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名冊

第1章 - 食屍鬼

  八號風球的夜晚,雷聲大,雨點也大,就是沒什麼風。

  雨水密得我連五米外的距離都模糊一片,滿地都是被雨水打下來的樹葉。

  當各位打工仔還在祈禱李氏力場能夠失效到天光七八點的時候,我則穿著便利店的透明雨衣拿著鐵鏟,冒著山泥傾瀉的危險,在和合石墳場準備開飯。

  不過也多虧了這場巨雨,我才能好好吃一餐,不用怕被墳場負責人發現,畢竟他們也不是一般人啊……

  我用鐵鏟當枴杖冒著雨,小心翼翼沿著滿是泥濘又濕滑的破爛樓梯向山下走,仔細端視排列整齊的餐牌。

  啊……是墓碑才對。

  走了七八行,看了差不多六七十個墓碑,全是死了幾十年的老傢伙,打開棺材別說肉了,大概骨也幾乎要化掉,野狗也不會吃。

  「喵……」

  一隻胖得肚腩下垂的野貓坐在一個墓碑上面看著我。

  「你不是要跟我搶食吧?!」幾個月沒吃人屍的我展示敵意,可是肥貓不怕我一樣,只是靜靜地望著我。

  我跨過幾個沒人修葺,野草橫生的墓碑,走到肥貓面前,想把這個搶食者趕走。

  咦?

  新鮮的!

  才死了一年左右的二十六歲女生,雖然照片中的她化了妝,但還是看得出是個素顏也不失禮的漂亮女生。

  「原來是分享食物的好朋友!」我蹲下來摸摸肥貓的背,牠也沒反抗,還一臉享受,我另一隻手拍拍手上的鐵鏟:「肥貓兄!勞動力就交給我吧!」

  難得的新鮮美食就在眼前,我舉起鐵鏟就掘,也沒什麼好猶豫和小心的。

  暴雨中的泥土雖然變得更重,但同時也變軟了,對於被喚作食屍鬼的我來說,小菜一碟。

 


  經過十分鐘的汗水和努力,加上雷神和巨雨的吶喊助威,還有肥貓的袖手旁觀,終於看見濕泥中露出了棺材的一角。

  我趕緊再加快手腳,把坑掘寬一點讓自己可以站在棺材蓋旁。

  挺直腰板,雙腳深蹲,手抓棺蓋,咬緊牙關。

  起!!!!!

  棺蓋微微跟棺身分離幾厘米,便再無寸進……

  突然肥貓從我身旁躍起,跨過了棺材,跳出了坑外。

  費盡九牛二虎之力,青筋暴現的我也沒閒暇理會肥貓要跑去哪,只要牠不是去報警就行了。

  「砰!」

  棺蓋重重地回到本來的位置。

  我伸一伸懶腰,做了幾個伸展活動,深深地呼吸一下。

  雙手下意識往褲子上抹,抹走手上的雨水。

  再次抓穩棺蓋。

  預備……

 


  「砰!」

  我嚇得往後退了幾步,重心不穩坐倒在泥坑中,沾得一屁股泥濘。

 


  剛才……棺蓋好像跳了一下。

  就像有人從棺裡面有人用力跌了棺蓋一腳一樣……

  不不不!哪有可能!又不是拍電影!

  這世上才沒什麼喪屍啦!

 


  我戰戰兢兢回到棺材旁邊,再深呼吸一下。

  雙手抓住棺蓋。

 


  「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

 


  FUCK!!!!!!

 


  我趕緊轉身爬出泥坑,拔腿就跑!

  沿著石梯跨級逃跑!

  沒跑幾步,不知是石梯太爛還是地下太濕,我摔倒了!

  幹這陡梯!我一直向下滑回泥坑那一層!

  

  「砰!」

  棺蓋應聲破開,被雨水遮了視線,只見棺內的女生雙手伸前,指甲長度跟她的手指差不多。

  不知是什麼原理,她不用彎腰曲膝便直直地站起來!

