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讀不回死全家!

第11章 - 11 Unread Messages

楊悅盈瞓醒嗰陣,已經係下晝一兩點,佢自己一個出門口,去茶餐廳食咗啲嘢之後就開始行番學校。

住喺瀝源邨嘅佢,距離學校最多只不過十五分鐘路程。

佢今日自己一個番去,因為諗到如果要去登門拜訪羅彥輝嘅話,佢首先要搵到對方住邊先;雖然楊悅盈同羅彥輝有少少交情——始終羅彥輝俾人拍片廣傳嗰陣,佢都會諗起搵楊悅盈求救——但係佢兩個未至於熟絡到連對方地址都知道。

最簡單直接快捷嘅方法,就係番學校問周Sir、或者偷睇學生資料;但係楊悅盈有信心,只要係同羅彥輝相關嘅嘢,周Sir都會肯無條件咁幫佢。

因為呢樣嘢係周Sir欠咗羅彥輝嘅。

距離開學仲有四日,換言之而家係最後四日暑假;對楊悅盈嚟講,佢知道呢四日其實係人生最後四日暑假——屋企家境唔好,供哥哥一個讀大學已經令到父母好辛苦,加上自己成績一般,佢唔想浪費屋企人啲錢讀多四年書;楊悅盈一早已經打算好,考完DSE之後,佢就會出嚟搵工投身社會。

諗到呢點,楊悅盈不禁有啲黯然。

雖然佢喺學校無乜朋友,甚至乎連值得回憶嘅事都無幾多,但係如果環境許可,佢始終都係想讀多幾年書先。

唔係因為自己好學或者上進,純粹係唔想咁快出嚟面對呢個現實社會、現實世界。

可能因為諗起呢件事,當佢行到去學校附近嗰時,抬起頭望住粉紅色外牆嘅校舍,佢竟然覺得有啲唔捨得呢個地方。

喺呢度過咗五年,每一日都只係想快啲離開;到咗而家挨多半年就永遠唔使番嚟,佢反而希望個天可以俾多少少時間佢。

楊悅盈轉過街角行向校門嗰陣,同迎面行過嚟嘅陳佩珊打咗個照面——佢同陳佩珊其實自從中一開始已經同班,但係兩個一直都好似陌生人咁。

陳佩珊呢種美少女,日日都咁多同性異性朋友圍住佢氹氹轉,楊悅盈懷疑佢可能連自己係邊個都唔認得。

點知,陳佩珊竟然對住佢微笑打招呼。

雖然佢表情有啲拘謹、尷尬,但係已經令到楊悅盈罕有地覺得好溫暖。

「咦?阿盈你…今日都番嚟學校嘅?」

「嗯,我有啲事要搵周Sir。」楊悅盈簡單答佢一句,然後兩個人並肩一齊行入學校。

「多謝。」

「啊?」楊悅盈一時間有啲手足無措——陳佩珊呢個彷彿同佢生活喺唔同維度嘅同學,點解要同自己講多謝?

「最近發生呢件事…」陳佩珊講到呢度稍為停一停,臉色變得有啲灰暗:「如果唔係尋日你教我哋點樣解決,我可能已經精神崩潰咗…」

楊悅盈知道不讀不回並唔係最終解決方法,但係呢個Moment佢唔忍心同陳佩珊說明。

「嗯,唔使客氣,大家同班同學。」

行到去教員室門口,楊悅盈準備推門入去嗰陣——

「係呢?你今日又點解番嚟嘅?」

「我…呃…我想番嚟坐下啫,一個人喺屋企好易亂諗嘢…」

——如果你唔想同我講,你可以直接唔答,唔使敷衍我。楊悅盈睇得出陳佩珊唔想話俾自己聽佢番嚟做乜,但係佢無當場揭穿;只係同佢講咗聲拜拜之後望住佢去咗雨天操場旁邊啲長石櫈度坐低。

當楊悅盈想再一次推門行入教員室嗰陣,道門自己打開咗——柯志恒一臉胸有成竹咁行咗出嚟。

見到柯志恒,佢好唔爭氣咁打從心底有少少怯;反而係柯志恒對住楊悅盈大方一笑,然後就走咗。

楊悅盈入咗教員室,行埋去周Sir個位度嗰陣深呼吸咗幾口氣嘗試冷靜番自己;周Sir坐喺自己位度,對住部Notebook全神貫注打緊字,應該係做緊開學日嘅準備工作。

「阿Sir。」楊悅盈企喺佢張枱隔離,叫咗佢一聲;周Sir望住楊悅盈展露出一個陽光微笑。

「咦?你今日番嚟學校溫書?」

「唔係…」因為教員室入面除咗周Sir仲有另外四五個老師,所以楊悅盈壓低聲線講:「我想要羅彥輝屋企地址。」

「羅同學佢屋企人幫佢申請咗休學喎,可能佢唔會太想有人——」周Sir個笑容殭硬咗,同時眉頭上揚,好似有啲驚訝。

「唔好問點解,搞成今日咁樣都係因為你。」楊悅盈打斷咗周Sir嘅說話:「我只係站喺羅同學朋友嘅角度,嘗試去收拾一個你有份搞出嚟嘅殘局。」

周Sir好似有少少嬲,但同時又唔好意思發作,同楊悅盈兩個人四目交投,靜止咗落嚟,但係楊悅盈一啲都無怯。

當日楊悅盈私底下向周Sir報告羅彥輝俾人欺凌嗰時,作為班主任嘅佢無罰到吳啟鋒嗰班人、無同羅彥輝傾計開解佢,反而係叫欺凌者同被欺凌者出嚟當面對質;就算唔係發生咗已讀不回死全家呢件事、就算呢件事真係完全同羅彥輝無關,周Sir其實都已經同欺凌者一齊間接摧毀咗羅彥輝呢個人。

楊悅盈明白呢種想小事化無嘅怕麻煩心態,但係如果為人師表都可以因為規避麻煩而置學生於不顧嘅話…

周Sir終於頂唔順,移開咗視線。

沉默咗一陣。

佢拎咗張紙出嚟寫低咗個地址,交咗俾楊悅盈。

「我唔知你哋打算點做,但係萬事小心…我唔想6A班…」周Sir歎咗一口氣:「我唔想6A班一開學就剩番一兩個學生…」

楊悅盈摺起張紙,袋落校裙袋之後轉身就走。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