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頭怪‧嬰

第6章 - 第一杯____怪人們的茶會 G 嬰的狼游之術

時值深夜。
嬰為了便於活動改以鬼火照明,在星光之下,沙灘銀白…風自林間吹至,帶有青草氣息,卻忽然帶來別樣氣味…
一股血腥。
嬰望向崖上叢林,正站着二人,七條‧真流以及瑪杜‧姬。
姬側身頭擺去一邊,手一比過去,道:「這邊。」
嬰心想:是想到沒有人的地方吧,這樣也好。
三人來到校園正中央的山區。
姬二人停下來,回過頭。
嬰:「真是大膽呢,你這食屍鬼,居然自己跑來找我…」望去其一旁的姬說道:「是因為有這傢伙在的原因嗎?」
姬說道:「哼,少囉嗦啦三八,聽好,打不贏我們的話就給我乖乖的滾回去﹗」然後黑滿一臉:「不然就給我死!!」
嬰心道:…瑪杜…
隨後嬰說:「我怎麼可能輸給一個連鍊法師都當不成的人,再說你不過是多只食屍鬼罷了…哼,等我消滅了那只食屍鬼之後再將你抓起送回你師門發落吧。」
姬破口大罵:「八婆﹗不要以為自己是天下無敵﹗你只不過是作為鍊法師比我強罷了,除魔滅妖我是比不過你,可是講打架的話我可是從來未輸過﹗」
在一旁的七條心裡納悶:拜託,剛才不知道是誰一路走一路跟我說我皇同學有多厲害?

先將時間倒回半個小時左右…
七條驚訝道:「什麼!?這麼說你和我皇同學是認識的啊?」
姬不悅的說:「才不是呢﹗我壓根就未見過她,只不過是看過她的照片,還有就是在死老頭那裡聽過那死三八的一些事而已。」
七條搔下頭皮說:「真是奇怪呀,你們…那~為什麼你父親無原無故的拿我皇同學的照片給你,又將她的事情告訴你倆兄弟?」
「哼﹗」只見姬憋着一肚子的怒火。
至於教堂方面…
幽二:「那就是說…你這老頭是我皇同學的侍衛。」
不倒說道:「是的。」
亞紀:「老伯你和我皇同學只不過是主僕關係?」
不倒:「是的。」
亞紀一聽即時手按胸口鬆一口氣,心道:好彩…我還以為你會說你是我皇同學的奶媽之類什麼有的沒的…
看穿亞紀內心的幽二在一旁細聲道:「反正不會是你想的那種關係﹗」
一臉八卦的見野興奮的問:「那~不倒翁,嬰和那個瑪杜家的關係是…?」
不倒心嘆息道:見野小姐,小的時候不是已經說過我只叫不倒嗎?唉…算了。
不倒說:「嬰大人…本來是瑪杜‧姬的未婚妻。」
全場嚇呆﹗
奧知之更是將喝的果汁狂噴,亞紀像是被打進地獄似的,跪到下去,死寂的氛圍:「我的希望!!」

姬二人這邊。
七條猛噴出口中的血、肉,驚道:「什麼!?我皇同學原來是你的未婚妻!!」一手擦拭姬的咀臉。
姬一手拍過去,叫道:「有你這麼誇張的嗎!?吃驚到吐血的﹗」
七條望住盛怒的姬無奈說道:「我不是人類嘛…」心裡說:這有什麼好氣的啊?
不倒:「要培養一個優秀的鍊法師其血統是很重要的,所以鍊法師的婚約十分普遍,不過呢,既然瑪杜‧姬已經不再做鍊法師了那婚約也就無效了。」
亞紀激動流淚,握拳道:「原來如此﹗」重拾希望﹗
七條:「那你倆的婚約就沒有了啦,那麼你還氣什麼?」
姬:「哼,我還有個弟弟記得吧。」
不倒:「所以呢,現在嬰大人的未婚夫就換成了瑪杜‧姬的弟弟了。」
打擊﹗亞紀抓緊心口,內心叫道:不要將剛還我的希望又馬上搶走﹗
幽二:「那麼,老頭你來到這裡的目的是…」
七條:「這樣也好啦,至少不會波及到莉絲他們。」
姬:「好了,見到那死八婆啦,給我鼓足幹勁上吧﹗真流。」
三人就到了校園中央山區。

