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頭怪‧嬰

第45章 - 第三杯____世之所欲 G 漫漫長夜盼安心。

每逢日月輪轉,亂世邪物亦也作息交替,故而,姬的狙槍放哨只此兩更。
此時,日落西山,天已全黑;雖然狙槍的倍鏡裝有夜視儀器,可是加裝的視覺型法器得有光的環境才能使用。
姬只想,綠又蛙的襲擊、夜族的血宴、嬰半人半妖的不安軀體、卡莉婭急進學習入行的隱憂,還有日後與七條的去向安身…那怕自己法力仍在,卻亦沒任何一樣是自己處理得了的…煩死了—﹗什麼都做不到,現在就連放哨也…
姬無奈望着戶外一片純黑…偶爾、不起眼的點點閃亮,是反射室內燭火的淡薄飄雪,姬知道,該回去了。
遙遙西方暮色盡,哀哀萬千由黑吞;
擾擾塵囂夜闌靜,漫漫長夜盼安心。
真流和莉絲還等着我呢~
低頭望去顯示時辰的羅盤、推算時間,不過七點而已。
姬收拾東西,心裡不禁嘆息:今年也終於到了這個時候了吖~﹗

就此刻,窗台風鈴、掛腰玉玲齊聲猛烈響起—!!!
不看風鈴的搖擺方向、玉玲的響鈴數量,就此肆無忌憚的氣息,已能感知其位置;姬狙槍指去、夜視啟動,試圖以肉眼捕捉其身影,想瞧瞧到底是何方妖孽,竟會如此明目張膽的出現。
其實心裡有底,亦不出所料,倍鏡瞄到空中的一隻吸血鬼以法術製造小妖小怪、釋放其下僕與綠又蛙等,幾十隻妖怪向附近的一條村莊進發。
村裡有王室安排的守備,輪不到姬憂心,而且風鈴鈴聲鼓譟、玉玲三顆齊鳴,加上過分招搖的來臨,就是妖力強、憑空出現的空間移動能力,顯然的不好惹﹗
姬見祂似乎沒有親自襲擊村子的打算,也是鬆一口氣,只盼祂就此滾蛋,豈知祂竟向莉絲的教堂飛落去!!
這還得了—!?
急死姬了﹗驚得話也罵不出來,一手插進窗台上的彈盒裡、從狙槍用的彈夾上摸出一顆銀粹彈,上膛、射擊﹗
抑制器一槍悶響,子彈直飛,等吸血鬼察覺到劃空之聲、已然太遲,後腦中槍、被轟掉半顆腦袋,肉碎血沫四濺噴發。
「啪嘞﹗」吸血鬼快速轉來剩下的半顆腦袋,雖則說血漿腦漿遮滿臉,可是兩顆被逼出眼眶的目珠清晰可見,仍能轉動,尋找着偷襲者的身影。
此地就兩座相鄰建築,身旁、林邊崖下教堂,眼前、海邊崖上鐘樓—不難找啊~
找出偷襲者—除此之外,姬沒給予思索時間;取彈上膛射擊、槍聲串連不斷,將棺材釘一口一口的接連射出,先是左手右手左腳右腳,再到咽喉—「!!!?」吸血鬼心中猛怔:糟﹗
最後一槍的棺材釘正中心臟,吸血鬼隨即墜地慘叫,軀體瓦解崩塌、妖氣噴發消散。
然而,姬絲毫沒有住手的意思,多補幾槍本來就所剩無幾的銀粹彈,就是要其徹底的灰飛煙滅;豈知,這廝仍然未死,張開滿嘴的尖牙、鬼吼鬼叫的。
銀粹彈與棺材釘不只是姬的珍藏武器,更加是對吸血鬼特效,眼見全打光了也滅不了祂,只能心中叫苦!!
「媽的﹗這性無能的等級也太高了吧~!!」姬心裡清楚,除了銀鍊劍以外,自己已經沒有其他手段能高效地將之消滅了;取出彈頭超長的—草本精華液、濃縮植物油、針筒注射型,工序超繁複但成本超便宜的自製子彈,一槍接一槍打去。
無奈這些子彈明顯不如先前的好使,吸血鬼不哼一聲就只肉塊抖動表示—中槍了~而已;只見祂手一伸,一團黑影從其手臂上竄出飛向姬,再拉起殘破不堪的披風蓋住自己、就是空間移動,跑了~
雖說姬確實有心消滅這隻吸血鬼,但見祂逃跑亦無意追殺,還未緩口氣,卻見那團黑影漸近漸大—終、充斥了整支倍鏡,「!?」姬火速退開﹗
耳聽腰間玉玲四顆齊鳴,緊接着五顆一起—這、邪物無誤。
整團黑影壓在窗台上,燭光沒了,頓時烏黑麻叉的~
姬心裡盤算:看來…放在那裡的邪感風鈴也被壓爛了,子彈的話、應該沒壓壞吧?
