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烏鴉一樣黑,地上白鴿非全白。

第55章 - 涼茶

經過反覆點算後,是日的欠帳為三十多元,共有三份珍寶套餐並沒有收取顧客任何金錢。

雖說三十多元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數目,但多年來店舖的每天帳目均是準確至一毫子也不會有錯漏的,咖啡認為裡頭一定發生了非不尋常的事情,值得細心探究一番。

對此,他返回自己的私人辦公室坐位裡,開啟電腦回顧一下記錄著收銀機及店面狀況的閉路電視影像。


「這...到底是?」
快速播放當天影像之際,咖啡在某一刻按下了暫停鍵,一臉驚訝的看著螢幕上的畫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為下午四時三十分,在獅子琴被咖啡召叫到辦公室裡頭之時。

「有沒有人在呀?」
一名年邁的老人家手持木柺杖,在店舖面前大叫了一聲。

「不好意思,我們的收銀員因急事暫時離開了一下,請你稍等一下!」
我上前指著那塊「我繽紛樂緊,請等等」的告示牌,一臉客氣道。

「哦?那麼她大約何時會回來呢?」
那老人家瞇起了雙眼,表現得非常的友善。

「這方面....」
我回望一下咖啡辦公室的門口,再而一臉尷尬地對著老人家說出實話。
「我亦不太清楚...」


「這樣啊.....唔...我可是非常的趕時間呢!
小朋友,你應該也是店舖裡的員工吧!
三份珍寶套餐外賣,三份也是凍茶走加冰,你有能力為我辦託嗎?」
那位老人家並不想作無了期等候的關係,不禁友善地詢問我這名小「員工」能否完成他的要求。

「若果伯伯你真的是非常趕時間的話,我應該可以一試幫忙的!」
間中也會觀察琴姐姐工作狀況的我,對於店舖的交易運作模式也是頗為熟悉的。

珍寶套餐說穿了就是一件公司三文治、一細碗田園沙律及一根牛油粟米而已,這三項物品全都擺放在當眼的位置,我絕對有能力「按單執藥」的把其放在一起合併成為珍寶套餐。

「小朋友,我要的可是凍茶走加冰哦,你真的是明白我的意思?」
老伯一道嚴肅的目光直瞪著我。

「明白,當然明白!」
那名老伯肯定是認為我年紀還細,所以不明白「茶走」這術語是代表著以煉奶冲製奶茶的意思吧!
不過有時候我真的是不太明白成年人的想法,除了景時之外,竟然還會有人要求在凍飲上特意加上冰塊。

 

跟隨店舖規例在表格剔上從冷暖櫃中所提取的物品後,我完美地把三份珍寶套餐及其飲料安置在兩個膠袋之中。

「這是三張珍寶套餐的優惠券,還沒有過期的!」
一手交一手之際,那名老伯把三張紅色的優惠券放到我的手中。

「請等等!」
生怕那名老伯偽造優惠券騙取飲食的關係,我小心翼翼的跟收銀機裡頭的優惠券作出比對,確保這三張優惠券的而且確是真貨才肯放人。
「可以了!感謝老伯你的惠顧!」


「呵呵,不錯!
伯伯可是非常欣賞認真做事的孩子呢!」
那名老伯對我豎起一根拇指後,隨即隻身走進一架黑色名貴房車裡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紅色優惠券?」
雖則閉路電視並沒能錄下任何的聲音,但咖啡卻能夠非常清楚的看到那三張紅色優惠券,心裡感到異常的震驚。

「這髮賽!明天我可是要好好的炮製你才行!」
咖啡一邊內心暗罵著我,一邊走到收銀機前頭意圖查看裡頭所擺放的紅色優惠券。

「0035,0036,0037?」
看到優惠券右上角的編號後,一股寒氣貫穿咖啡的全身,他的雙手顫抖得差點拿不穩那三張優惠券。
「沒記錯的話.....」


他疾跑到自己的辦公室裡頭,抽出書櫃上的一個紅色檔案夾,並發狂似的翻起裡頭的頁面。

“0035-0040 老水蛋幫派在01/07/1988購入”

「髮賽有危險!!」
確認那三張優惠劵均為老水蛋幫派那方所擁有後,這是咖啡腦海泛起的第一個想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回到晚上九時半左右。

在回醫院探訪父親的路途中,我巧遇下午買下三份珍寶套餐的那名老人,他坐在停泊在路旁的一架黑色房車對我揮著手。

「哦? 這不是烏鴉三文治店的小員工嗎?
今天你可真是幫了我一個很大的忙呢!
為表示感謝,我想邀請你到我所經營的一間涼茶鋪裡喝一杯好喝的涼茶呢!」


「吓?世間上的涼茶不是全都是苦的嗎?
會有好喝的涼茶嗎?」
除了不明白我如何幫了他一個大忙之外,我更加不明白為何有人會用好喝二字來形容涼茶。


「呵呵,涼茶可是有很多種的,不一定全都是苦的!
除了涼茶之外,我們還有醃得入味的茶葉蛋和

 

 

 

 

 

 

 

 

 

 

 

鹵水蛋呢!」


老人說罷後,黑色房車的車門啪一聲的打開,彷彿就是示意著我一定要入內才行似的。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