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烏鴉一樣黑,地上白鴿非全白。

第91章 - 法國麵粉

白酒存放越久,酒質便會越趨柔和。
法國麵包擺放越久,硬度則會隨之增強。

大多數的情況下,麵粉會依據蛋白質的含量而作出分類,高筋麵粉的蛋白質含量約為百分之十五,低筋麵粉的蛋白質含量約為百分之七,而中筋麵粉則為兩者之間。

 

法國貴為麵包大國,當然不會隨波逐流,自有一套與眾不同的分類方法;
他們不著重於麵粉的蛋白質含量,而是著重於灰粉在麵粉裡頭的比例。

T45、T55、T65、T80、T110、T150,這是六種最為常見的法國麵粉種類,數字代表著灰粉在麵粉裡的含量。


灰粉的多與小,是與小麥的研磨比率有著莫大關係的。
簡單而言,灰粉含量越高的話,麵粉的礦物質含量亦會越高,烘焙出來的麵包亦會更之為深色。

市面上的法國麵包大多以T55或T65法國麵粉製成,烘焙後的表面將呈白黃或金黃色示人。
然而,衣巴現時手持的「法棍」卻是由T150法國麵粉製作而成,亦即是代表灰粉在麵粉的比例為百分之一點五左右,麥粒的研磨比率達九成有多。

正因如此,他的「法棍」與於市面上的「法棍」有著巨大的分別,表面顏色黑沉沉一片,處於深褐與黑灰之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沒...理由的!
AX4疊球棍的硬度,竟然會比不上一條法國麵包?」
紅衫少年手中的疊球棍乃是由碳纖維加上玻璃纖維所組合而成的,情理上是絕對沒有可能被單純由小麥所製成的麵包截停下來的。

「少年,這可並不是一條普通的法國麵包!」
衣巴右手的虎口位握緊麵包上的刀痕,沉實地說出事實的真相。
「這可是一條誕生了足足十年有多、出自於法國著名麵包廚師,阿米巴。時,手筆的法式重棍呢!」

自古以來就有著十年磨一劍的說法,這條T150法式重棍經歷了十年有多的風乾歷練,裡頭的澱粉結構經歷過無數次的回凝作用,分子結構重組又重組,已經變得非不一般的硬了。

「痴線,我可是用上接近數千元買下這枝疊球棍的,怎可能會比不上這一條又殘又黑的皺皮麵包!」
紅衫少年怒火中燒,趕忙收回壘球棍,改以拜神上香的方式舉高壘球棍。

「衣巴老闆,有種就來多一次棍撞棍比試,這次我會用上十成十的力量應戰的!」


「比試,我是自當會奉陪到底的!
但在這之前,請你先行收回你早前對這條法棍的侮辱之言!」
衣巴右手持著法棍,直指紅衫少年的鼻孔方位。

「吓?侮辱?我何時有侮辱過這條麵包?
它的確是又殘又黑呀!我有說錯嗎?」
紅衫少年板起嘴臉,並不認為自己有說錯甚麼。


啪!

話畢之際,衣巴隨即以狂風掃落葉之勢利用法棍一巴掌的打在少年的右頰之上。

法棍的衝擊力實在是過大的關係,少年整個人失去意識的倒在地上,上顎的其中一顆門牙更伴隨著血絲的從口腔中脫落到地上去。

「真是狗口長不出象牙!」
不齒心愛的法棍遭受連番侮辱的衣巴並沒有因此而罷休,更企圖往少年的頭部狠狠的敲下去。

「冷靜點!衣巴!
你再這樣下去的話便會搞出人命的!」
蕭鵝一下子的便彈開了礙事的二人,及時伸手握緊衣巴的手腕,阻止了命案的發生。


「你們兩個,還不快帶他離開!」


看到自己的「首領」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後,那兩名跟班隨即快手快腳的抬起了紅衫少年,尷尷尬尬的逃離現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當看到自己心愛的人或物件遭受到傷害的話,難免是會當下冒起一顆激昂的心,激動地對羞辱者作出還擊的。

衣巴如此違反常理的對紅衫少年「窮追猛打」,某程度上也是反映著他對那條法國麵包的執著心是相當之為重。


「多謝鵝哥你及時出手,否則後果就真的是不堪設想了!」
衣巴搖頭數下,漸漸從頭腦冲昏的狀態下回復過來。


「千萬別這樣說,我要多謝你剛才出手相助才是!」
蕭鵝一臉羞愧的望向自己的下身部位。

「只不過我真的是想不到..…衣巴原來你是如此深藏不露的,依照剛才你的身手來看,其實你大有本錢不用每月向老水蛋幫派繳交保護費才是的!」

白鴿麵包店位於老水蛋幫派的「管轄」範圍之內,每個月均需進貢總收入的百分之五作保護費之用。
每一個月的第一個星期一,蕭鵝均會親自前來向衣巴本人索取保護費。衣巴每一次均會誠實地如實交出相應金額的關係,白鴿麵包店在老水蛋幫派的眼中實為一間信譽良好的店鋪。

「鵝哥,你這番話實在是過度誇張了!
雙拳始終難敵四手,我區區一個人豈有能力與你們人才濟濟的老水蛋幫派為敵呢?」
衣巴貌似有著難言之隱似的,亮出一道生瀝的笑容。

「唔.....」
衣巴剛才亮出法棍的架勢有板有眼,蕭鵝從中看得出此人絕非簡單,當真的是要認正對決起來的話自己能否應付下來也是未知之數。

「無論如何,貴店一直循規蹈矩的交出保護費,而我們幫派卻竟然沒有人手阻止剛才的事件發生,這絕對是我們的重大錯誤!」
蕭鵝對衣巴微微鞠躬,表示致歉的意思。

「我會向上頭如實匯報今天的狀況,著他們加派人手巡邏這區的!
為了隆重表示我們的誠意,接下來的三個月白鴿麵包店並不用繳上任何保護費了!」


「哦,那就真的是有勞鵝哥你了!」
衣巴擺出一副客客氣氣的模樣,恭維道。
「不過請你不要怪我多口問一句,請問蕭哥你知否剛才那幫少年到底是甚麼的來頭呢?」


「這方面,其實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我最近收到了消息這一帶開始聚集了一幫新式的宗教團體,我懷疑這件事大有可能與其有關...」
蕭鵝皺眉道。

 

 

 

 

 

 

 

 

 

 

 

 

 

 


「他們是飛天意粉神教幫派的成員,SFM是Spaghetti Flying Monster的簡稱!」
一名身穿白色裇衫短褲的少年突然插嘴了起來。

「你..你是...?」
蕭鵝內心駭然一驚,原因是他一直也感受不到附近竟然有另一名外人就在自己的身旁。

 


「哦,很抱歉,我並無意偷聽你們對話的,只是碰巧聽到而已!
我的名字叫白深泰,特意冒名前來品嘗遠近馳名的白鴿麵包!」
白深泰會心微笑道。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