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頭怪‧嬰

第44章 - 第三杯____世之所欲 G 麻煩事準備麻煩事

先將時間大幅回調,地點向南轉移,就是日落西山的片刻,莉絲的教堂。
雖然莉絲的教堂對妖邪有很好的防衛能力,加上姬與七條連日不斷的巡邏驅逐,這島的南邊已經找不到有危害的妖怪了,可是,愛操心的姬仍然每天來到崖邊鐘樓,狙槍放哨。
據嬰和卡莉婭所說,綠又蛙襲擊案件的最終目標正是這所凱得聖菲爾國立學校,於卡莉婭家裡那次不過是嫁禍,以及前置準備,此案中,只捕獲一名主謀,另一人至今仍未緝捕歸案,更有數隻吸血鬼莫明其妙的參與其中…簡單一句:事情沒完。
至於夜族舉辦血宴一事,更是姬與七條最初驅逐學校附近為害的吸血鬼時,無意間為人類一方到手的情報。
這下好了—姬的每逢壞事必然靈驗的預感,來了—兩件事情一起來,同時發生﹗
中了﹗雖則說,在姬沒參與到的狀況之下,結束掉。
總的一句:這叫姬如何安心?
再說了,現在失學的姬不過無業遊民,清閒得很哪~

旦夕之間,就在這個世界最後的光明消失的片刻,面對絕對的西山,那輪日終得墜落…夕陽依舊美好,黃澄澄的閃耀着,只是,本應照亮一切,現在,卻是映照得所有事物愈加漆黑、昏暗無比…反倒是早已身處夜裡的姬,能夠看清真實…
姬,望住遠方,夕陽與黑夜劇烈的交織着、光與影的交界,凝望此境出神,想起了一個寓言故事…
<<天崖海角>>
好光者,總是追逐光明,無視一切,脫離棲身的大地,奔赴自由的大海,自東向西,企圖到達遠方,卻不知大地之所以能夠棲身,是因為固有保護,大海之所以擁有自由,是因為真正野性,然而,更可笑的是,那是一處只能遠望,任誰都觸碰不了的地方—天崖海角。

只是,追求,乃是生物的本性,猶如燈蛾撲火,盡管愚不可及,亦說情有可原?
或許…該說死不足惜?
其實,天崖海角,不過理想中的一處地方,至於日月交替、燈蛾撲火,亦只紅塵裡的一事一物,微不足道。

討厭的是,身為凡人,如何不被凡事所煩?

姬打從犧牲了全部法力和相關的神經脈絡後,原本殘餘的些許法力亦漸漸消散…現在的姬沒半點法力,是徹底的變回一個普通人了。
而~身為一個普通人,要與妖邪對抗,只能靠誰都能用的法器。
為此,姬把能賣的都賣了﹗不但將武器庫清空,就連難以入手的光劍也賣了,即便是心愛的機車也不放過,不管什麼東西、只要值錢,通通賣了﹗
賣完後,姬身邊的家當就剩軍用小刀大刀、各一把,手槍狙槍、各一支,當然,原有的法器自是不會賣掉,不然就本末倒置了。
錢到手,買入大量的銀鍊劍(其實就一袋子,裝得幾把,因為真的貴),接着就當成送人的離別禮物,再來,各種消耗性的法器的補給,以及因為沒了法力而變得不可缺少的幾件法器,最後,剩下的那~丁點可憐的零錢…離開的路費…也不夠呢。

現在對抗妖邪的唯一手段就是法器,故而,姬整理身邊的裝備比以往更為頻密、也更為用心…

最前線的裝備:兩把刀、兩支槍。
配戴習慣:小刀置於左腰、大刀揹在右肩、手槍置於右腰、狙槍揹在左肩。
兩把刀是為最便利之物,無論日常生活的需要或最初武力的威壓;
兩支槍是為對抗妖邪的第一道法器,過往就經常在用了,手槍的用處不算什麼回事,沒提到,狙槍則常用於放哨時候,有出現。

小刀(功能性刀)
總長21cm 手柄10cm 刀身10cm
手柄兼刀鞘用,可變形、接駁棒狀物作長矛使用,可與刀身分拆,手柄系有長繩、綁上刀身圓孔作繩標使用,刀身為雙刃,一邊野外用、一邊格鬥用

