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會戰爭系列 - 飛燕金槍篇

第15章 - 絕命談判

黑夜裡,總統府內有兩名巨頭正進行世紀談判。


「到底這些黑材料是怎樣流出外面的?那班軍人如今要以叛國罪和貪污罪把我拉上法庭,難道你認為這些黑材料是自動找上人家門口的嗎?」畢凡說。


「你自己當年做過什麼你最清楚,我只是一個生意人,沒有本事幕後操盤。」說話的另一方是太保。


「你應該清楚自己身份,若然不是我提拔你,令你坐鎮糧食局,你能利用糧食短缺恐慌從中取利嗎?你那些運米車可以假借運米之名,繞過海關走私冰毒和軍火嗎?還有你那班機關的殺手,可以隨便到處殺戮嗎?」畢凡說話同時,身邊的四大護法以凌厲眼神緊盯著太保。


「信不信由你,那些黑材料不是由我找出來,亦非由我發佈,你要取嫦娥的命我亦已下令動員,如今你的情況只能怪你時運太差。」太保說。


「廢話!嫦娥難於應付,難度你就沒有準備任何替代方案嗎?讓我告訴你,如你不能剷除軍方那班麻煩製造者的話,我便會棄車保帥,你的下場絕對會比你那班飯桶殺手們更慘!」畢凡怒目回應。


「坦白說,我從來都未受過敵人半點威脅,你知否原因?因為我懂得未雨綢繆,控制一切,主宰大局。相反,你除了目空一切,自以為是之外,你對自己身邊的一切毫無認知,讓我告訴你,無能從來不是問題,無知才是致命。」太保說。

 

「說的對,那些黑材料本是由18年前已身亡的前任國防部長下令搜集的。」說話的人名叫雷鳴,是總統的四大護法之一。

 

「你怎知道?」畢凡說。


「因為告密就是令他身亡的原因,而我就是令他身亡的那人。」雷鳴說。


「這人該殺,但為何你沒有告訴我這個問題,讓我及早防範?」畢凡說。


「因為他本來正為我進行一個替代方案,可惜只能完成一半,現在的另一半剛巧被嫦娥的手下完成部署。」太保說。


「你知道些什麼?你的替代方案又是什麼?你們四個快替我拿下他,我要審問個明白。」畢凡說。


豈料雷鳴及其餘三名護法突然發難,倒戈相向,用力按著總統,更以布條封著他的咀巴。


在何大義的食肆宿舍中,賈惺惺見四下搜尋無果,決定讓手下撤退。臨走前特意提醒何大義舉報的好處和重要性。


事隔兩天,何大義向橫眉提供關於通天門的消息,原來位居通天門的老二天罡星已答允了讓流亡的嫦娥離開的請求,所有人整裝待發,一同前往通天門的採礦工場。


當眾人抵達通天門後,老大通天嫂與老二天罡星負責迎接眾人。採礦工場的面積非常龐大,中央是一個經歷多年不斷挖掘而成的巨型天井,是下層地獄唯一稱得上露天的地方。這裡長年有天然光線照進,予人無窮希望和溫暖的感覺。在天井內的崖壁有一大型升降機直通地面以便運送礦石,所以幫派的名稱 - 通天門,便是由該升降機的象徵代表得來。通天門的門主原本綽號石通天,由於意外身亡的關係,便由遺孀通天嫂繼任。


「請問閣下是通天嫂嗎?我代表總理感激妳的仗義幫忙,令我們眾人可平安脫險。」司馬亮率先說。

 

「對於為總理效力,是我輩的光榮,如今更是舉手之勞。」通天嫂說。「你們大可稱呼我做天娜。」由於通天嫂打扮得非常明艷動人,單憑外表一看便知身份不凡。


嫦娥向天娜微微鞠躬以示謝意。在天罡星引領下,眾人正欲步向升降機。未幾,天娜突然高聲喝止:「所有人都可以離開,唯獨此人例外。」話畢把矛頭指向金不換。


「此人也是我們的同伴之一,未知他有什麼問題?」司馬亮說。


「如果他是你們同伴的話,你們便是我的敵人。我丈夫石通天就是給他一槍殺死的。」天娜說。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