 


  FUCK!不是喪屍!是殭屍呀!

 


  我頭也不回,連爬帶跑往樓梯上奔。

  可是我跑了也不知有沒有二十秒,女殭屍已跨過我的頭頂跳到我面前。

  身穿一襲白色長裙的女殭屍被雨水完全沾濕,姣好的曲線完美展現在我眼前,但我望住她那圓潤的屁股,卻是一點食慾也沒有。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女殭屍回頭望向我,一瞬間的眼神接觸,我感受到她的飢餓,不知是對血的慾望,還是對肉的追索。

  只知道,我今次仆街了。

 


  女殭屍張口就往我噬過來,電影中一樣的尖長虎齒,在我眼也沒眨一下的時間已在我臉前。

  配上半年沒刷牙的口氣,我也瞬間清醒過來。

  腰骨往後一屈,我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往山下滾下去,避過了女殭屍奪命一咬。

  不知滾了多少級樓梯我才撞上了化寶桶,止住了我的無敵風火輪。

  在泥水和雨水的夾擊下,使我感受著全身傷口傳來的刺痛,也使我的思緒變得清晰。

 


  FUCK YOU!我可是食屍鬼,還怕什麼殭屍!

  我該是喪屍殭屍的剋星才對呀!

  要比咬嗎?誰怕誰呀!

 


  我凝神望向樓梯上,女殭屍仍是保持十指向前,腰骨挺直的姿勢跳下來。

  但速度可不是《殭屍先生》裡面的那麼慢,而是詭異的快。

  姿勢跟速度完全相違的詭異感,讓我不敢怠慢,雙手手掌微曲,穩住馬步。

  待會只要她咬過來,我就伸手擋下來讓她咬,然後把她拉過來換我咬斷她的頸項!

 


  還有十步……

  七步……

  三步……

 


  舉手!

  意料之中的疼痛從手臂傳來,感覺到手臂內的血液被抽扯。

  原本計劃好把她給拉過來,卻因為失血過多已沒辦法做到……

  正當我猶豫之際,手臂上的咬力突然消失,女殭屍前伸的雙臂變成環抱,把我牢牢抱住。

  死亡的寒意從四面八方襲來。

  

  「殭屍就了不起呀!頂你個肺!」我怒吼一聲,一拳轟在女殭屍的腰眼上,把她轟飛了幾米遠。

  嗄…嗄……

  我沒等女殭屍站起來,我便狂奔過去,雙手按住她的雙肩,把牙骹張到最開!

 


  「咔喇!」

  我眼前的女殭屍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穿著大衣的金髮男人。

  金髮男人的雙手按住了我雙耳。

 

      不是女殭屍消失,是我的頭被扭轉了。

 

  「這樣也沒死?」金髮男人說著不正宗的廣東話。

  金髮男人說話時,看到了他擁有跟女殭屍一樣的尖長虎齒。

 


  他也是殭屍?

 


  金髮男人放開雙手,我便直直地倒在地上,吃了滿口的泥巴。

  我想撐起身子,但,我沒辦法感受到自己的四肢……

  我癱瘓了。

 


  「過來,盡情吃吧。」金髮男人說。

  我聽到了咬破皮肉的聲音,那很熟悉。

  不同的是,聲音不再從耳朵傳來,而是從身體裡傳來。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殭屍呢,跟我們吸血鬼果然有點不同。」金髮男人不知是自言自語,還是跟女殭屍說話。

 


  眼前的景物越來越黑。

  啃咬的聲音也越來越弱。

  不過沒關係啦……

  反正我都癱了,不覺得痛。

  這樣解脫也不錯……

  不用再煩屋租了……

  可惜我那副……獨角獸還沒完成……

 


  不知剛才……那隻肥貓……有沒有找到吃的呢……

  ……

  …

 


  「喵~」

  「懷孕的貓跳過棺材,屍體就會復活成殭屍,原來是真的!」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