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頭怪‧嬰

第43章 - 第三杯____世之所欲 G 劍術VS魔犬

看到留守部隊的慘狀和海爾漢克的模樣,是嚇愣了潘達,幸得金達大聲喊人上車,叫他回神,也就就位去了。
金達駕大型平斗車衝至,急剎扭軚,180度掉頭,尾板上的潘達一手一個,將人扯上去。
緊隨而來的海爾漢克丟掉手裡的殘肢,喝道:「別想逃—﹗」殺向車尾。
後坐的鐵人以軍學教材、肩炮射擊,可是海爾漢克處於幽體狀態,炮彈透體而過、完全沒用﹗鐵人只心有不甘的連續射擊,再無能為力的看祂爪子伸向車尾幾人,只能喊聲:「小心﹗」
路燈雖暗,但海爾漢克殺到埋身、超近距離,讓潘達看清楚祂的可怕外表,然而這次潘達沒有驚呆愣住;只因見到海爾漢克想要害人,就想起不久前綠又蛙分食自己的同學、同袍,當時自己除了懂得眼巴巴的看着,就什麼都做不了了﹗
那些全都是自己理應保護的人哪﹗
怒火中燒—潘達心裡決意:這一趟我既然來了,就沒想過能活着回去!!!!
看到海爾漢克爪子伸向身旁一人,潘達一手把人給拉走,一手神速的拔出腰間銀劍,刺穿祂的爪子,剛好注意到眼前、海爾漢克滿脖子的狗頭,就罵:「狗雜碎,有本事、衝我來﹗」
海爾漢克盛怒,轉向潘達。
中劍的爪子緊抓劍身,無數的嘴巴一張開就朝潘達的腦袋咬下去,只是這銀劍乃是宮廷劍,劍身又細又簿,根本抓不住。
潘達毫不費勁就將銀劍抽回且疾刺數十劍,其眼前最近的幾十顆狗頭全穿了—透明窟窿﹗不等海爾漢克反應過來,潘達腳退半步再猛踏進、偷到海爾漢克的胸腹之下,其手腕沉穩抖動、劍尖花般綻開,銀劍劍尖上下左右劃出花球形狀,就要海爾漢克開腸破肚﹗
中劍的狗頭盡數消逝,身上的傷口妖氣流竄—海爾漢克吃痛後仰怒吼,立即消耗妖力補回來再攻;豈知這一正眼望向潘達,就見他手上的一道長型布條、以木鍊法張開的固有結界。
潘達飛身撞擊,與海爾漢克一同掉下車了﹗
潘達喊道:「快走—﹗」

潘達拼死,這才得以讓他們有機會逃命,可是,事情又豈能如此簡單?
無論是作為潘達的長官也好、老師也好,就光是身為一個成年人…總之,金達已經有太多理由,不可能就這樣子丟下潘達離開了,然而,金達還真的就這樣子開車走了,甚至同為教師的鐵人也認同了…原因嘛~
安杰士跳下車,轉身回望…終於,又是他那習慣性的手撥額前瀏海的慢動作,這才捨得開口,溫吞的說道:「一個人的話,完全在我的劍圍裡。」
金達和鐵人都不知道安杰士所說的劍圍,在實際上是指什麼?難不成,就真的只是指他手中的劍所能觸及的範圍如此簡單?再者,眼前這隻妖怪明顯不同於先前的綠又蛙,安杰士毫無法力,又憑什麼跟祂打呢?
只不過,安杰士如此簡單的一句話…事情居然莫明其妙的變得如此簡單了。

海爾漢克當然有看到金達開車逃了,但祂卻沒有追上去的意思,至少這一刻沒有。
現在祂心裡只想着要怎樣才能弄死潘達﹗
海爾漢克竟然沒辦法殺死潘達!?全因祂突然糊塗了—自己給自己製造了一件稍有憂慮的事,困擾著…
潘達方才一連串的動作裡沒有一個法術,可、偏偏海爾漢克竟把他當成了鍊法師,還以為他是行內、除魔滅妖類型中,特別成立的。
就是類似於菲爾德保碌洛亞大教堂的穆帝德那般。
然而,亦正正因為潘達沒作一個法術,光憑一把銀劍就殺祂一陣,再加上辱罵,實在是氣上心頭﹗這才使海爾漢克自己把自己騙了。
再來,海爾漢克活得太長,自以為了解鍊法師的一切,像銀鍊劍這種就連部份修士也會拿在手中的法器,就更加清楚。

