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收買佬

第11章 - 水落石出……又如何?

公園十分寧靜,只偶然有人溜狗散步。

「為甚麼跟我講這件事?」鄭小姐問。

「我想指出,世怕不是你想的那麼無情。他很愛伯母,就算她……他也沒有出聲,默默包容着她。你得對他公道一點。」

「我明白了。」鄭小姐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你想說,我媽也不是好妻子,搞三搞四,並沒有比我爸優勝。還是說,爸爸對她呼呼喝喝,是有原因的,誰叫她在外面亂搞,這是她咎由自取?──真是笑話,即使退一萬步,你的推測沒錯,那又如何?無論怎樣,我爸是個混蛋,這是不爭的事實。我甚至同情媽媽,她因為得不到該有的關懷,才會投入別人的懷抱。這全是爸爸的錯!」

許浩鈞呆掉了。他這才明白,自己有多天真。

他以為,只有站出來,擺個款,義正詞嚴說幾句,就能扭轉鄭小姐的想法,不再恨父親。

推理小說不都是這樣嗎?真相查出來以後,只要向犯人大義凜然訓示一番,犯人自然掩臉痛哭,咚的一聲跪在地上,痛悟前非。

可惜,現實不是小說或者電視劇,不會有這樣的戲碼上演。

恨跟愛一樣,都是經過長時間培養出來。

多年的恨像老樹,哪會這麼兒戲,勸解幾句,甚麼「天下無不是的父母」、「怎說都是一家人,不該有隔夜仇」,就能鏟除,連根拔起?

許浩鈞對鄭小姐說出真相,不過是一種自我滿足,出於英雄主義。「我做了好事,幫了人,解開一個誤會。」

問題是,現實世界不需要英雄。除了那些一味尖叫的電影女主角,沒有人需要所謂英雄來拯救。

 


鄭小姐走了。板櫈上剩下許浩鈞。

他未能動搖鄭小姐的想法,反而令偏見更根深柢固。

真相並沒有開解她的心結。相反,一方面,她依舊怨恨父親,甚至比之前更甚。

另一方面,母親在她心目中的完美受害者形象,也出現瑕疵。儘管她嘴巴沒有說,但,她對母親肯定感到失望。

許浩鈞是個稱職的收買佬。

但,做人方面,仍要學習。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