大刀(一臂軍刀)
只知為異界流入,產地不明
姬本人覺得十分稱手,故,一直帶着

手槍(特殊槍枝)(一填六發)
原是用於發射訊號彈、響彈、照明彈、煙霧彈等等的特殊槍械
由於口徑大、彈膛大、容量大,適合填入射擊型的法器,加上近時代的鍊法師行業式微、人員素質參差,且開始學習新時代新科技…種種理由被引入,取替彈弓、弓弩,以及射擊用的作法手印
被長期使用,故,行內市面上無論槍身或彈藥都易入手,是為法鍊師的必備之物

狙槍(胡亂裝砌)(一填單發)
本為一支連牌子都沒有的獵槍,因射程算遠,被姬多次改裝,成了狙槍
原本就是真的只為打獵加菜用的,但某次被姬因順手用來打怪…之後就一直如此
其實按照姬的脾性,並不願意用它來打怪的,覺得太窩囊了,只是它也是太好用了,在長期改裝、使用、調整之下,成了姬的獨門法器
最新的改動為,因應法力全失,看不見幽體的邪物,倍鏡多加幾塊鏡片,分別是:浸泡牛眼淚、馬眼淚,以猫眼為材料,透視式的陰陽鏡(特意買的)
就是務求看到所有靈體或是自主隱身的邪物,要其無所遁形

對抗邪物的法器:多數是以前師門派發、留下來的,少數是新買來的。
按照用途,有些隨身攜帶,有些放在住處;
總之,全是普通人都能夠使用的法器,多為法鍊師所用之物。

留下來的:硃砂黑墨、符紙符水、經文書卷、香燭火石、羅盤油燈、風鈴銅鈴、柳枝太刀、桃木長劍…等等基本的法器,還有聚寶盆、星相羅儀、紅英銅錢劍、南北聚賢燈、十三星斗飛翔劍陣、第六靈感應五珠玉玲,這些前師門獨有的法器。

硃砂黑墨(書寫用 引導法力流行)
符紙符水(方便用 對邪物的抵擋、淨化、探索、攻擊,都會用到)
經文書卷(借法用 基本全都自帶法力,按需要向各種咒文借法用於各種用途)
香燭火石(開光用 主要用於靈體引路、法力流向)
羅盤油燈(借法用指示用…以及其他輔助用途)
風鈴銅鈴(探索用警示用…也有其他輔助用途)
柳枝太刀以及桃木長劍(攻擊用,同樣亦有其他輔助用途)
以上全為鍊法師行內俗稱的壇面法器,都是最基本的,無論市面、門派、家族,所用的都一樣、沒差別,亦是法鍊師的必學必備之物;等成了鍊法師之後,雖仍會用到,但,大多使用自身的法術陣式了事。

聚寶盆
能自行產生法力並將之注入物件的法器(速度很慢 超花時間)
例如將石子、鋼珠等小顆粒置入,就成了手工製的鍊法彈,將小刀放入再加上明王經文,就成了明王短刀

星相羅儀
以全天5宮10干28宿60旦361刻的對照面積,對邪物作大範圍的感應
貌似是對整個天下進行的搜尋,可說是一切的魑魅魍魎、妖魔鬼怪都被看到了(能探知到的面積太大,搜尋單一邪物,如同大海撈針)

紅英銅錢劍
以特殊的血液將細絲染成紅繩,用以將門派所收的貢獻金綁成劍形(先不說那特殊的血液,那貢獻金是過去,賣給信徒的特製銅錢,現在信徒沒了,這劍亦再造不了了)
對於法鍊師來說,此劍就如同鍊法師的銀鍊劍一般的存在

南北聚賢燈(借法用的大型法器)
亦即南北兩斗,又稱生死續命燈、陰陽和合燈
由北斗七星燈與南斗六星燈,共十三盞、兩組燈結合佈置所成
規模很大、佈置繁複,弄起來是費勁費力、花時間~
很佔空間位置(十幾個CBM的體積),基本都在室內設置
相應地,能夠借到相當大量的法力,而且可以遠距離借法(可惜需要使用者先以自身法力引導)