銀鍊劍不同於其他法器,無需額外注入法力,只要劍身上有首任九玄天尊的經文,法力就自行產生;在普遍的情況下,銀鍊劍蘊藏的法力大多比尋常的鍊法師更強。
而且,海爾漢克又哪裡知道,潘達手中的銀劍,就只有劍身上的經文是鍊法師的東西,其製造的材料和鑄成的劍型,全都是為了能夠配得起他「潘達」的名號而特製的。
這劍可比正常的銀鍊劍厲害多了~

只見海爾漢克瘋狗症發作一般猛撲﹗先是直衝到潘達頭上、制高咬下,卻是再次中他幾十劍,後再變出肉身、想靠體型取勝,卻同樣又中他幾十劍…連同剛才在車上的合計起來,直逼兩百道劍傷。
令祂徹底氣到瘋掉!!
僅僅潘達一人,海爾漢克消耗的妖力比前幾場對付一眾修道者損耗得更多﹗然而,身處劣勢,祂總算冷靜了,想起對付人類最有效的方法…

話說潘達決意拼死一戰,已將生死置之度外,繃緊全身神經、集中全部精神,都用於對付海爾漢克…
仍在車上之時,潘達只想着救人—先辱罵海爾漢克一句,再用銀劍令祂一身劍傷,成功轉移視線;隨即趁其不備,以寫在布條上的結界、從而觸碰得到幽體狀態的海爾漢克,將祂撞下車。
等金達開車逃了,面對失控的海爾漢克猛撲,潘達亦只理性的想着爭取時間—腳下步法處處退避、手中銀劍伺機疾刺…亦正中宮廷劍之精髓所在,瞬間的走位刺擊,多變的攻擊角度;這一輪攻勢是潘達有生而來最為凌厲的一次,不止要海爾漢克碰不到他分毫,還要祂再次的一身劍傷。
連輸兩陣後,海爾漢克換個攻擊方式,變出肉體、想以其魔獸強悍的力量與速度取勝;連贏兩陣後,潘達奮起—不再是在車上之時、因怒火推動,不再是純粹的拖延時間,僅僅只是為了「潘達」的名號,其人生最後的一戰﹗衝破了自己一個界限,第三次給予海爾漢克的猛攻、迎頭痛擊。
終於,海爾漢克冷靜下來,滿脖子的狗頭分離出來,變成一隻隻分身,頃刻間,就見鋪天蓋地的地獄魔犬﹗群犬齊吠,震碎唯一照明的街燈,奪取視覺聽覺。
見狀,潘達知道大限已至,只淡然一句:「完了。」放鬆心情,欣然接受。

