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孩的明天 為校園霸凌發聲

第29章 - 善意的可貴

 

「我從沒想過要報復你們,我害怕你們會再次傷害我。」我告訴他。
遭遇校園霸淩我不得已輟學降級,初中結束後失學在家兩年,我從未得到過任何人的安慰與支援,所有的痛苦與無奈最後都化成我寫作的動力。
失學期間沒有人重視我,在有些人眼中無論我做什麼都是錯的,他們緊盯著我,放大我的缺點,甚至編造有關我的虛假謊言。
杜甫在茅屋為秋風所破歌中所作詩句南村群童欺我老無力,講述的就是野蠻兒童欺負年老落魄的杜甫一事。
憶起霸淩者之一在他小學作文中也描寫過欺負傻子,向他破舊不堪的家中扔石頭。
可見孩子雖然年齡小,他們卻有能力傷害他人,觸犯法律。
「我印象極為深刻的一件事是,我彎腰準備撿不慎掉落在地上的橡皮,你以為我要打你,你先動手,之後我便狠狠的毆打你,那時你已對我們充滿防備。」他說。
表弟曾告訴我三姨勸他少和我接觸,多和同學玩,慘遭校園霸淩後失學的我在親戚們眼中也沒什麼地位。
不僅老師在學校不在意我,我當年也經常遭到父母的責駡,父母雖然願意出面保護我,但他們也會責怪我不強大,父母從未考慮過校園霸淩本身就是一件觸犯法律的事情,他們沒有文化,沒有法律意識。
他們的過於嚴厲導致我不敢和他們講自己遭遇校園霸淩,教師的一個巴掌拍不響的理論,說如果有人欺負你,你不抵抗,對方久而久之就會覺得無趣,不再騷擾你,如果你和他們打架,那麼雙方一起罰,雙方都有過錯。
父親現在對我的態度比從前緩和很多,少有大聲責駡我,甚至毆打我了。
在我國打孩子被認為是正當的教育,不打孩子反而被認為不負責任。
父親向我抱怨家中不富裕,抱怨同事們經常問起為什麼我還沒有參加工作。
我很想問他的同事,是否有高薪穩定的好工作推薦。
一起踢毽子的未曾教過我的小學老師對我說,你家就你爸一個人有工作,家庭環境真艱難。
我想問她我家庭環境艱難,為什麼曾經在學校工作的你不制止你的孩子霸淩我?
從大連學習英語回來後,我開始和小鎮中有社會地位的人打招呼,雖然他們並不認識我,我在小鎮中甚至沒有好的名聲,但他們依然非常友好的問候我。
這是多麼的難能可貴啊!有時他們是孤獨的我一整天唯一說過話的除家人以外的人,而小鎮中那些喜愛編造謠言,以我取樂的人也因有社會地位的人對我的善意,不敢再肆無忌憚的挖苦我了。
有些人在你身處逆境時會打壓你,使你的生活更加困難,而有些人即便沒有鋌而走險幫助你,但他仍願對你施與善意的微笑,善意是多麼的難能可貴啊!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