就開始計算紙盒裡,剩餘子彈的價值…姬心裡罵道:混帳—要是真的壓壞了就虧大了吖呀~!!
轉念間,又為自己忽然管家婆似的而氣憤。

突然,風壓撲面﹗
樓閣內烏燈黑火,姬看不到此妖的實際攻勢,就隨意的向後退,同時拔出手槍就打;這一槍過去,感覺是打中了,就是不知幹掉沒有?
卻是聽到連串的怪異聲響—好似…有水、泥、氣體,還有一些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總之就是夾帶着「噗咚噗咚」的連串搞拌、翻弄、擠壓、爆開的怪聲。
反正就是還未死的感覺啦~
姬:怪了,竟然還活着?這可是那爛鬼大教堂、菲爾德保碌洛亞牌的子彈咧﹗
一片漆黑中,姬感覺到此妖似乎有所動作,心裡想:都已經浪費了這麼多貴價貨了,也不差這幾顆嘞﹗
一口氣將剩餘的五顆子彈通通打光。
想說、這下還滅不了你~!?
五顆子彈打去,聽得更明確了—似是打在泥沙、沼澤,一團會卸力的東西上。
怪聲不斷,姬知道,祂還在動。
一時間,姬也沒拿定主意—如何是好?
「??… …」
忽覺疾風刺臉—這一大團、不明正體的妖怪凸起數道尖銳,如長槍一般刺向姬;憑藉對環境熟悉,姬於昏暗的閣樓內四處閃避。
就這樣,一攻一閃,打了一輪又一輪。
趕跑了吸血鬼,姬就安心了;雖然此妖攻勢迅速、連綿不絕,但卻完全奈何不了姬,根本緊張不起來。
就是腰間的玉玲響不停,有點煩~
現在姬的問題是—想不出什麼確實有效的攻擊手段收拾這鬼東西。
以大教堂的銀十字架所鑄造的彈頭也滅不了祂,估計自己身上其他射擊型的法器也沒什麼作為的了;至於最有把握的銀鍊劍嘛~這貿然衝上去…不太理智,畢竟現在是連看也看不見,也不知道對方是什麼鬼怪。
重點是—現在完全不是拼命的時候哇~
逃着逃着,姬心裡想道:這鬼東西雖說是常備妖怪,但終歸只是一隻妖氣造成的小妖,應該是闖不進莉絲的教堂的。
就打算回去洗洗睡了~
抱着這種打算,姬先是逃往閣樓內的一角、引祂過來,再極速衝回窗台,撿起自己靠牆的背包與窗台上被壓扁的彈盒;太黑了,看不到、裡面的子彈有沒有壓壞(總之玻璃造的是肯定碎了)…就在姬雙眼往紙盒裡瞄之際,感受到—氣息!!!
並非身後正要飛撞過來的小妖,而是鐘樓下、教堂旁,幾股邪惡之氣。
「!!?這感覺—」姬從窗台望落去,自是黑得什麼都看不見,想要舉起狙槍、用倍鏡的夜視看一下狀況,身後小妖已撞過來,只得先行閃開。
曾經跟隨不倒學習武術、又自行摸索過法古德的劍譜,盡管只是似有若無、不太實在的程度,反正姬的確對氣息擁有一定的感應能力,即使他本身不太明白,總之,姬感覺到似乎有幾隻好似很麻煩的鬼東西出現在莉絲的教堂面前,而其中一隻可能就是剛才逃掉的吸血鬼,沒錯的了—﹗
下面究竟是什麼狀況—搞不清楚﹗眼前究竟是什麼東西—搞不清楚﹗姬生氣了~!!