七條:「我皇同學,開始之前還請你先聽我說,彼此都是同學,還是好好相處吧,好嗎?」
嬰:「的確,我們是同學,可是你是食屍鬼我是鍊法師也是事實,你注定要被消滅的。」
七條:「… …」
姬:「所以我說嘞,這個三八是不會聽你說的。」
嬰:「講多沒用。」手揚去,身邊兩鬼火分裂,飛去。
姬一見大驚,心道:這!?是什麼的法術?
鬼火飛近,姬看得更清楚,心下叫道:果然是鬼火﹗這八婆為什麼能夠用妖力!?
姬叫道:「真流,小心﹗被燒中的話可不是單單吃些肉就能解決的﹗」
只見鬼火盡向七條飛去,追著他轉。七條心想:這大幅度的轉彎鐵定會中招,只得急速改變方向才行。
鬼火追著七條連轉幾圈,也都被全部躲過,嬰就持劍衝去。
這時,姬突然叫道:「真流,這邊﹗」七條立時過去,鬼火追上,嬰亦轉來。
姬向鬼火灑去一堆大豆,然後手拍向地面:「木鍊法﹗」手中之符就縮入地去。
地面、空中爆出大量藤蔓隔着,鬼火燃在上面,止住了。
嬰見後讚道:「呵,想不到你這個只得法鍊程度的居然有本事擋住我的鬼焰之術。」
七條斜眼去姬:「鬼焰?」
姬:「鬼火是由死屍產生的,要是你碰到一下的話就『霍』的一聲什麼也沒了。」
七條驚得青了一臉:「嚇—!!!」張大咀。
姬:「說到底你們食屍鬼就是一件會動的屍體嘛,你這個死三八也夠狠的了。」說着怒視嬰。
嬰心想:這傢伙對鬼火的特性卻是夠了解,燒到妖藤的話,鬼火就離不開了…好。
嬰舉起左手,唸起咒語,手上腕輪飛出六頭狼飛撲七條,自己則一劍斬去姬。
姬一劍劃去,打消來劍;嬰順勢來個轉身,連刺幾劍,卻都被姬格開更趁機踢來一腳。
嬰見一腳朝面踢來一怔,幸得平日訓練有素,下意識的蹲下去,就向姬下盤斬去。
劍剛出,姬早已躍過嬰,空中一手向下抓向嬰的頭顱;嬰火速側身閃去,卻被握住右肩。
姬剛落地嬰亦轉過來,一劍刺去,卻被姬用力握死右肩,嬰右肢吃痛,劍刺不得,立時換手,姬手中劍劃了一圈,嬰的劍脫手飛出。
嬰:…!?這傢伙…
只聽得一聲「木鍊法。」姬握住嬰右肩的手手上的符就縮進嬰的上衣,長出大量藤蔓,纏住嬰。
姬笑道:「嘿,抓到你囉,小三八。」就走去看七條,卻見他被狼咬住四肢,但仍在打餘下兩只狼。
姬:「不是吧,真流,你有沒有搞錯啊?」
七條氣道:「這些狼速度很快喔﹗」
這六頭狼跟鬼火不同,就像真的狼般,具有自身的意志,不像鬼火般需由嬰控制,可自主發動攻擊,是驅魔狼族獨有的招式。
姬從背後抽出一支霰彈槍,連開數發也打不倒一只,氣道:「媽的,這些瘋狗也太頑強了吧﹗」
七條一面對另外兩只拳打腳踢,一面掙扎着身上的四隻。
咬處被撕開,升起墨綠的煙,也流出同樣顏色的水,姬一見急叫道:「可惡!!狗雜種快放開真流呀—畜生,要是把真流的手撕下來怎麼辦啊!?」衝過去一腳踢飛其中一隻。
同時,身後的嬰:「銀鍊法。」
姬,瞳孔收縮,急速轉過身去,一身形飛過。姬:「!!?…」頭又立即轉回來,已見嬰持劍衝去,四頭狼則向自己撲來。
七條猛將咬住手的狼撞向正撲來的另一只,其口就鬆開。手持銀製短劍正面對着嬰,七條:「…我皇同學…」
嬰面對住七條的無奈表情:「… …」
嬰和七條對拆得幾招,各自退開。嬰心想:這食屍鬼…不攻過來嗎?
嬰搶上去,猛攻,同時兩頭狼也同時跟上。
七條避開劍,一腳踢飛狼,說道:「沒用的。」短劍一轉,蕩開嬰的長劍,另一手猛拍去劍柄,長劍飛出。七條說:「放棄吧,你贏不了我的。」
