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會戰爭系列 - 飛燕金槍篇

第27章 - 戶隱流暗殺術

由於趙飛燕知道了巫尚權與文治之間的陰謀,為了保命,必須立即離開。俱樂部大門距離電單車停泊位置大約五百米,中間是一個日式亭院花園,這是前往停車場的必經之路。

入夜的博物館大門,金不換一人獨自等候趙飛燕的來臨,期待屬於他們兩個第一次的正式約會。他今夜特意換上了一套男士休閒服,手上買了一束鮮花,期望能打動對方的芳心,可惜比約定的時間遲了足足三十分鐘仍未見對方出現。

趙飛燕以飛躍道越過大門圍牆,來到了日式亭院花園,在一遍漆黑中,除了前方有數盞日式路燈清晰可見之外,前方其餘的位置皆被濃霧封鎖了去路,趙飛燕心想:下午的時份明明陽光普照,為何一下子天氣出現反常?

當趙在濃霧中尋找出路時,忽覺眼前一黑,四肢頓感無力。在迷糊間看到前方出現一個男子的身影,面帶口罩,衣著非常詭異。

男子一邊步前,一邊說:「歡迎妳來到這個戶隱流暗殺陣,這裡四周的濃霧充滿了迷魂藥成份,妳應該站不起來,身體還會感到冰冷,這是因為麻痺的效果。我的名字叫速水霧也,妳可稱呼我為冷雨。

趙飛燕心知不妙,隨著吸入的霧氣愈來愈多,自己能夠全身而退的機會便愈渺茫。要保命的話刻下唯有速戰速決,但是由於視覺迷糊,根本不能使出燕尾飛鏢對付敵人。為使自己保持清醒,必須想出個辦法。

思忖期間,胸口傳來一下陣痛,原來冷雨以拔刀術閃電出擊,太刀所到之處定必飲血而回,幸而趙飛燕的潛行者戰衣有著防彈功能,拔刀術只能在胸前做成皮外傷,由於潛行者戰衣緊貼皮膚,穿著者必須內裡一絲不掛,方可達到潛行攀附的效果,前胸的衣服被這麼的一擊弄破了一角,便登時露出了胸前部份雪白的肌膚。

「果然是位大美人,我一定會好好招呼妳的。」一擊得手,冷雨面帶嘲弄地說。

被冷雨的拔刀術擊中,身上被刀所傷的痛楚頃刻傳遍全身每個角落,令迷糊的她重拾一刻清醒,她記得自己身上帶了個東西,這東西在她體內增幅器超出對身體產生的負荷時便須拿來使用,那是一劑量的腎上腺素針筒藥。

冷雨自我陶醉期間,趙飛燕拿出針筒藥為自己打了下去,腎上腺素的藥性令痲痺瞬間消失。

在藥性支持下,趙飛燕站了起身,意志堅定。

趙飛燕這下出期不意的舉動震懾,冷雨反倒變得不知所措。

「來,我們決一高下吧。趙飛燕說。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