這叫一直觀望的安杰士心裡疑惑不解:??明明打得好好的啊~
亦趕緊出手救人。

在漆黑的環境裡無法視物,而且,也只能聽到近乎無數的狗群吠叫;安杰士同樣的看不見、聽不到,可是通過氣息,幾乎能夠感知一切…不用劍,就只運起內功,一踏步,就擋在潘達跟前,隨即一掌呼出,正面率先衝來的一隻魔犬立成肉碎粉末。
原本坦然接受死亡的潘達察覺到,自己被誰給救了,雖然看不見眼前人,卻能猜到應該是安杰士沒錯的了~這就看見兩道光源於眼前打轉,再化作利刃將前面地上衝來、頭頂飛落的幾十隻魔犬斬成肉塊;劍氣斬擊的片刻光芒,潘達已能看清正是安杰士救了自己。
潘達心裡慶幸自己仍然活着的同時,亦有點滋味,自個嘀咕:「要救我的話就早點出手啊,我剛才不都白費勁了~﹗」
安杰士這手劍氣清空前方一小片,賺到了時間,卻沒有趁機帶潘達逃亡,反而任由海爾漢克無數的分身包圍二人,以上半球的攻擊面積發動群攻。
安杰士再次將真氣聚於兩掌、轉化劍氣,一個矮身、兩手壓落,劍氣轟地、劇烈泛起,似是雲霧、濃罩二人,所有撲來的魔犬全被削成塵煙。
海爾漢克雖一直驚訝,這是什麼傢伙?哪裡來的?為什麼能夠自如行動?為什麼能擋下祂的所有攻擊?但仍冷靜…就因為安杰士的招式沒有法力,祂的分身雖不停被滅,妖力卻沒分毫減損…簡單一句:毫髮未傷。
海爾漢克保持攻勢,一直不停猛撲…終於,劍氣漸漸散去,狗群裡的一隻分身笑道:「嘿﹗撐不住啦,對吧—!?」
卻得安杰士一手向來,一縷劍氣如卷雲輕盈揚去,將之整隻削沒了、滅掉,安杰士收回手,撥好亂了的頭髮,才輕描淡寫的說:「來,繼續。」
海爾漢克只氣得罵不出來,繼續以餘下的分身狂攻,倒是安杰士換了招式…一樣,不用劍,就只劍氣迎戰;「雲霧過後,該到水象了…」安杰士雙手擺好架勢:「景式‧川流。」兩臂肆意揮動,於四周空中劃出一道道仿如河水般流動的劍氣、川流不息,沖殺了不少魔犬,而面對穿過「河流」過來的,安杰士只說一句:「景式‧時雨。」一投手,劍氣如陣雨橫飛,貫殺所有越過「河流」的小狗。
不知道打了多久,海爾漢克也不知道自己死了多少個分身,反正就是霎時間,原本多到好似遍佈整個世界的海爾漢克,現在已經可以去數一數、還有幾多隻分身還在的程度…再者,安杰士那河水般的劍氣似是不會消去,而劍氣發亮、可以視物,就是說海爾漢克奪人感官這招已然無用…祂急剎停了所有分身,心裡思量之際,卻見安杰士緩緩說道:「旅途‧遠則返、夜知歸…」只見其兩手撥動,卻不見劍氣從手發出。
莫說海爾漢克,就連潘達亦心感奇怪,就這一刻,數圈劍氣形成包圍網,由外而來、湧回安杰士手裡,途中的魔犬不是被直接消滅,就是被推進川流不息的劍氣河水裡,洗過乾淨。
結果,海爾漢克的分身全滅。
空中,妖氣聚集,變回海爾漢克,祂放聲怒吼:「這沒半點法力的攻擊,對我根本不痛不癢,毫無意義﹗我就看你能囂張到什麼時候!?」再次分身,漫天遍地的魔犬。
只得安杰士一臉嫌棄:「還是如此單調的攻擊嗎?」
就別說海爾漢克了,安杰士這模樣、是瞧得潘達都心裡有氣,他一直痛恨安杰士自恃劍術了得、目中無人,要不是現在性命攸關,潘達都快要開口為海爾漢克加油打氣了~﹗
慢性子的原故,安杰士這才注意到自己一直跟狗在打,想了想,自個說:「狗嗎…?那麼…就用獸王、老虎吧。」取出訓練用具,注入劍氣,排出那黑色顆粒變成寬劍。
安杰士一手持劍,一手來請:「來,虎攔訣。」

