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影張相,我就可以知道你既過去同未來

第7章 - 赫海嘉

赫海嘉是瑪格福的成員,而我認識的人當中就只有葛拉是成員,如果去問她的話大概能知道赫海嘉的下落。十月份的布魯市多雨潮濕,薄霧籠罩著整個城市,有時你需要很費勁才能看清前方的景物,布魯市的氣氛陰沉得使人喘不過氣來。父母間都流傳著一個故事,從前有群好友結伴到森林裏野餐,他們一直走一直走,前方的濃霧使他們不知道自己走進了森林深處,直至暮色沉沉黑夜降臨,他們才知道自己迷路,但兜兜轉轉下也找不到出口,後來只有一個人脫離了群隊逃了出來。父母總愛用這個故事嚇唬小孩,警告他們在入黑前便要回家,不然會被霧掩蓋了雙眼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當我打烊時已經是五時半,街上已人煙稀少,要回家的都早已回家,街道上只有零丁的人和幾枝昏暗的街燈。我加快腳步希望能在入黑前到葛拉的家,彷彿身後有什麼在追趕我。
「是我,紐卡,葛拉在家嗎?」
「紐卡嗎?快進來,在外頭很易著涼的。」接待我的是葛拉的母親瑪麗夫人,她臉上總掛著笑容,對任何人都有關懷之心,是個稱職的母親,而葛拉的父親霍文先生雖然沉默寡言,但看到我的到來時還是露出了笑容。我很喜歡他們的家,屋子細小但充滿溫暖愉快的氛圍。

「葛拉在房裏,你去找她吧」我走上樓梯到她的房間裏,葛拉的房間裏充滿著少女氣息,門口右方的梳妝枱上擺滿了頭飾,還用花瓶裝了幾枝玫瑰。在正中央分別是她和妹妹的床鋪,床的上方掛了個白色紗布帳篷,葛拉正在床上看書。「是我,又在看書嗎?」「不看書沒事幹啊,難得你會主動找我呢」她笑著説,她笑時漂亮極了,教人心如鹿撞。「你認識一個叫赫海嘉的女人嗎?她是你們組織成員。」「當然了,她是我們情報提供員,怎麼,你認識她嗎?」「她現在住在哪?我有事找她」
「你該不會對人有意思吧?」葛拉的眼睛睜得瞪大,語氣十分誇張。
「才不是,只是她今天來我店鋪時遺留了手錶。」「她住在帕夫街三十二號,現在入黑前往可是很危險,你明早才去。」「葛拉下來吃晚飯啊,紐卡也一起吧。」樓下傳來瑪利夫人響亮的叫喊。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