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列車—深港段

第1章 - 末日崩塌

太空列車建成運作二十年,雖然早就有傳太空列車興建時偷工減料,而且在鄰近地區亦曾經發生過嚴重意外。但官方將其定性為個別事件,而且在地理區隔下,深港的居民早就忘記得一乾二淨。

當所有人都抱著安居樂業的心情,在這處安心立業,誰也沒想到一場如浩劫般的意外,澈底改變了一切。

 

某日上午,正值返工返學的鐘數,成個城市所有活動的繁忙時間。突然,從高處傳來如山崩地裂的巨響,劃破了美麗的清晨!冠以「天上的巨龍」之稱的太空列車,以及無堅不摧的路軌,一同從天塌下。「天上的巨龍」頓時變成了火龍,噴出的火舌將四周吞噬。

 

「發生甚麼事?」因為得了感冒沒有返學留家休息的阿實,被巨響以及玻璃碎裂聲嘈醒,因而半夢半醒中爬起床查看。

 

當阿實步出客廳看到滿地玻璃碎,而他馬上就發現到這是窗台的落地玻璃的碎片,不用打開電視看即時新聞,阿實也意識到一件可怕的事件正在發生。住在一百五十樓的阿實從破碎的窗台一望,看到的是令他不敢相信的景色。

 

隔離的兩棟大廈已經被部分跌下來的列車壓毀倒下塌向這棟大廈,而且四周街道火光洪洪,就猶如燃起了煉獄之火般,還伴隨了零星的爆炸聲,其中一下爆炸聲還非常接近,聲源近得就像只在頭上,火警鐘隨即響起。

 

「阿實!」突然有人粗暴地踢開了阿實家的大門。

 

「係…虛叔…怎會?」衝入來的人正是阿實的鄰居,阿虛。

 

「別愣住了,這裡很危險,要即刻離開。」阿虛二話不說捉住阿實的手,想帶他離開,可是…

 

「等一下,你想幹甚麼?你又想打甚麼壞主意?」阿實想掙開阿虛的手。

 

「冷靜點,我知我一直對你同你的媽媽不是太友善,但我跟你的爸爸是青梅竹馬而且是舊同學,我不會傷害你的。」身為上武術教練的阿虛不讓阿掙脫他的手,但也十分小心免得會弄傷他。

 

阿實心想:『虛叔平時這麼討厭媽媽和自己,搞到其他鄰居都疏離我們一家,這個時候突然如此,他究竟想怎樣,自己又該怎樣做』

 

「但是……」然而,没有多餘時間給阿實搞清楚,濃煙已經開始漫延到這層,驚叫聲四起,這大廈的住客落慌而逃。

 

「别再說了,這大廈越來越危險,我們離開先吧!」阿虛催促阿實跟他走。
「等…等一下…」

 

仍然因為感冒頭昏腦脹的阿實,決定同意阿虛建議,跟他到安全再說。幸好阿實一向喜歡運動套裝做睡衣,只要穿上鞋子就可以了。

就此他們一同離開單位,希望可以逃到安全地方。然而,大廈的情況惡化得比他們行動快。以一棟二百多層高的住宅,幾乎平日沒有人會駛用樓梯,所以為了節省地方,安裝更多升降機,大部分大廈只會設置條例最低要求,一條防火樓梯。

可是火警發生後升降機已經全部停止了運作,消防樓梯成為了大廈唯一出入口,而先前的爆炸,損毀了火警樓層的防煙門,濃煙已充斥防火通道。

 

大廈的樓梯聚集了大批撤離的居民,而且還有不少居民帶著大大小小的行李逃離,結果令原本已經擠迫的通道更擠迫。

 

「咳…咳咳…」濃煙刺激到阿實發炎變得敏感的喉嚨。 「沒事吧?」阿虛為阿實拍背舒緩,著他把身體靠低一點,再呼籲樓梯的所有人:「各位蹲下來爬行,就可以盡量避開濃煙。」

 

經阿虛的提醒,大家都爬下行走。然而,要從樓梯逃出大廈並不容易,層數越低積聚的人就越多,阿虛跟阿實幾經辛苦去到一百樓,人龍就停滯不前,龍尾亦不繼延伸。

 

「為何消防員還未來到?」阿實細細聲問身邊的阿虛。

 

「成個深港到處都是火頭,消防員一定都忙得分身不下,所以無法及時趕到每一個災區。」阿虛拍拍阿實的肩負安慰他。

 

但是阿實知道其實阿虛比自己更擔心爸爸:「沒錯,爸爸一定是在某一處努力救人,因為爸爸是一名出色的消防員嘛!」

 

「說得沒錯,你爸爸是最出色的消防員。」阿虛肯定地說。

 

突然又傳來巨響,今次要由下層傳來的,過了沒多久人流更開始反向上湧。

 

「發生甚麼事?」、「難道又發生爆炸?」、「怎麼辦?」、「我們要死在這裡?」其他人變得更慌亂。

 

「剛剛樓梯出口爆炸,下面變成了火海了,各位向上走吧!」其中一位從低層擠上來的居民,半臉也明顯燻黑了,非常有說服力。

 

而且濃煙以及溫度亦隨之上升,見狀大家都調轉頭往上跑。

 

「下面究竟發生了甚麼事?」阿虛試著問其他的住客。

 

「聽說是有人想將出口的門炸開擴闊,可是出現偏差爆炸失控令出口倒塌,而且燒著了通道的雜物。」一位體能較好的住客,好心回答阿虛的問題。

 

