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頭怪‧嬰

第5章 - 第一杯____怪人們的茶會 G 兩極

夜。
一般的生靈早已作息,除了夜間活動的生物以及夜族,即吸血鬼外。
一吸血鬼闖入了羊欄,一手突的快速抓起一只羊正要張口咬下去。
其鼻間卻傳來人類的氣味,吸血鬼轉望去,只見到木屋門前正站着三人。
一人正是這凱得聖菲爾國立學校的校長,他驚訝的望着眼前的吸血鬼道:「沒想到這世間上真的有這等生物存在!!」
其身旁一人說道:「校長先生既然已經親眼看到就可以了,之後的事請交給專門人事負責。」伸手向一旁擺開請伯爾治‧書曼校長離開。
吸血鬼一見到人類立時瘋狂似的,丟掉羊,對三人狂笑:「嘿嘻…!!在宴會前率先讓我品嚐人血亦不錯嘛﹗」這時注意到第三人,是一妙齡少女,吸血鬼張着一口的尖牙對住她,流下口水。
只踏前一步就來到少女面前,撲去,可是…眼前景物卻四分五裂…不,四分五裂的,是吸血鬼,少女揮動長劍對二人說道:「只不過是只低級的吸血鬼罷了,很容易對付。」
校長望住那只吸血鬼被銀白色的火焰燒成灰燼,然後少女又說:「今晚請容許我四處調查一下。」
校長咽口氣,道:「那就麻煩你了,我皇同學。」
少女正是嬰,她道:「不,這正是我的工作。」她就往海旁去了:「翁。」
一黑影出現,答道:「是。」
二人一同消失在黑暗中。

