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列車—深港段

第2章 - 逃出深港

太空列車總站在市中心,而所謂的『指定地點』則在西面邊境,就算阿虛跟阿實可以乘車,由現在身處的地方去這兩處地方,最快都要十個小時。所以他們最好馬上出發,因為他們要在今晚午夜前去到『指定地方』。

街道上非常混亂,到處都是瓦礫頹垣敗瓦,地上有好多受傷的人而且有好多屍體及殘肢,意外事發已經超過五個小時,任何訊號都不通,亦仍沒有看到救援人員的身影,只有少量的警察維持秩序,可是警力脆弱得趁火打劫輕而易舉。

 

「不要望,跟緊我。」阿虛用手用身體擋住阿實的視線,不希望他看到太多不安的場面。

 

「我又不是小孩,用不著這樣保護。」阿實認為阿虛太緊張了。

 

「明明就只有十六歲,應該受大人保護。」可是阿虛堅持立場。

 

雖然只是下午一點,但到處大火造成的灰燼籠罩住原本藍色的天空,令到天色昏暗相當昏暗。而太空列車總站跟阿實家的距離,說遠不遠,說近不近。但今次要不是有阿虛陪同,阿實也很難去到目的地。沿途他們至少遇劫三次,要不是精通武術的阿虛,屢次將賊人擊退,恐怕阿實已經九死一生。

來到太空列車的總站,雖然都有部分建築物損毀,但市面比預期平靜,而且竟然有軍人駐守在列車公司的行政大樓外。

而阿實的媽媽正正就是在行政大樓工作,行政大樓並沒有明顯損毀,不過從遠處看到有職員在軍人看守住下,將一箱箱不知甚麼東西搬上軍方的車上。

 

見狀阿虛認為不可輕舉妄動,決定暫時在遠處觀察情況。

 

「為甚麼軍人會駐守在這裡,而不去救災?」阿實說。

 

「的確有點古怪,這些軍人幾乎不像在疏散辦公室的職員,反而似是禁錮他們。」阿虛若有所思地說。

 

「甚麼?那媽媽會有危險嗎?」阿實擔心地說。

 

「只在這裡靠估是沒有用,你媽媽有沒有說過大樓有其他秘密出入口?」阿虛問。

阿實記得曾經來過媽媽的辦公室玩,而且無意中發現了一條秘密通道。幸好這條荒廢了的秘密通道,幾乎已經被人完全遺忘,因此阿虛跟阿實好輕易就成功潛入大樓內。

 

看來軍人主要集中在大樓外面駐守,在大樓裡面駐守人員不多。阿實媽媽所在的樓層更是不設防,好讓阿虛跟阿實順利地找到媽媽。

 

「媽媽。」阿實鬆一口氣說。

 

「阿妃」阿虛不是味兒地說。

 

「是阿虛?還有阿實你們為甚麼會來的?」阿妃一見到阿實就馬上摸摸他的頭:「額頭還是有點燙,食藥了沒有?」

 

「嗯,現在不是擔心這問題的時候,不用擔心,我沒事。」阿實輕輕掙開媽媽的懷抱。

 

「說的沒錯,現在的確不是擔心這問題的時候,聽我說,你們是不應該來這裡,阿賓應該有跟你說『指定地點』的事吧?」阿妃望著阿虛說。

 

「嗯,他有跟我說,所以我才會跟阿實來接你。」阿虛冷冷地說。

 

「這點你們不用擔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阿妃說口未完,就有一名剛好走過的士兵發現他們:「是誰裡面鬼鬼祟祟?」

 

「聽住,你們要馬上離開這裡,盡快趕到『指定地點』,好好保管這樣,一定要午夜前趕到,要記住!。」阿妃把有個小小的盒子交給阿實。

 

著他們快離開,然後阿妃就走出行,希望可以引開士兵的注意。

 

呯!呯!

 

結果阿妃未趕得及說甚麼,士兵就連開兩槍。

 

「媽…」阿實欲衝出去,卻被阿虛阻止了。

 

「不可以!」阿虛半推半拖,總算把阿實帶走。

他們沿原路逃出大樓,直到走到遠離大樓的安全地方才敢停下來。

 

「媽媽…媽媽…」阿實的腦海還是停留在阿妃倒下的一幕。

 

「阿實,我知道你現在不知所措,但你一定咬緊牙關,我會陪著你。」阿虛捉住阿實的肩膀安慰他。

 

嚴重打擊以及感冒下,阿實終於體力透支昏過去了。

 

更重要的難題,是他們必須在午夜前趕到『指定地點』,可是要徒步去的話,加上阿實的狀態,恐怕有點勉強。

 

趁阿實休息的時候,阿虛附近已經沒人的商場找到點清水給食物,而且幸運地車行的展廳找到一架有車匙的旅行車。

 

稍作休息及補充體力後阿實的狀況算是穩定下來,雖然前往『指定地點』必經的的主要馬路,因為有大量逃災的車子有擠塞,但要在午夜前趕到應該沒問題。

 

醒來之後一直一言不發的阿實,想起媽媽給他的盒子,打開盒子入面是一將迷你記憶咭,也就是張電話用的記憶咭。

 

阿實將記憶咭放入自己的電話打開,入面的內容完全是阿實以想不到的。看過之後,阿虛終於明白整件事的來龍去脈。這也是阿賓會請求阿虛幫忙,及足以害阿妃喪命的原因。

 

「真是荒謬,竟然是因為這個原因,令到所有人都要承受這種痛苦。」阿實激動地說。

 