十三星斗飛翔劍陣
一般按照南斗北斗分作七星劍、六星劍
一般使用13把飛翔劍,但實質數量不限
一般素材多為桃木劍,但實質並無限制
十分消耗法力,而且必需點起南北聚賢燈方能使用(基本上,就是一邊借法一邊操縱飛翔劍)
姬十分熟練飛翔劍陣,但自從脫離師門後就不曾再用,因會暴露出處

第六靈感應五珠玉玲(感應用 男性用)(五顆系在麻繩上的掛腰銅鈴)
平時不聲不響,只有感應到邪氣時發出警示
一串五顆,距離百米響鈴一顆,每接近20米,多響一顆
本來師門發給姬的是女性用的耳環(名字的關係),而~由於物資是配額分發的、不能改,結果,姬就搶了弟弟的…

新買來的:一些消耗性的壇面法器、銀鍊劍、等級制邪感風鈴、九龍陽血、幽冥羽衣、芒星圖陣、八陣圖、陰陽鏡,同樣,全都是普通人就能夠使用的法器

一些消耗性的壇面法器
簡單來說就是:紙、筆、墨、刀、劍之類的

銀鍊劍
過往不止一次略略介紹,這次再補充點點…
很貴﹗即便是以銀鍊法造出的銀鍊劍,也是要準備好原材料的~所以行內大都為鍊法師使用,法鍊師鮮有機會拿在手裡
怕被認出師承門派,姬沒留下師門的銀鍊劍,一直都是靠買來的或自製的
由於姬的劍路愈加廣泛,現在姬手中的銀鍊劍已有多種形態,全置於背囊底、自己縫上的皮革暗夾裡(這幾把銀鍊劍亦是姬對付邪物最有自信的武器)

等級制邪感風鈴
感應邪物的風鈴,為邪氣吹動,觀其擺動可知邪物方向,邪氣愈強,鈴聲愈響
若無干擾,可探測到一個標準結界以內的範圍
裝置在一體積為4CMx5CMx20CM的小木架裡,以便隨身攜帶
行走在外的鍊法師都會帶着,於臨時落腳點擺出來
姬的師門曾經派發,只是姬能感受到妖力時,就還回去了

九龍陽血(強力淨化的法器)
聽聞是由9名符合特定要求的男性鍊法師,通過某儀式、作法流出之血
實際生產方法失傳,現行的全是用剩貨

幽冥羽衣(隱身用)
有曰:凡間、人不見鬼,陰間、鬼不見人
披上之後,所有幽體邪物無法視之,就是只能逃避幽體的鬼嘞~

芒星圖陣(防禦用)
五芒星(地、水、火、風、心靈)守備用
六芒星(光影陰陽結合陣)守備用
七芒星(實質未知,內容失傳,留下用法,束縛效果)
八芒星(用途不明)
因大特賣,而且它們綑綁式出售,姬就一起買了

八陣圖
照奇門遁甲、星象曆法、天文地理、陰陽五行佈局,每時每刻,都在變化
排與相應的八種法器(青龍 亦龍 朱雀 六翅幻獸 監軍白虎符 龍龜恐甲 幽冥玄武 騰蛇)排起來非常費時、十分麻煩﹗
由於姬沒了法力,不如以往睡覺時也能感知邪物,所以於床下排陣自保、睡覺用

陰陽鏡(直接看得見)
人以視覺接收外界最多信息,故,姬在沒了法力後,用盡各種手段,終得透視式的陰陽鏡,賣家還因某原因附贈了一些視覺用的材料給姬…
原本姬將之造成一副眼鏡,可是由於鏡片太厚的關係,幾乎把卡莉婭給笑死了~說是看起來很像很會念書的乖乖學生…結果姬就改為裝到狙槍上去

最後,還有臨離開宿舍時,翻箱倒櫃撿行李找到的…那小道送的三樣東西:法古德的劍譜、一系有寫著不明文字的布條的手搖鈴、完全不知道什麼東西的不明物體。
反正姬就是這麼多東西了~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