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會戰爭系列 - 飛燕金槍篇

第1章 - 金槍客

米價已經升至駭人聽聞的地步了。在甲城裡頭,人民每天翻閱報紙都可以閱讀到關於米價飆升的新聞。一公斤混雜了沙的糙米,在米市場內可以賣到六千多塊錢,差不多等於窮人們一星期的人工。那些優質的上等靚白米,更被米商們抄賣至一萬塊錢一公斤。很多升斗市民因為沒有能力吃飯的關係,轉為依靠吃野生的山芋為生,造成營養不良。更有人因為連續三週內沒有東西下肚,餓死街頭。連月來的難民逃亡潮,使得鄰國封鎖邊界,變相加劇了城內糧食短缺的嚴重性。


米商是城中唯一的經濟支柱,米商們的投資支撐了整個甲城的繁榮穩定。沒有米商參與的話,甲城便會滅亡。正因如此,米價不能大跌。鑒於打擊米價是一項玩火的遊戲,所以糧食局遲遲未有作出開官倉派發救濟米的舉動。


沒有飯吃的人在城中各自組成了地下組織,洗劫米倉,造成空前動盪。米商們為了確保旗下米倉的安全,均招聘了一些持槍高手作為保鑣,二十四小時看守白米。所有這些持槍人士均領有政府認可殺人牌照,遇上那些不識好歹的搶匪時,照例有殺冇賠。成為米商三大龍頭之一,綽號「太保」所僱用的頭號職業打手名字叫金槍客,是個一等一的金牌殺手,沒有任何人可以成功地從他手上奪取白米。他的輝煌戰績,令到他成為太保手上的一員猛將,偷米者們聞風喪膽的剋星。可是在一次行動中,一件事件卻改變了他的一生……


為什麼會這樣?我究竟何時變成這般禽獸的模樣了?還記得當初從老師那裡拜師學藝時,我曾經當天立誓,將來要運用從他身上所學到的絕學打救世人,當日以我為榮的老師,如今竟以我這個徒兒為奇恥大辱。每當我回去登門拜訪時,他都借故避而不見。回想完成修業後的數個年頭,我都是生活在黑暗的日子裡。為了生計,我甘願去做一些粗鄙的工作。無奈歲月催人,日子飛逝,我卻是過著與一般普通人無異的生活,吃一級靚飯對於我來說簡直是天一般的夢想。所有出人頭地,前程錦繡的形容詞對於我來說,活像是從黑暗中傳來的嘲笑聲。


想不到在我生命中最失意的時候,一個改變我下半生的人物竟然出現了。


三年前


他先以兩個武藝平凡的下屬試探我的虛實,然後再以上等絲苗米作為見面禮,最後更從豪華坐駕中下車,被一班助手簇擁下表明來意︰


「小兄弟,你師父是橫眉嗎?」在冷巷盡頭那人說。在昏暗的光線下那人展露出一個高大而黑暗的身影。


「你好像是那個城中巨富,名叫太保什麼似的。」


「你倒有點見識。」那人咬著雪茄,咀角一邊噴出煙圈一邊說。


「正所謂民以食為天,吃飯最緊要配上美酒佳餚,對吧?」隨即命人奉上酒和肉。


「小兄弟,你有否想過靠雙手改變命運?」太保向著我緩步走來。


「你到底想怎樣?」我單刀直入。


「我是資產管理人,收買資產是我主要業務,以你的才幹對我來說,絕對是個有價值的資產,與其在此埋沒才華,你索性開個價,成為我部下吧!」太保說。


在功名與良知的衝擊對立下,我決定了追求前者。


(前事完)


今天比平日特別寧靜,原本繁囂的市集因有巡邏隊加強佈防,人流比平日少了很多,再加上運米車和私人保安隊出動的關係,一般的市民都不敢接近。由於街道上四下無人,我有絕對信心可完成運送米糧的任務。就在貨車一架架駛進市集街道時,大街的前後忽然響起了幾下「轟!」,那是震耳欲聾的爆炸聲,然後就是濃煙,在煙霧中聽到了幾下槍聲及有人叫喊的聲音,由遠至近……那是四個倒下了的人,不,是巡邏隊員的聲音,從聲音辨認來勢,應該會在三秒過後的兩點鐘方向對我施襲。我下意識地拔槍,在白色的煙霧中連開兩槍,兩發落空,槍被踢走,疑惑之間,我感受到頭頂有股腿風自上而下向我迫近,這種跳躍的反應和力度絕對不是普通搶匪的身手,我左手托高,擋隔了他的腿攻,此人在著地的一剎再用另一腳向我踢過來。我向後彈開,利用拉遠了的距離避開了那閃電側踢,然後箭步衝前以連環拳回敬,那個搶匪竟是女流之輩!

 
在電光火石之間,那女的使用擒拿手扣住我雙臂,然而我雙臂貫勁,一下子掙脫了手臂上的糾纏,此時女子使用膝撞,我單手擋住了她膝頭的來路,另一手搶去她面上的蓋面巾,女子露出面容的同時,她的美貌頓時使我呆了一下,只是這麼一下停頓,我便被她摔倒地上。我立時起身回神過來,突然又多了幾下爆炸聲!此外,在前方不遠處多了幾架貨車,有幾名大漢正把搶過來的糧食搬上車,原來那女的出現只為同伴製造搶劫機會,我繞過女子準備向劫匪發動攻勢,竟料不到背後忽然傳來一陣冰涼,大概是中了浸泡過麻醉藥的飛鏢,我視力開始模糊,昏迷前一刻最後看到的畫面只是女子肩膀上的一個燕子紋身……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