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囉!夜遊神!

第2章 - 房間中的罪人

「咦…大家姐!!!」寧謐的房間頓時變得嘈吵。

劍龍看著我被昔日的同伴抱著,他站在一邊陪笑著。

「無咩事嘅話鄙人先行告退。」他微笑道,我向他揮手道別,然後他就啵的一聲消失了。

我回望自己身邊,五個人都不見了,他們站在一邊起哄,就只有一個不論是身高,年紀或外表都跟我相約的女生坐在一邊看書。

「有仔仔喎~」「重要係姊弟喎~」「家姐~你已經唔係我識嘅夜遊神啦~」

「點會啊~你哋都知道我係咩…」我性傾向令我不會喜歡男性。

「點知你出去咁耐會唔會變㗎~」一個花花公子突然截斷我的話。

他是被女神族判了色慾之罪的人──花花公子,他因為在軍隊中非禮隊中的女生而被帶上軍事法庭,最後被判色慾之罪成,但因為軍隊中表現出色,所以被強制加入這個最危險的小隊「七大罪」。

花花公子突然被他身後的充滿著戾氣的女生一下打在他的頭頂上,直接把花花公子放倒!

「亂咁講嘢!」她雙手抱胸「哼!」

花花公子突然向她土下座!?看來我不在這的十年間,真的錯過了不少東西~

她就是唯一能夠克制著花花公子的女生!獨!孤!傲!霜!

是一個很寂寞的名字。

我們整隊人都不知道她是犯了什麼罪而被加入這裡的,只知道她是個傲嬌和很疼愛我之外,還有她一生氣身體四周就會有隱約紅色的熱流,其他有關她的事我們都一竅不通。

「啲新仔去咗邊到啊?」我皺著眉頭點算人數。

「大家姐!嘻?隔離房啊~」有個裸體的人從浴室走出來。

「喂,(消音)!小丑你搞咩啊!」我掩眼大叫道。

「嘻嘻哈哈哈哈!我一向都係咁㗎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丑他是個不能正常說話的人,每次說話必定要夾雜著笑聲來說話。

他是被判了貪婪之罪,因為在軍隊中偷了別人很多東西而被捕,後來因為他隊的隊長為他求情才得以挽回軍職,被調派來這小隊。

「你著衫先啦!(消音)!」我又大叫道。

「唔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還要在搖他的陽具!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還在搖啊!

「1…」我倒數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還搖!

「2…」

「哈哈……」他娘的!

「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呯!」小丑突然整個人被拋擲往門前,撞在牆上發出巨大的音爆,然後面帶驚慄的笑容地昏死過去。

「嘖!」我拍拍手上的髒東西,再走往門口。

一男一女上前把小丑搬上他的床上,讓他裸睡一晚。

這一男一女剛好都是服役的時候同一時候自願加入這小隊。

男的叫凱,外表一般般,異常地愛某個制服團隊,他有一個很奇怪的習慣,就是在用劍跟別人打架的時候,他總會不覺意地收起一隻手在背後。

女的叫樂陶,身高160cm,可愛又帶點性感,她就只愛整天黏著凱,別的就沒有興趣。我還記得有一次我們被出討伐邊境的不死族,但當時凱右臂肌肉拉傷了,還沒來不及向上級申報又被派出,樂陶為了凱能快點回去休養,單憑一已之力僅用了兩分鐘就把邊境過百隻的不死族斬死了,實力恐怖得驚人,但只有那次才能發揮出,之後我再沒有看見這情況。沒錯,我們真的坐在一旁吃花生。

「係喎,呢十年你去咗邊?」被樂陶用臉摩擦著臉的凱問道。

我拉了一張椅子出來,坐下來,然後如實回答道:「我去咗1836年嘅西部世界,1939嘅二戰,仲有十六個唔同嘅平行時空。」

「吓……你…講笑咋…」花花公子懷疑地問道。

「係囉…」其他人附和道,除了那個看書中的女生。

「無講笑啊,」我從背包裏拿一個出產於美國西部時代的槍出來給他們看:「有個牛仔送俾我㗎。」

「你…呢把…玩具槍嚟咋…?」花花公子又問道

「你唔信拎吓嘞!」說罷,我擲出手槍到他頭上,他一手接下來然後說:「嘩!仿真度好高喎!」

「啊~❤」傲霜從後一腳踢在花花公子頭上,然後他發出了一下極為變態的慘叫。

「死雞撐飯蓋!」獨孤傲用凌厲的眼神盯著花花公子罵道。

坐在一角的女仔裝不在意地瞄了我一下,我想她一定很生氣我,我該怎麼辦呢?

「格!格!格!」突然有人叩門。

「係~請問咩事?」花花公子跑著出去接應。

我身後有一股灼熱的氣流在流動,我不敢動,生怕被人燒死~

「請問可唔可以借一借個浴室用啊?因為我哋房個浴室壞咗啊。」說話的女生就像2018年《街頭霸王》中的春麗,只不過是換了衣服和腿子比較幼。

「有冇人要沖涼啊!無!你可以用個浴室啦~」花花公子自問自答道。

「唔該曬啊!但我要返一返去拎衫~嘻嘻!」春麗點頭道謝,然後就走回她的房間拿衣服。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熱力在我身後散發出,為什麼我會見到花花公子的死狀……

在傲霜身後的一男一女也不敵高溫而遠離了她。

春麗離開後,這間房間發生了一場倫常慘劇,即使隔著一道門和牆壁,仍能清楚聽見受害人的慘叫聲,至於受害人是誰,聰明的你一定知道答應吧~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