「我明白你的感受,但是事到如今你又可以做,到甚麼?」阿虛平靜地說下去:「現在最重要的是保住性命,留得青山在那怕無柴燒。就算你真的有這份政府的罪證,又可以做到甚麼可以改變到眼前的危機,拯救到所有人?」

 

「可是…」阿實知道的確沒有。

 

可是阿實亦知道事情發展到這步,其實做或不做甚麼,也改變不了甚麼,也沒有人保證甚麼都不做就可以保住性命。

 

入晚之後阿虛與阿實就去到『指定地點』,跟阿虛預期一樣『指定地點』守衛森嚴,比之前在太空列車總站駐了更重的兵力,而且大量消防員及警察被安排在此當值,幾乎是為了那件事做準備。還有好多名經常在電視出現的政客,當然不少得深港政府的首長——任震建。

 

這群政客全都被安置在一個帳幕休息,至於深港政府的首長——任震建,則在一另一個獨立帳幕下指揮進行電話會議。

 

阿虛向看守的軍人展開一張證件就被放行,他說這是阿賓之前交給他的。

 

「阿虛,阿實,你們可以趕到來,太好了。」在約定的地點,阿實的爸爸前來接應他們。

 

「爸爸!媽媽她……」阿實一想到媽媽死亡的畫面,就說不下去。

 

「阿實,沒事了,有爸爸在。」阿賓抱緊阿實安慰他。

 

「……我沒事,爸爸,媽媽的記憶咭的內容你有沒有看過?」阿實忍著眼淚說。

 

「…這層…」對於阿賓來說,這是不可回答的問題。

 

「你知道的?」阿實沒想過爸爸竟然可以如此冷漠。

 

「遲些再說吧,你們快點上消防艦。」阿賓催促他們跟著走。

 

「阿實,聽爸爸說吧!」阿虛說。

 

十幾艘艦停泊在碼頭預備,可以肯定的是她們將會在午夜前出發。

有一點阿實想不通的,要是這裡的人都知道將會發生甚麼事,這裡的人、鎮守的消防員,外圍看守的警察,為甚麼還可以這麼平靜聽候軍方指揮?難道他們以為這十幾艘艦艇,真的可以拯救到他們所有人?

對於阿實的疑問,阿賓還是選擇避而不答。

越近午夜氣氛就越緊張,外圍開始聚集人群,可是由於他們無法進入,最終現變成衝突,警察及消防員都奉命武裝陣壓。

 

「派多幾架消防車去外圍擋住人群。」阿賓指示下屬應變。

「爸爸,為甚麼消防員都要去阻止其他求避災的人群?」阿實上前質問自己的父親。

 

「阿實,現在大家搭上同一條船,都不會想弄沉艘船,這個時候就不要會警察抑或是消防員吧!」阿賓說。

 

「這艘船不會沉,只是因為墊在出面的人的屍體上!」阿實無法相信自己的爸爸,竟然變得如此冷血:「究竟你們這樣做,會得到甚麼好處?」

 

「這是為了未來,為了讓我們的孩子可以繼續生存在這遍大地!我們大人為忍辱負重,就是為你們可以生存下去。」阿賓憤怒地說。

 

「真的是這樣嗎?出面的人死光,我們就可以生存下來?」阿實平靜地反問。

 

「這裡是唯一安全地點,即將墜毀的太空列車,造成的災禍不會波及此處。」阿賓說。

 

「不會波及此處?你知不知道即將墜毀的太空列車是所運載的是甚麼?」阿實深呼吸一下說下去:「列車上的是核彈。」

 

「怎可能,要是真的是核彈,首長就不會在這裡跟我們同一地方避難吧!」阿賓笑著說。

 

「首長真的『跟我們同一地方避難』嗎?首長及軍方人員的艦艇是潛水艇。」阿實拿出手機結爸爸看:「媽媽的記憶咭內的秘密文件就是證據。」

 

「甚麼?」阿賓看到這份文件也不敢相信。

 

「是真的。」阿虛也說。

 

但是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還可以做甚麼?

 

「爸爸,反正所有人都後都是死路一條,與其幫這班哀人自己作孽,不如臨死前為我們重視的人報仇。」阿實激動地說。

 

不過,無論決定繼續幫壞人,抑制是決定執仇都好,行動都要快。時間越來越逼近,首長已經準備上艦。

 

既然這樣,阿賓決定把心一橫。他下達看似誤判的命令讓外防線失守,讓外圍的人群進來搗亂。憤怒的人勢不可擋,群遇神殺神、遇佛殺佛,成功造成混亂。

 

因為意料之外的衝突事件,首長及軍方打算立即登艦撤退,被遺下來的政客及紀律部隊,終於發現自己是被欺騙,因此也欲倒弋阻止任震建。

 

然而,趁著這場鬧劇,阿實、阿虛同阿賓進行他們的計劃。

 

「怎樣?能成功入侵嗎?」阿虛把偷回來的電腦交給阿實。

 

「當然,輕而易舉,容易過打機出術。」阿實笑言。

 

所有人忙著處理騷亂,阿實入侵軍方的電腦系統將機密文件上載雲端備份,及傳送給不同的媒體讓她們發佈,希望真相可以流傳後世。多得軍方漠視電腦保安,阿實成功在對方發現之前完成任務。

 

最後,沒槍沒炮的人群當然是敵不過軍隊,就在軍方及首長終於成功登艦,準備撤離到安全地方時,誰也沒想到設定撞擊深港的太空列車,比預定時間來早了,絡果深港跟計劃一樣,在核彈下夷為平地。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