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讀不回死全家!

第1章 - 1 Unread Message

「已讀不回死全家?」

坐喺我右邊玩緊電話嘅Elaine忽然間講咗句。

「…吓?」

「『已讀不回死全家』…啱啱有人Create咗個咁嘅Group,拉晒我地成班人入去。」Elaine遞部iPhone過嚟俾我睇。

佢開住咗個Whatsapp Group:一個啱啱Create嘅Group,入面未有人講過嘢,但我見到不斷有淺藍色嘅Notification彈出嚟,似乎Admin仲不斷咁加緊人。

我想伸手拎佢電話過嚟睇嗰陣,Elaine馬上縮手。

「你自己開電話睇啦!你都入咗Group架!」

我無回應,亦都無拎電話出嚟,反正個Group一定係Billy——我哋班會主席、亦都係我老死——搞出嚟。

「好心你叫Billy唔好成日搞埋啲無聊嘢…正正經經開個番班會Group…」睇嚟Elaine諗法同我一樣。

Elaine口裏說不,但我見佢似乎好有興趣咁開始睇個Group入面有咩人,我望下課室,其他有番嚟補課嘅同學都睇緊電話,有幾個圍埋一齊竊竊私語,似乎大家都喺度討論緊個Group。

我就無佢哋咁好氣,根據過往經驗,Billy加齊人之後就會不斷貼啲膠圖,然後唔使五分鐘就會好多人Quit Group,最後Billy玩幾日就會覺得悶,Close咗個Group佢;隔幾個星期又開一個奇奇怪怪Group嘅出嚟玩,週而復始…

「無聊…讀書又唔見佢咁好心機…」Elaine已經一馬當先Quit咗個Group,收埋部電話,然後拎啲教科書出嚟。

十點二十八分,仲有兩分鐘周Sir就會嚟開始補課,而我亦都打算用補課呢半日睇晒本小說佢。

「嘭!」

一拎起本小說嘅同時,旁邊忽然間傳嚟一下爆氣球咁嘅響聲,跟住就有啲暖水潑過嚟,我本能咁丟低本書,瞇埋對眼用手擋住。

邊撚個掉水彈?

「仆街!做乜鬼!」我好大聲咁咒罵,同時拎起條校呔抹面。

聞到啲鐵鏽咁嘅味,仲感覺到有啲好長嘅頭髮黐咗喺我塊面度。

然後就聽到啲同學開始大聲尖叫。

擘開眼嗰陣睇到我枱面多咗粒眼珠。

自己成件白色恤衫染紅晒,仲有啲鮮紅色嘅粒粒黐住喺我隻右手同埋個衫袖度。

我想望下Elaine有無事嗰陣,先見到佢個頭消失咗!

鮮血不斷咁由佢條頸個斷口位度噴出嚟。

無頭嘅Elaine隻手向下一垂,部iPhone跌咗落地,但佢個Screen仍然Display緊個Group:

 

已讀不回死全家

您已不是本群組成員

 

我感覺到自己不受控制咁想向後縮,同時叫咗出聲,然後連人帶櫈一齊撻咗落地。

眼前一黑…

 

* * * * *

 

喺Elaine個頭爆炸前嘅十分鐘,我其實已經喺課室坐咗埋自己位。

6A班總共有四十人,但而家淨係得十五個同學番咗嚟,零零散散咁坐喺自己位,有啲就三四個坐埋一齊傾計或者玩電話。

俾著平時如果無老師喺度,我哋一定會大聲講大聲笑;但係半年前羅同學出咗事之後,我哋全班都好似俾層陰影罩住咗咁。

對於我哋升中六嘅呢班學生嚟講,呢個暑假應該係DSE前最後一個可以放心去玩去開心嘅暑假;我哋班主任周Sir深明呢個道理,所以學校雖然有幫我哋安排臨開學前番嚟補課,但係佢對於邊個有番邊個無番,一早已經講明會隻眼開隻眼閉。

平時上堂瞓覺、玩,或者無心向學嗰班MK一個都無番到嚟;但係我估唔到嘅就係,連成績最好、全班考頭十名嗰幾個同學一樣大部份都唔見人。而家喺度嗰啲同學都係成績中規中矩、或者特別聽話嗰班。

我因為生得高,而且成績唔錯(我係全班考頭十名嘅其中一份子),老師一般都唔使點留意我,周Sir亦都因為咁編咗我坐課室最後一排嘅角落頭。

由於我平時群開嗰班朋友都係屬於掛住玩嗰種,其實我已經做定晒心理準備今日會得自己一個,不過人總係會對啲未知嘅事情有一種莫名奇妙嘅希望。

補課十點半開始,而家十點廿五分,仲有五分鐘,我仍然期待緊我嗰兩個老死——Billy同允仔會唔會良心發現番嚟陪我補課。

希望還希望,當然我都知無乜可能會發生,所以我亦都一早準備咗本小說帶番嚟睇。

可能你會問我,既然我知啲friend唔番嚟,我又係成績好嗰班,咁我番嚟做乜?

一字記之曰:女!

我女神佩珊係屬於成績中等同埋乖嗰類學生,我知道佢有90%機會會番嚟補課,而且今日一定唔會有啲平日好似烏蠅咁嬲住佩珊嘅MK仔同學出現,所以今日…我要趁今日放學搵機會同佢傾計!

睇緊小說嘅我眼角瞄到有個女同學嘅身影走入課室:齊肩短髮、高佻、腳步緩慢。佢慢慢走去我隔離個位坐低,放低手袋之後翹起雙腿開始玩電話。

我忍唔住聚精會神落自己眼角度偷望佢條腿:成日做運動嘅佢雖然皮膚有啲黑,但係條腿四十幾吋、有線條…

我歎咗一口氣——佢身為女班長竟然著條咁短嘅裙…有傷風化…

「何晞賢,估唔到你會番嚟喎,你唔知佩珊同屋企人去咗旅行咩?」唔知佢係咪Feel到我偷睇,佢一盤冷水潑落嚟;我聽到之後眼都突,擰咗個頭過去望住佢——

呢條女唔係我女神佩珊,而係女班長Elaine。

佩珊係白白淨細細粒嗰Type,而且無可能會主動坐我隔離。

「哈哈哈!估到你啦,唔係你點會番嚟補課!」佢仍然係對住部電話打字,但係嘴角上揚開始恥笑我:「我講下架咋,佢番唔番嚟睇你好無彩啦!」

俾佢踢爆咗有啲尷尬,加上我一向都不擅詞令,惟有報以一句:「仆街啦你…」

Elaine伸咗隻左腳過嚟踢咗我一下。

我並唔係毒撚,但係因為內向,所以班上面無乜朋友;除咗Billy同允仔之外,惟一一個有兩句傾嘅就係Elaine——我中三嗰年轉校過嚟嗰陣,佢係第一個同我講嘢嘅同學,之後唔知點解我哋就好自然咁熟絡咗。

雖然我女神係佩珊,但係有時都不禁會幻想:我同Elaine會唔會終有一日喺埋一齊?佢個樣其實唔差,有打開排球校隊、身材好、條腿又長,如果…

呢個時候全班同學嘅電話都陸續開始響——雖然我校咗靜音,但係都Feel到震咗一震,打斷咗我嘅思緒。

Elaine拎部電話出嚟開Whatsapp,然後忽然間講咗句:

「已讀不回死全家?」

「…吓?」

「『已讀不回死全家』…啱啱有人Create咗個咁嘅Group,拉晒我地成班人入去。」Elaine遞部iPhone過嚟俾我睇。

然後——三分鐘之後,佢個頭就好似氣球咁爆開咗。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