但仍強忍怒火、冷靜自己,過往經驗亦立時傳來推論:
不見作法、直接丟來—應為常備妖怪;
常備妖怪基本必然強於即興造的小妖;
常備妖怪多以原有的鬼怪作原型、模仿製造(亦有例外),再按需要進行改動(可以改到與最初的面目全非);
會使常備妖怪的吸血鬼基本黑暗之力強,法術高;
看這常備妖怪與那吸血鬼的表現,估計那吸血鬼不善於近戰。
太多未知,但姬亦失去耐性了,心裡一句「管它那麼多﹗」只想回到莉絲、七條二人身邊再說~
姬兩手向後、伸進背包,左右手摸出一疊引法紙符與一木製令牌,左手將紙符全砸過去,口念一段明王火咒,右手令牌向前揮落去,大喊:「着﹗」
所有引法紙符全燃起明王火焰,淨化妖氣亦照亮環境;看見了,此妖軀體由許多大大小小的心臟堆砌而成,只見心臟各自跳動,互相擠壓,怪聲就是這樣來的~
姬望了一眼祂的模樣,就不管祂了,想趁著明王火焰未熄、趕緊脫身,直奔石梯,隨之,向下直衝,途中不忘從牆上火盤內取支火把照路。
離開了鐘樓,戶外,月光微微,涼風微微,前方妖氣濃郁,慢慢沁來…姬跑得飛快的同時也注意速度,別讓火把滅了。
跑沒幾秒,忽聞頭頂落下風嘯聲急,姬不及抬頭瞧祂一眼,火速前撲滾地避開,回頭望見這小妖心臟分離、如霰彈直擊,頓時一地大大小小的坑洞。
姬心裡只想了一句「那性無能到底是怎麼想的,居然造出一隻這麼噁心的妖怪出來?」就見一地的心臟浮起重組,再次一大坨撞來。
蹲着的姬側身滾開,同時留下一張七芒星陣圖,將之束縛住了。
姬走前幾步、火把照來,見祂的確是被束縛於陣中,正欲離去之際,竟見祂全身融化、滲入泥土,逃出了七芒星的束縛…姬望着祂溢出地面,再變回來…禁不住問:「媽的,你究竟什麼鬼玩意吖~?」
然後再次跑起來~

雖說莉絲不會消滅鬼怪,但她的法力乃是貨真價實,這幾隻妖怪用盡方法都闖不進。
趕回來的姬只高聲叫道:「把路讓出來!!滾—﹗」
哪會知道眼前的幾隻妖怪正等着自己跑來。
原來祂們正愁着過不了結界,碰巧那吸血鬼能透過那常備妖怪感知姬正跑過來,結果就打算抓住姬用來要脅術者把結界撤了。
姬的確沒想到祂們會抓自己,然而,曾經作為一個一直不達標準的鍊法師,姬能做的就是將一切做得到的做好做滿,基本動作什麼的,是習慣了~
向祂們衝過去的姬心裡思索…
祂們為何要闖入莉絲的教堂—不知道;
祂們有哪些妖怪—環境太暗沒看清;
只知祂們的妖力似乎相當強大,不好對付;
現在要強行突破、越過祂們,被動式的偵察法器變得不好使,得靠主動式的、以保安全。
自覺多餘卻又習慣,走向邪物的偵察動作,姬再次兩手向後、伸進背包,右手再次木製令牌,左手則是大疊顯現紙符,用力拋高灑上天,口念一段驚世經文,令牌揮去:「邪魔顯現﹗」一股靈光自姬身上散發、全方位放射,場上即使再暗,也要一切邪物頓時無所遁形,只要空中的超薄型、顯現符咒未落地,就能看見映射靈光的邪氣。
瞬即望見身旁逼近了許多惡靈,姬心裡亦是一怔:!?圍了這麼多…!!好近—
幸好反應神速,用六芒星陣圖守住了,沒事…呼嗚~
為求動作麻利,顧不上火把了,往前扔去,起碼途中的一段有光;至於周圍的惡靈雖多但弱,破不了六芒星的守護…就是說,只剩眼前幾隻看不清模樣的妖怪了~
姬直接上。
姬的主動式偵察,是剛入門、初級法鍊師才會做的事情,等於表明了自身沒有法力感應不了妖氣…就是為妖怪們壯膽了﹗就那隻吸血鬼除外,祂讓回來的常備小妖擋在自己的面前,又讓身上另一隻常備妖怪準備好,隨時候命。
仗着身上六芒星的守護,姬把靠近的惡靈通通撞飛,來到教堂前方,正面就有一隻妖怪攔路,等姬自投羅網,而姬亦沒打算從旁而過,硬是要正面上﹗
突然之間,環境明亮,妖怪愕然,回頭一望,身後教堂最高處、閣樓內燃起熊熊大火,照亮教堂外附近一帶位置。