嬰躍開一邊,道:「銀鍊法。」右手手鏈一十字架化作一銀鍊劍。嬰又再衝上,左手摸出一堆長布,唸咒,布條有如靈蛇,圍繞七條四周再纏去。
嬰心想:的確劍術的話我比不上他們,那就用鍊法。
正當嬰想用鬼火消滅七條時,身後卻傳來狗的悲鳴,嬰回過頭,只見姬道:「就這幾只玩具狗怎難得到我?」左手舉起手槍指向嬰說:「剛才也是用這手鏈上的銀鍊法掙脫的吧,哼﹗麻煩的女人。」
嬰望下地面的狼,已經斬得十來件,還有作結界用的麻繩纏住,嬰對姬說道:「作為法鍊師的話,實力卻是相當不錯。」
姬喝道:「來﹗八婆﹗」
同時七條亦已用普通的短劍斬斷布條從後而來:「姬,別傷到了我皇同學啊。」
姬氣道:「那就快制伏這三八﹗」
嬰拿出一球狀小瓶在手,唸咒,向七條拋出,跑出那人形狼,右手則舉向姬,說道:「銀鍊法。」手鏈上之四方物化作一銀之牢獄,關起了姬。
姬雖已立時反應過來,卻逃不及,困在裡頭,姬:「媽的。」
這邊的人形狼幾乎是零距離跳出,一來就張口咬住七條一肩膀,兩爪抓緊七條雙臂。
姬被困住,自己亦被人形狼抓住,形勢危急,七條也顧不了太多,兩手雙短劍插入人形狼兩邊肋間,向後一瞓,腳往人形狼腹中一撐,就將其整只送飛。
凌空飛濺出一大道墨綠色之血肉。
七條一膀、雙臂上皮開肉裂,已可見骨,嬰見狀立時抽出一符,作法,燃起鬼焰,燒過去。
一個後翻,七條站起身,心叫道:這趟真是糟了﹗
突的那邊一聲尖叫,不,幾聲尖叫,這邊三人一見大驚,原來不倒和教堂裡的人竟然全數來了。人形狼正撲過去且張口要咬。
七條雙臂肌肉盡失只得飛身撞去,人形狼一見反手一擊拍倒七條。
鬼焰直飛七條‧真流。
「!!?…」嬰持紙符的手急往一邊拉去,鬼火從七條身側掠過。
忽地,兩個黑色冰冷之物從嬰背後飛至,一個擊中人形狼右肩,另一擊中其左腰,嬰回頭一看原來是姬從牢中射出來的。
仔細一看,原來是兩個捕獸器,死咬住人形狼,且有鐵鏈連到姬的手上。
姬叫道:「真流﹗」
七條應道:「收到﹗」左腳踏在人形狼腳上,右腳踢其後膝,人形狼跪倒下去,姬用力一扯,拉倒在地。
亞紀驚道:「哇呀—!!這是什麼!?」雙手按頭。
幽二急道:「快點幫忙﹗」
亞紀:「嚇…啊~」與奧知之三人同時撲上,牢牢抓緊人形狼的手腳。
嬰拿出球瓶唸咒,收回。
莉絲嚇得一額汗,吁口氣,道:「好在大家都無事…」
遠處的姬從後抽出一光劍斬斷銀之牢獄,走來叫罵:「喂﹗老頭,你這個助手究竟怎麼當的!?居然所有人全都帶來了﹗你第一天當鍊法師的侍衛嗎?」
嬰走過來說:「喂,食…七條‧真流,我…就暫且承認你的存在。」
「咦~!?」七條猛轉過頭望住嬰。七條:「我皇同學…」
嬰走到七條身邊低聲道:「可是…要是有那一天我見到你傷害人類的話,我絕不會放過你的。」走去一手一個,拉着見野和真琴二人,說道:「我們走吧。」
不倒走來說:「面對嬰大人的狼游居然仍沒被消滅,你二人真不簡單啊。」
姬一聽只哼了聲,說道:「白痴,你以為那三八是第一個來找麻煩的鍊法師嗎?而且還是驅魔狼族,我們怎可能毫無準備﹗」
不倒呵呵的笑了幾聲也走了。
七條在旁帶點害羞笑道:「其實…也不過是到牧場偷了幾個捕獸器罷了。」
姬憋着氣:「…!!就那麼點時間只能這樣子啦~」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