只見安杰士反手曲臂握劍,劍身藏於臂下,而寬劍劍刃完全露出,乍看之下,似是其前臂長有利刃。
望得潘達心裡驚問:咦~!?居然用劍—!?一把劍又怎可能對付得了如此數目的敵人!?而且…這什麼奇怪的姿勢?
海爾漢克又哪裡管得了太多?繼續老套但實用的方式—大堆分身圍起群攻﹗
潘達一直覺得安杰士這個人奇怪、這個拿劍的姿勢奇怪,然而,更令他感到奇怪的是接下來安杰士的劍招…
安杰士就一直反手持劍,劍身亦一直置於身側向後,用這等大小的劍,竟不劈、不斬、不刺,只靠擺手拖劍、轉身揮劍;
他這擺手拖劍雖有上下左右,但實質就得一個動作,他這轉身揮劍雖有以一腳為軸心、以自己為軸心、以潘達為軸心,但同樣也就一個動作;
如此簡單的動作、面對海爾漢克的分身衝來,安杰士就一個轉身避之揮劍解決,若朝潘達衝去,他就以潘達為軸心轉圈揮劍解決,每到需駐足再轉之間,都來幾下的擺手拖劍,瞬間殺滿一地…
就是誇張的將所有靠近兩尺以內的魔犬通通變成地上一塊塊的狗排。

眼前此境,打破了潘達一直以來對「劍」的認知﹗

潘達以為自己已經清楚了解安杰士的劍的厲害的了…仍記得曾與金達、嬰等三人合力攻之,後又見七條、姬二人與之交手,當時看到那開山劈海的境況,就已經覺得安杰士手裡的劍根本不是劍,而是現代化的對軍武器﹗而~說要以寡敵眾、雙方都冷兵器的話,潘達自問憑手中的宮廷劍,可以做到以一敵十,只不過…又如何能夠想像眼前境況?
潘達忽然覺得…安杰士的劍,不是自己能夠摸透的~又或者、該說,「劍」這東西不是自己能夠摸透的。

終於,海爾漢克大喊,怒道:「你這傢伙、還是人嗎—!?」叫潘達回神、一看,海爾漢克的分身又死光了,再次於空中集合妖力變回來~
就見安杰士又擺那個姿勢:「來,繼續,虎攔訣。」
這叫海爾漢克想到他替換潘達與自己交手不久後,每每出手放招都會報上招式名稱,也太顯得留有餘力了﹗雖說中他再多的劍也不損妖力,但卻也不知要打到何時才能令他體力不支…唔?虎攔訣…虎…
想到老虎,海爾漢克即刻變大個、巨如山丘,一狗爪壓下:「去死—﹗」
潘達只沉默面對,臉無表情;安杰士則是一根手指梳梳瀏海,說:「這次是範圍技嗎…我也來放招大範圍的劍反吧。」
手中的訓練用具隨注入的劍氣改變形象—巨劍,安杰士一手持劍,劍尖插地、沒土一尺,另一手按在完全擋住前面的劍身上,真氣注入、帶動大地氣息;隨之,按在劍身上的手一使勁,兩道藍光自劍刃左右衝出,然後,握住劍柄的手朝天一抽,一大道巨型藍光向天發射。

一切過後,所有事物重回黑暗…潘達從懷裡摸出手提燈,走了幾步,就照到安杰士,只見他一動也不動的,潘達叫了一聲:「喂…安杰士…」
安杰士習慣性的動作很慢、回應很慢,轉過頭來說:「…那隻狗跑了…我們也走吧。」
潘達忽然生氣,責道:「我早就讓你們走了~﹗你為什麼留下?我的努力不都白費了嗎﹗你這傢伙,雖然說劍術超厲害的,但終究是沒有法力啊﹗要是祂真的留下來跟你拼到最後怎辦!?你想死嗎—!?」
一樣,安杰士回答很慢:「我的確沒有法力,但是,所有妖魔鬼怪的攻擊模式都單調得很,不可能擊中我,而且…」先頓一下,再來一下手撥瀏海的習慣動作,才說:「而且,我們法古德的劍裡,有能夠傷得到邪物的招式…」
嫌他慢、嫌他煩、嫌他囉唆—潘達打斷他說話:「好—行﹗你別再廢話了,只要答我、既然你有方法傷得到祂,那~你為何不用?」
「… …」安杰士:「那不是我常用的劍技,而且,我也未曾用於實戰…」
見安杰士的嘴唇有意繼續講下去,潘達只想盡快結束,叫嚷:「好了~好了,我們走﹗」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