伯爾治‧書曼校長抽出手帕拭去汗水,說道:「希望不要有人受傷…」
「請安心,我皇族是優秀的驅魔一族,而且王室方面亦已經派出專門的特殊部隊了。」
漆黑一片的小路,兩個手電筒分別左右照射。
忽然,耳旁傳來野獸的低嗚聲…
嬰:「翁。」頭稍稍側向身旁的草叢。
不倒點頭示意。
嬰將光線射去,就照出幾頭野狗。不倒錯愕:「原來只是幾只狗罷了。」
嬰:「不,羅盤對牠們有反應。」
野狗突然撲出,不倒瞬即用旋棍打倒牠們,野狗在地掙扎爬起。
不倒心想:這?按照我剛才的力道應該死掉才對,這果然有問題﹗
嬰已趁機摸出幾顆鋼珠作法,彈出,只見被打中的野狗冒起大量的黑煙倒下。
卻是有一頭跑掉了。
嬰:「追。」
「好。」
二人追着變成食屍鬼的野狗來到一涯邊,涯下是一沙灘,只見一群野狗圍住一人在中央。
不倒一見,驚道:「不好,有人﹗」立時躍下去,落在那人身邊。
嬰:「… …」在月光之下,看到那人的臉孔,是瑪杜‧姫。
不倒打退幾只野狗,見那人手持銀鍊劍方知他是鍊法師,仔細一看更是吃驚:「瑪杜大人!?」
姫已將一眾野狗滅了。這時才望過來,見到不倒,道:「哦,是我皇族的侍衛啊,那~那個三八咧?」
嬰走來說道:「沒想到你就是瑪杜‧姫。」
不倒問:「你不是應該在師門下修行嗎?怎會跑到這?」
嬰卻是問:「那只食屍鬼呢?還有這些狗到底是怎麼回事?」
姫只不屑的「哼」了一下就轉身走人。
不倒心中疑惑:「…到底瑪杜大人發生什麼事了?」
嬰說道:「他發生什麼事我不管,我只知道他從我手中救走了一只食屍鬼﹗」
不倒一聽驚訝得叫道:「呀~!?」
嬰將次前的事大概說明一下。
不倒:「這…事情就嚴重了…」
嬰冷靜的說:「我才不管他的事…」只見姫快要消失在遠處的轉角處,續道:「翁,跟上,把地點帶回來,還有,這劍還他。」遞去一劍。
不倒應道:「是,嬰大人。」「嗖」的去了。
姫走到灘上的一堆亂石,拿走上面的一袋東西,然後說:「別跟來,現在我和你們一點關係都沒有。」
涯上的不倒現身說道:「沒想到居然能夠發現老夫,看來瑪杜大人的修行不錯嘛,卻是…為何會出現在這?大人你要學的應該是鍊法師,而不是這裡的知識。」
姫說道:「我早已不當鍊法師了,所以和你們沒有關係。」
不倒沉默半晌:「原來那件事是真的…」拋來一劍:「這還你。」
姫一看,正是送七條的銀鍊劍,接着:「呀~」
二人站着不語,良久,不倒問:「你父親還好?」
姫:「啊,還不錯,就是老毛病偶會發作。」
「明神…」不倒仰天嘆息:「…姫,那只食屍鬼…不,七條‧真流…」
姫:「放心,他不曾害人,以後也不會。」走了,又補句:「我們現在住在前面的教堂中。」又舉起那袋東西說:「我去餵食。」
不倒透過空氣聞得出,那微微的酸味和甘甜,是肉、血。
二人各自回去。
兩人沒說再見之類的,因為很快就會再見到。
不倒回到嬰身邊,將位置告訴她。其後,不倒說:「嬰大人,的確,那人已經不是鍊法師了,而且和那只食屍鬼一起住在這裡…」
嬰是由不倒帶大的,看到他的臉色,知道他心底有話想說,就道:「翁,是有什麼事嗎?你和瑪杜那家人。」
不倒:「唔…是的,瑪杜,明神他…姫的父親是我孫子的舊交,其實他之所以會學做鍊法師也是我孫子的原因。」
嬰問:「然後呢?」
不倒只好將事情說給嬰,說道:「明神父子三人曾經被師門派去消滅拉姆亞諾村的吸血鬼,那只叫七條‧真流的食屍鬼就在那,明神他們雖然消滅大部份的食屍鬼,可是那叫七條‧真流的卻逃掉了,後來那吸血鬼出現,攻擊落單的瑪杜‧姬,姬卻被那叫七條的救了性命…之後就…姬就不當鍊法師了。」
嬰沉思了一下,然後說:「就算是這樣也是他們的事,只要是妖魔我就得將其消滅,這是我的職責。」嬰只說得一臉凜然,斬釘切鐵。
反觀姬這邊,氣氛卻是開朗得多。
亞紀含住飯叫道:「啊—﹗這塊肉我打算留到最後才吃的,幽二﹗」筷子伸往幽二口中夾緊那塊肉。
幽二咬住肉說:「什麼!?碟中的肉有說明是誰的嗎?」
對面坐,莉絲問:「還要果汁嗎?」
奧知之:「多謝款待。」
姬開門見到此境,嘆息道:「這是…什麼狀況?」
七條躺在長椅上看書,對姬笑道:「歡迎回來﹗」伸手要吃的。
姬:「你這傢伙。」拋過袋子:「完全不懂自己的處境。」
「啊,是瑪杜同學。」
姬望過去竟見真琴,姬問:「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卻見廚房裡頭又走多個見野出來。
見野笑道:「來看真流同學咯~」
「吓啊~!?」姬只呆住。
見野將甜品放在桌上,坐好。
真琴見姬仍然站着,就說:「瑪…瑪杜同學,應該未…一起吃晚飯吧。」聽得出,真琴的害怕。
姬只是:「吓—!!」黑了一臉,真琴就嚇得閉緊雙眼縮去見野身邊。
莉絲立時過去輕拍真琴安慰着,對姬說:「姬,你別欺負秀麗嘛,長香倆個是專誠走來探真流的啊。」
「秀麗~?」說得走音,姬納悶問:「我說…你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熟絡的?」
七條說:「姬,你就別板着臉了,快坐吧。」自己卻走下地下室去。
亞紀見七條自個走開,問:「咦?真流去哪?一起吃吧。」又轉對姬說:「瑪杜也來吃吧,不然就快要被幽二吃光咯~」
幽二氣道:「什麼!?吃得最多的不是你自己嗎!?」
姬說道:「你們三個也就算了,怎麼連那兩個女人也來了啦…這下…唉。」
見野忍不住了,一手扯過姬的衣領:「什麼叫『那兩個女人』!?我們是來看真流同學的,關你什麼事了!?」
真琴急道:「長香﹗」
姬只「呿﹗」的一聲,順手拿些吃的就走進地下室去。
莉絲:「姬…」
見野氣道:「別管那種傢伙﹗」
亞紀隔在二女中間:「這可不行喔,大家都是好伙伴嘛~」
見野:「讓開﹗白痴。」
亞紀哭道:「嗚嗚…怎麼這樣…?」
幽二拍亞紀的肩膀:「厲害呀﹗亞紀,你的笨蛋程度已經連新生都知道了。」
地下室,只見七條正在開餐中,一口的血、肉,他見到姬就道:「姬,這次的肉新鮮過頭啦。」
姬卻是一臉正經的說:「快吃,那鍊法師來啦。」只見姬落得來已經掉處理手中的晚餐,而且還開始準備「傢伙」。
七條:「… …」將肉塞進去。
二人從秘道走上地面,來到教堂外。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