛已經無咁沉重。

我同楊悅盈對望一眼——惟獨是我哋兩個知道,我講咁多嘢根本完全無解決過任何問題。

迴避死亡係個治標不治本嘅方法。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