突發烈焰,吸引了在場眾生目光,就只姬與與其對峙的妖怪除外;當然,他們也察覺到異樣,但仍將心思放在對方身上。
此妖早被告知姬手持不尋常法器,能毫無先兆地發起攻擊,等察覺得到已經太遲;然而,種族不同,此妖自問反應和速度都在吸血鬼之上,再者,人類用以對抗邪物、最值得忌憚的,始終是修道者的法力;既知姬沒有法力,已然無所畏懼,望住光揹個背包、徒手衝來的姬,只能叫祂笑得輕狂。
說是異狀,但,看得見了—自教姬心裡踏實,而且他亦隨即想到是七條所為準沒錯;看見這攔路妖,一身皮毛、獸耳尾巴、尖牙利爪,想來應是什麼動物修煉成精的了,就是不知會是什麼動物…也罷,想多麻煩~﹗
來到預想距離,姬一下子全速衝刺,兩手於背包底部夾層抽出雙劍,由下斬上、畫個交叉;此妖只見姬瞬間殺至眼前、直接撞來,隨即竟然穿過了自己…!!?要等祂上半身殘軀於空中翻轉,眼裡世界上下顛倒,先有下半身連腹軟躺、再見左右兩臂連肩落地,方能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
如廝境況,猶如嘲諷祂剛才不屑的從容,以及出生以來引以自豪的反應和速度;又驚又怒!!未等身體聚集修復,就已朝身後背住自己的姬飛去,殺之解恨﹗
就差幾步,教堂結界,其餘妖怪立時行動阻止姬進入安全範圍;忽然上空火箭咻咻,是七條射來帶法的箭矢拖延妖怪的步伐。
就兩隻妖怪—蝙蝠精與蚊子精,作為動物的飛行能力出眾,特別是蚊子,幾乎能夠全方位瞬間變換飛行方向;反正祂倆都左右先後攔截了姬的去路。
蚊子精先至,祂舉起口器向住姬,卻未及下一動作,姬已避去一旁、背向蝙蝠精,拔出紅英銅錢劍,見之,蚊子精亦不上前,打算噴射口水,用以麻痺姬的身體、制住他,豈知姬也不上前,手中劍揮來,紅線解結,銅錢劍瞬即變成銅錢鞭,打歪蚊子精長長的口器,更在祂身上繞了幾圈、纏住,姬這手用力一收、那手伸出一抓,一個轉身,就將手裡的蚊子精整隻砸到從後襲來的蝙蝠精身上,被切成四塊的妖怪剛好攻至,對住姬就是一通亂爪亂咬,姬再次的雙手劍,左右刺擊如鑽,霎眼間數百劍擊,此妖頭胸腹滿是窟窿不說,兩隻前爪全沒了、成了地上肉泥,姬再用腳一伸,將祂踢到旁邊壓住蝙蝠精的蚊子精身上。
然後,姬走進教堂結界。

教堂內,莉絲就在門口等着姬回來,門一打開、就見姬衝進來,莉絲立刻上前:「姬—」兩人相見、齊聲問句:「你沒事吧?」
見姬神色匆匆,莉絲想得到原因,說:「祂們進不來。」
雖然姬也有想過這個可能,只是外頭的幾隻妖怪實屬強悍,根本就不敢肯定祂們能不能闖進來,聽到莉絲這句話,姬緩緩的吁出一口氣…注意到莉絲什麼也沒說,就只靜靜的望住自己…姬忽然握住莉絲的手帶到自己胸膛,然後握得更緊更近,再柔聲說道:「走,去真流那~」
姬對自己這般親近的姿態、從未有過,這般溫柔的聲音、從未有過,以往姬對自己的關懷、一直都是躲藏於完成一件事情上而默不作聲,面對這突然坦白的姬、莉絲知道,姬總算是習慣了自己了,心裡暖暖的湧到臉上…莉絲也都握得更緊走更近,笑著應聲:「好~」
上閣樓的梯級是從木柱延伸出來的一塊塊木板,為了省下各種東西,梯級之間設計得很斜很高、還要沒有扶手可握,每一步都能感受到薄薄的木板、很有壓力要垮喇~!!莉絲有點怕但不說…然而,姬與七條都清楚也不說,二人都曾帶過莉絲上閣樓,走這樓梯時也都會主動牽着莉絲的手並配合她的步伐;不同以往,這一次,姬眼睛一直望住莉絲,口裡更是一句一句的「小心。」兩人一步一步,慢慢的走上來。
三人會面。
莉絲、真流,都在身邊了,姬終於安心。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