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孩的明天

第1章 - 校園霸淩發生在我們身邊

 

 

與他交談後,我恍然大悟。

原來小學初中的教師與親戚們認為我要報復霸淩者與學校,而我發給他們的文章都被他們當作是報復。

這解釋了為什麼在讀過我的文章後,有位教師認為我在惡意撒謊,另一位是阿姨朋友的教師讀過我的文章後僅僅發出一則寓言故事來回應我。

她那則寓言想要表達的是她認為校園霸淩僅僅是兒童間的無害打鬧,小氣記恨的我終有一天將會自食惡果。

注視黑暗的人終有一天會被黑暗所吞噬。

我終於理解為什麼他會這樣評價我,也意識到那天那個中年男人用手機對另一端的人所說如果班級裡大部分人都欺淩過他,就無需在意。

他辯解說過去年齡小不懂事,他霸淩我僅僅是從眾,大家欺辱我並沒有意願使我陷入絕境。

他說小時候他也只是一個普通的老實孩子,僅僅因為一塊橡皮泥便慘遭比他身體強壯的同學欺淩,他不是本地人,對於霸淩者多番忍讓。

他告訴我欺淩我僅僅是因為覺得好玩,並非希望把我逼死,他說過去年齡小,不會考慮長期霸淩我會有迫使我報復他,甚至殺死他的可見風險。

他說教師對我與他們都沒有進行正確的引導,老師僅僅只是說欺負老實人,老實人最終會拿刀刺死你,引導你認為報復我們就要極端的持刀殺死我們。

而且老師們並不負責,他們在只有一個人欺辱你時從未制止過,一群人欺辱你較為嚴重時他們才象徵性的不得已出面制止。

“我們長期霸淩你,初中後越來越嚴重,你自身也有問題。”他看著我停頓一下後繼續說,“我遭遇霸淩後會強迫自己變得強大,而你卻只會懦弱的屈服,祈求來自他人的憐憫。”

我長期遭遇欺淩,並且越來越多的同學開始欺淩我與教師和學校的漠視有著直接的關係,如果小學時教師看見我遭遇霸淩時沒有對我說,他們僅僅是在和我玩,和我開玩笑,而是嚴厲的制止霸淩者,在校園暴力萌芽階段扼殺,也許我就不會因此而休學降級,我也不會在畢業後絕望到拒絕上高中,在家失學兩年多。

“你女性化與開始喜歡男生和我們霸淩你並沒有直接關係。”他澄清。

“如果當年霸淩者沒有強迫戲虐我為女生,我也不會後來稱自己為女生,並且認為自己真的是女生!”我憤怒的回答。

“我理解你,也承認自己欺淩過你,我向你道歉,對不起。“他說,”老師並未重視過你,如果你學習成績名列前茅,能考全班第一,你遭遇欺淩便會得到學校與老師的重視,不會像現在一樣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遭遇校園霸淩失學後,甚至在我診斷出抑鬱焦慮症後,家人並未拿起法律的武器為我維權,並且因害怕家人責駡我懦弱,每當他們問我身上傷口來源時我都含糊回答。

父母與親戚從未鼓勵我走出校園霸淩的陰影,只要牽扯到這個話題他們便會激動的沖我大喊。

雖然有幫我解決的意識,卻給我造成了異常大的壓力,導致我有什麼事都不會和父母討論,多年後再次感受到曾經霸淩者的威脅,我隻身一人前去警局報警。

“就算你真的是傻子,我們也不能以此為介口而欺淩你。”

“我們班智力有問題的同學,母親是老師,父親在政府部門工作,他就沒有受到欺淩。”

父母社會地位頗高,孩子即便真的是智障,他們也不敢霸淩他。

我的母親沒有工作,父親是工人,親戚中也無人位高權重。

“我從來都沒有想過報復你們,我害怕你們會再次傷害我,現在找你談話,也是希望你不會再繼續傷害我。“

“畢業後我就再沒有想過要傷害你,霸淩你我不會再得到任何好處,何況我上高中時再見到你與你說話,你不覺得已經很緩和了嗎?我們當時談話都很正常融洽,你為什麼忽然要追究我欺淩過你?“

他的話語恰恰證實了我撰寫文章所提到的校園霸淩是種小團體主義,霸淩一個人會增加小團體成員間的融洽,緊密度,同時也有威懾力,使小團體中的成員都統一行事,沒有人希望成為下一個受害者。

“我當時因恐懼不得已與你說話。“我回答。

“好,你說的我都可以理解,畢竟我曾經也是校園霸淩的受害者。你看見我與你打招呼,誤認為我是挑釁你,其實我當時已經沒有想要再欺辱你的想法。而且現在這種情況,如果我還有想要繼續霸淩你的念頭,那就只能是你死我活了,沒有必要。我現在已有自己辛苦打拼的生活,沒有時間再找你尋釁滋事。如果有人雇傭我霸淩你,有利可圖,我才會再次欺負你。我向你保證我不可能再欺負你,如果之前同學有人再欺負你,我會盡力幫你,就算是你未來工作中遭遇霸淩,你向我求助,我也會幫助你。“他真誠的說。

聽到他的話,第一次我不再敢到懼怕,第一次我知道過去欺辱過我的人擁有悔意,不會再到處宣揚他們是如何玩弄欺辱我,把我弄得有多慘,吹噓他們有多強大,並以此為傲了。

校園霸淩者承認他們也是校園霸淩的受害者,這件事本身就會促使小鎮中人增強校園霸淩的意識,並開始對其重視。

這次,再遇表弟,與他談及校園霸淩,他終於不再一味說我小氣記恨,他評價有些老師僅想通過教師這個崗位糊口,並不負責任。

但老師們的孩子也在這間學校讀書,我知道教師們已為營造一個健康的校園環境竭盡全力。

我所撰寫的校園霸淩作品系列現已完成,我知道自己在得到他的誠懇道歉後便不會因遇見一個類似他的人影而感到害怕,在得到他肯幫助我的承諾後,我也不會因遇見過去任何一個霸淩過我的人而不安。

從學校拔除校園霸淩這根毒苗需要全社會提高對校園霸淩的重視,不再認為那只是兒童間的玩鬧,不再質疑印象中天真的小孩子是否會做出那麼難以置信的殘酷事情。

不再認為校園霸淩僅僅是新聞媒體報導的少數事件,校園霸淩其實就發生在我們身邊!

 

 

 

 

 

留言

  • 館長 是真人真事,親身經歷嗎? 嘗試把故事說出來,而並非只描述一些情緒對話,不然讀者不知道故事中的主人翁經歷過甚麼呢~

    08/11/2018 17:0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