要是這位住客說的是真的話,就是說下面的出路已經行不通了,可是之前阿虛收到的消息,高層約一百七十樓上下也發生過嚴重爆炸,要逃上天台等候救援,情況也不見得樂觀。

 

更糟糕的是住客情緒已經超越恐懼及絕望的臨界點,大家都爭先恐後逃生為了爭取最後一口氧氣,變得好有攻擊性。

幸好,阿虛任何時間都保持警覺,在他保護下阿實和他二人總算回到一百五十樓,然後阿虛決定離開梯間,不再跟大隊逃上天台。

 

「這邊。」阿虛拉著阿實逃離人群。

 

「我們要返回單位?」阿實記得爸爸及學校都教過,遇上火警時要時絛法及時離開建築物,就要躲入安全單位,封好門縫等候救援。

 

「嗯,現在上下都有火源,兩邊都走不通,而救援看來也不會在短時間內趕到,但是繼續留在大廈內實在太危險了。」阿虛把阿實帶回他的單位。

 

雖然已經做了十六年鄰居,但阿實也是第一次到訪阿虛的單位,作為一位單身漢阿虛的住所算是整理。

 

「快穿上!」阿虛從一個櫃子兩套像得帶子服裝,並叫阿實穿上。

 

「這是?」阿實從未見過這種東西。

 

「是攀石用的安全帶,我們要由大廈外牆爬落地面。」阿虛說。

 

「甚麼?」阿實瞬間感到自己的感冒惡化了似的,然而阿虛身後的櫃子上,的確放置了攀石比賽冠軍獎杯,他覺得阿虛不是開玩笑:「還是等消防員來比較好吧?」

 

「等不及了,而且……可能根本不會有救援人員會來……」阿虛欲言又止。

 

「不會有救援人員會來?怎會的?」

 

「所有救援人員都被調動去護送政要撤離,根本就沒有人會來救我們。」激動的阿虛努力調整情緒再說下去:「所以你爸,才會拜託我帶你去『指定地點』。」

 

「…甚麼?」阿實感到一陣暈眩感覺忽然襲來,多得阿虛扶著不至倒下。

 

「振作一點,我們會沒事的。」阿虛替阿實穿好安全帶,就讓坐下等他其他準備工作。

 

阿虛在自己單位的主力牆上用幾夥爆炸螺絲固定金屬環,然後將攀石繩的一端扣上,另一端則扣上自己及阿實身上的安全帶上,阿虛打算由露台帶阿實爬落去。

 

「……真的要由這裡爬下去?這裡是一百五十樓…」平時阿實由自己露台望出去,都覺得觀景不錯,可是現在想像自己要從這裡爬下去,地面的影像都好似遙遠得扭曲了般。

 

「我會帶著你的,不用擔心。」阿虛為阿實帶上頭盔及對身上的裝備作最後檢查,然後扶他爬上露台。

 

「……你肯定這幅牆真的可以承托得住我們嗎?」阿實捉緊繩子無法動彈。

 

「這點不用擔心,在這大廈未倒塌之前,這幅牆都不會塌下。」阿虛拍心口保證地說,著阿實跟他的指示開始爬下去。

 

沒有選擇下阿實唯在硬著頭皮,依照阿虛的指示做。他們一步步的慢慢向下爬,可是大廈災情比預期惡化更快,阿虛跟阿實爬到一半,大廈就開始傾斜有倒塌先兆。

 

還在大廈的住客已經等不及救援,有的更從天台跳下來,從阿實身邊擦過。

 

「不要驚,不要亂,繼續爬就可以。」阿虛向阿實大聲說。

 

「救我!」突然有個男人對著阿實跳下來,企圖捉住他。

 

突好其來的男人死捉住阿實的衣服,害得阿實失平衡跣腳在大廈外牆盪來盪去,最後男人還是鬆了手跌直墮地下。

 

「冷靜點,沒事了。」阿虛成功接住失平衡的阿實。

 

壞事總是一不離二,大廈中心支柱斷裂外牆石屎剝落,差點就擊中阿虛及阿實。

 

「阿虛…」

 

「不要望,要加快爬,捉緊我吧。」

 

多得阿虛敏捷的身手,好不容易在安全繩的斷掉之前,他們終於爬到地面,趕在大廈倒下先逃到安全地方。

 

「…終於落到地下了。」阿實也是第一次感覺到,地下是可以如此實在。

 

「仍未可以放鬆下來,我們還要趕去『指定地點』。」阿虛扶起阿實。

 

就算到了地面,但地面的情況也不比大廈內的好幾多,大量倒塌的建築物堵塞路面,所有陸上交通都已經癱瘓。

 

「『指定地點』?是甚麼的指定地點?」阿實算是可以勉強站起來。

 

「『指定地點』係指政要撤離的集合地點,其實他們早就知道太空列車有潛在危險,遲早可能會出嚴重事故,所以政府內部製定好應變計劃。」阿虛道出他所知道的真相:「要是真的發生了無法挽救的意外,他們就會棄城離開。」

 

「怎會…」一時間阿實也很難接受這個說法。

 

「這是你爸爸親口告訴我,這就是事實。」阿虛繼續說下去:「走吧!我們要馬上起行。」

 

「等一下,媽媽,還有媽媽,她在太空列車總站辦公室工作,我們要去接她前往一同『指定地點』。」要是父親真的有任務在身,代表他也不能去接媽媽,所以阿實知道他必須要去。

 

而奇怪的是阿虛沒有阻止或反對阿實,明明阿虛過去常常針對他的媽媽,但是今次竟然答應跟阿實一同去接媽媽。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