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城百人錄

第3章 - 蝙蝠的葬禮

那日是英雄的葬禮。


墓園裡來了許多的人,認識英雄的、不認識英雄的,仰慕他的、懼怕他的,來了無數的人。施翠翠站在人群之中,牽著爸爸的手,大眼睛直直看著白色的花圈,偉大祖國的國旗在花海之間起舞。戰士在此安眠,他為了美麗的家而戰鬥,他用性命換來了帝國的平安。穿著黑色長裙的女聲樂家唱著歌,這是英雄的葬禮。


施翠翠的腿被長芒草搔得癢癢的,她把芒草踩下,用力地踩下。
「乖孩子,好好站著。」父親把她攏在身旁。女孩子直直盯著自己的皮鞋,草要逃脫了、要搔到自己的腳了。
父親無奈地揉了揉她的頭,道:「好了⋯⋯再忍耐一下,可以嗎?」


死去的是一個戰士——他為了美麗的國家,走進了充滿敵人的荒土,一個人、一枝槍,殺了數以百計的帝國走狗和叛黨,最終,死在詭祕小人的短刀下。當然,在死前他還來得及把對方一槍斃命,在一腔熱淚的同伴身旁留下遺言,安詳辭世。


施翠翠是一個聰明的孩子,若然她會說話,她會瞪圓了眼,指著棺木一旁英雄的同伴問,他被人攻擊的時候你們在哪裡?為什麼只在最後的時間才出現?女孩子在呼吸的同時吐了吐氣,嘗試讓嗓子發出一點聲音,一如何時,她只聽到嘶嘶的氣流。


「翠翠,站好。」父親又說,拍一拍她的後背。如果被人發現了孩子並不認真、被當成是反動分子的證據,就不是這麼容易能解釋的事情了——當然,他的父親並無過分的擔憂。


豎琴和聲樂家溫婉細膩的歌在墓園中迴盪,一曲畢。眾人把象牙白的百合花莊嚴地放在棺木之上,施翠翠跟隨父親的腳步,小小的手握著花莖,一如成人們、冷著臉,把花獻在墓前。


她坐在木椅子上,看著哭壞了嗓子、雙眼通紅的賓客。都是在演戲而已啊,她想,好像學校要他們看的木偶戲。最終總是英雄為了偉大國家的犧牲,死之前他們都會說很多很多的話,這個時候他們要哭——不哭的話,老師和風紀會把你的名字寫下來,貼在悔過榜上。


父親和其他軍將往未亡人走去,他們有很多安慰和勸勉的話要說,最後一句總是「願祖國的光照在你的路之前」。


施翠翠被留在英雄的墓前,賓客都走了,他們還有比演木偶戲更加重要的事情:工作、嫖妓和寫新的宣傳文稿,沒有人發現她,以及站在他身旁的小兵。


※※※※※


「長官⋯⋯不應該死的。」他說,低頭看著棺木,軍人應該足夠強壯——他說服自己。
施翠翠看向父親的方向,大概還需要些時間,她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不要和來歷不明的人扯上關係。
「他說⋯⋯他說過我們都可以安全逃出去的。」士兵默默地說,顧不上早已離去的孩子,他說:「但是⋯⋯但是我們現在安全了,那他呢⋯⋯」


他說著,整個人都趴在棺木之上。憲兵和警衛只是稍稍看了一眼,為了功名而悲傷、這是無比平常的事情。


就在此刻,傷心欲絕的士兵靠著棺木痛哭,施翠翠倒是看到了——棺木隨著動作往前滑。這是一口空棺。女孩左右張看,只有她看到了⋯⋯已經站在一旁角落,在陰影中矗立的男人。不要和陌生人談話、父親總是如此告誡自己,這是軍將之後必須注意的基本常識,但是她無法按耐心中的好奇,往樹後走去。


男人穿著黑色的長風衣,底下是整齊亮麗的軍裝,假髮、還有易容用的化妝。若是靠得足夠近,還是可以看到瑕疵。為什麼其他人都沒有發現了?施翠翠忽爾明白——他們忙著飾演悲傷。


「那孩子說得不對。」他對施翠翠說:「那是為了殺死我的被降下的任務。」
施翠翠牽起對方的手,有厚繭,這是常常持槍的人。她點頭示意。
「但那些孩子是無辜的⋯⋯我不能讓他們和我一起冒險。」他說:「你知道你能明白的,施家的千金小姐。」
女孩看向父親的方向,他在和上司談得興高采烈,彷彿忘記這還是一個葬禮⋯⋯縱然並沒有人死去。
「啊,我不怕你說出去,我是已死的人了。再說⋯⋯可憐的孩子。」他摸了摸施翠翠的頭,施家最小的孩子是個啞巴,這是上流一族都知道的事情。


「我要到別的國家開始新的生命了。」他說:「但是,果然還是想回來,再看這麼一眼。」


蝙蝠。
施翠翠想起了學校裡聽到的童話——在走獸和飛鳥之間的雙面人,想要討兩邊的好處,最終被兩邊遺棄,只得在黑暗的山洞渡過一生。


施翠翠比劃了一個手勢,這是手語裡的「蝙蝠」,自然,對方無法理解,卻只是再揉了揉她的髮。他說:「也許有一日你也會想離開這個國家⋯⋯想要在自由的土地展開翅膀高飛。在那個時候,記著,希望就在城牆之外。」


語畢,他裹好黑色的風衣,像是翅膀、卻更像枷鎖,背著墓地走遠。施翠翠靜默地朝對方揮手,髮梢尚帶著男人指尖的溫度。她跑出小樹叢的陰影,往父親跑去,嘴角是乖巧的微笑。父親僅是輕輕摸了摸她的頭示意,巧妙地覆蓋在男人的指紋之上。


※※※※※


這是蝙蝠的葬禮。在蝙蝠的葬禮,一個英雄誕生了。


很多、很多年後,在施翠翠加入叛軍的那日,她忽而想起了那日的日照⋯⋯以及在城牆以外,是可以自由飛翔的天空的承諾。她再也不回頭了。

 

※※※※※※※※※※

※※※※※※※※※※

(我哦,一直以為自己沒有存稿了,原來有一篇在手上一直沒有發XDDD)

施翠翠是很久、很久以前已經設計了的角色,忽而興起地為她寫了一個小片段,這是她開始的故事。

 

按:2019年8月10日

我給你說一個好笑的事情:我一直以為我發了這一篇,原來他在存稿的狀態存了半年orz

那、那就把這孩子也一併發出來了〜

過幾日再放另一篇存稿^^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